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杜塞爾多夫國際舞蹈博覽會:從點到線,從線到網

2018/10/30 — 10:31

兩年一度的杜塞爾多夫國際舞蹈博覽會(Tanzmesse)剛於九月初結束,一如以往,這項舞壇盛事吸引了全球各地舞蹈業界親臨現場,除了創作者本身,現場亦都見到不少製作人的身影,適值本地藝術界近年對製作人的角色及功能都倍加關注,因此我們邀請了多位身處不同崗位、擁有各種經驗的製作人,闡述他們在Tanzmesse的準備、困難及得著,亦有藝術家分享她與製作人之間的分工合作,期望可為其他後來者提供借鏡、參考。

「今次旅程的主要目的是為包括Unlock Body Lab等交流項目尋找合作伙伴,這是出發前已經很清楚的目標,於是在研究博覽會攤位資料、預訂節目門票,以至出席不同座談會等等,考慮的都是參加者的藝術實踐、創作風格,能否與Unlock連繫得到」,不加鎖舞踊館(Unlock Dancing Plaza)高級節目主任李漢廷(Michael)今年第一次參加Tanzmesse,考慮到Unlock擁有自己的排練及演出空間,於是「尋找合作伙伴」就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

廣告

一連四日的緊密行程中,Michael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創作人,達到了出發前設下的目標,他同時在持續不斷的對話中發現更多有趣意念,「有天新加坡訪問團成員來到了香港攤位,其中Maya Dance Theatre的舞團經理Mohamed Imran提出了一個『Studio Tour』的想法,讓年輕藝術家到不同地方巡演,不是要去那些大型的、正規的場地,而是一些排練室或小黑盒,累積演出經驗,並為其他發展鋪路,我就想Unlock也有可能成為其中一站,這些就是出發前未有想到的。」

Michael形容,由於工作目標具體、清晰,因此整體過程尚算順利,「現場不少都是藝術家,而我們則是中小型藝團,有創作、發表的平台、空間,交流機會總是不少的。」

廣告

先後於2014年、2016年,以及今年三度參加Tanzmesse的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製作人(舞蹈)鄭煥美(Anna)回顧過去三屆情況,同意不少參與其中的都是創作人及藝術經紀,「獨立創作人希望尋找向外發展的機會,同時藝術經紀及文化機構也想將自己的藝術家推廣到世界各地,如果一心前來尋找節目策劃、藝術節主辦單位等等,則要更加用力才有機會」,她強調的「用力」,包括了事前的充份準備。

「大會有一份名單,列出了參與者的基本背景及聯絡資料,製作人也好、藝術家也好,就要開始做功課:誰人來自哪裡?過去、現在在做甚麼?以至未來有何計劃?沒有這些基本的鑽研,茫茫人海中,實在很困難遇到對的人」,Anna補充,充份的準備並不局限於「對世界」,同時涵蓋「對自己」。

「為甚麼要來Tanzmesse?各地都有愈來愈多的藝術博覽會,選擇這個活動的確切原因是甚麼?來到之後要做甚麼?尋找演出機會還是交流平台?自己/香港的作品又如何在國際市場定位?」,Anna以自己為例,過去三屆分別以三種不同身份參與Tanzmesse,她都為自己訂下不同工作目標,並見證香港舞蹈在國際舞台的轉變。

2014年,當時身為獨立製作人,又是第一次參加,Anna主要以觀察者身份到處走走看看,並將觀察所得集結成文,希望為業界提供有用參考;2016年,香港藝術發展局首度以官方身份帶隊出席,其時Anna亦已加入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團隊,換上了另一個身份,「當時有一種氛圍,就是亞洲各地都積極興建表演場地,當然包括西九在內,於是我們的主調就是向各地同業引介亞洲及西九發展,逐步打開話題,謀求持續對話。」

直到今年,香港代表團繼續由藝發局主辦,西九則負責籌組,如何協助香港藝術家參與其中就是Anna的最大任務,「早至今年5月,在西九的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中,我們已經安排藝術家參加與國際舞蹈策劃及製作人的對話環節,讓他們熟習扼要闡述個人藝術實踐等技巧,加上其後一系列如實用溝通工具、個人藝術定位等工作坊,都是要為行程作好準備,準備如何走到國際舞台。」

Anna認為香港舞蹈在包括Tanzmesse,以至國際舞台的能見度都正在改善,一方面不同文化機構都著力推動香港藝術「走出去」,另一方面藝術家、製作人都在不同的海外平台各自累積經驗,行業生態愈見成熟。

要談香港藝術如何「走出去」的問題,近年經常香港、德國兩邊走的製作人王羡彤(Jacqueline)也是合適人選,她今年連同多位來自歐洲地區的製作人合作將跨國舞蹈項目iCoDaCo帶到Tanzmesse,她提醒前往海外參與文化交流的藝術家及製作人多加思考自己在文化上的角色,以及與國際間的關係。

「世界是有距離的,當你介紹自己:『I am from Hong Kong』,可能對方根本毫無想像,那你如何拉近距離?若說要帶作品去到世界巡演,試想想一個身處十萬八千里之外的觀眾,為何要看你的作品?」Jacqueline指出,縱然如Tanzmesse等藝術博覽會都以買賣為主要目的,參與其中卻不可以一心只求達成交易,「先是消除距離,繼而互相認識,然後建立關係,最終能否合作,還是後話,必須一步一步去做。」

今年已經是連續第二屆參加的編舞、舞者徐奕婕(Ivy),累積了2016年Tanzmesse及過去多次海外交流的經驗,今年正正決定與跟她合作無間的製作人「行孖咇」,「大家可以實際地分擔工作,她可能擅長跟場地、主辦等行政單位商談,我則較易與藝術家、創作人交流」,出發前,二人一同研究策略、分工,但她認為,所謂的「準備工作」,其實時時刻刻都一直在做。

「我們不是為了今次才走在一起,我過去的創作、最近的交流,她都知道,對於我的方向、風格,她都掌握,熟悉得當收到一些其他機構的電郵,看到當中的一些關鍵字,我們各自心中就知道有否更進一步的空間,當然過程中她也會發揮她的專業,包括提出建議、引發討論等等,幫助很大」,Ivy補充,「行孖咇」模式並非單單參加一兩次海外博覽會就有成果,包括彼此默契、互相補位等等,都需要通過持續實踐來慢慢發展。

整體來說,各人總結此行經驗時,都強調了「準備」的重要性,除了鑽研Tanzmesse有何特點、長處,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與這個活動的聯繫,力求好好運用每日時間、把握每個機會,交朋結友、增廣見聞。

一連四日轉眼過去,別以為Tanzmesse旅程就此完結,Anna特別提醒,活動後的跟進才更考功夫,「一次接觸只能促成初步認識,雙方算是建立了一個點,能否延伸成為一條線呢?就要靠你慢慢經營,例如不定時通知對方你的近況,包括最新創作等,不一定會得到對方實質回覆,但是至少逐步加深印象,十分重要。」

目前,Michael、Jacqueline及Ivy都正埋首梳理參與Tanzmesse期間獲得的資訊、鞏固過程中建立的人脈,從中尋找可以進一步發展、合作的機會,期望將點連成線、以線結成網,為未來發展打下更堅實的根基。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