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京奧運標誌,怎麼會以黑色為主調?

2015/7/27 — 11:30

東京 2020 年奧運會徽及殘奧會會徽

東京 2020 年奧運會徽及殘奧會會徽

上周五,東京 2020 年奧運會的標誌公佈了,設計師朋友好些都不予好評,覺得風格古老。說實話,第一眼見到這個黑色主調的設計,我也有一種惡感:「太沉重了。」聯想到,那是不是因為日本經歷了大地震,奧運會也活潑不起來呢?

昨天,我去吃日本料理時見著那漆器湯碗,不期然覺得那種色調,跟奧運會的標誌有點相似,憶起曾經讀過的一本書《陰翳禮讚》,谷崎潤一郎曾言:「日本(東方)是擁抱陰翳的民族。」先不論,谷崎是否二元論或本質主義者,但看起來也可以用來解釋這次色調陰暗的奧運會標誌。

廣告

倫敦 2012 奧運會標誌
(圖:維基百科)

倫敦 2012 奧運會標誌
(圖:維基百科)

廣告

巴西 2016 奧運會標誌
(圖:維基百科)

巴西 2016 奧運會標誌
(圖:維基百科)

回顧上屆倫敦 2012 奧運,或者展望明年在巴西開幕的奧運標誌,兩者在設計上,都採取比較動感的構圖。前者雖然使用直線,但陰影部分讓標誌看上去,少一點強硬的感覺;後者更直接取用流線型設計,黃綠藍的色選也象徵了巴西的自然風光。來到 2020 東京奧運,佐野研二郎卻用上了黑紅金銀,加上比較硬朗的方塊,到底要怎麼樣解讀?

方塊,我倒是找不到答案,但顏色卻在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禮讚》找到一點端倪。谷崎潤一郎出生於 1886 年,曾在東京帝國大學國文科就讀,喜好文學創作,晚年更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提名。1923 年,被視為他寫作的轉捩點,從西化回歸國粹。隨筆作品《陰翳禮讚》便是在 1933 年輯錄成書,從日常生活反映其美學批判,流露他對日本傳統文化的敬意。我雖然對於谷崎將東方西方文化斷然二分有所保留,但他對於日本傳統美學的深刻理解和分析,卻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谷崎從生活細節中,抽取東西文化相異之處,並以「光明」和「陰翳」作為分界。比如建築,西方傾向採光,東方則是濾光;彩妝方面,日本又有「鐵漿」(女性將牙齒塗黑)的習慣,用來突出臉蛋的亮白;食事也反映東西文化迥異,西方好用光亮亮的銀器,東方人卻偏好深邃的漆器。谷崎直言:「我們看到閃閃發亮的東西,心情絕對無法平靜。」

《陰翳禮讚》的數篇文字,谷崎對於顏色也有獨特的理解。他解釋,日本美學裡不是不能接受光亮的色彩,只是亮也不過為了點綴黑。在他眼裡,漆器常見的黑紅茶色,是「由數層『幽暗』所堆疊而成的」顏色。他又以「蒔繪」(用金箔裝飾漆器的技法)為例,指出「大量運用金色,也是考慮到在黑暗中最醒目的程度及反射燈火的功效」,目的不是在明亮的場所增加光彩,倒是要人在黑暗之中「一點一點的觀賞各個部分的曖曖內含光」。

回到這次佐野研二郎的奧運會標誌設計,金銀色也沒有選取亮度較高的色調。整個標誌看起來,沒有閃亮醒目的感覺,反而有一種刻意打磨的淡彩質感。當設計師解釋,黑色是所有色彩的總合、紅色象徵日本和跳動的心臟的同時,曾經閱讀日本傳統美學經典《陰翳禮讚》的人,也許還可以翻譯出一種更貼近大和文化的演繹。透過谷崎的眼睛再讀佐野的設計,好像有多一層深度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