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京藝術館精華遊 Day 1

2017/1/4 — 14:39

時間與銀根不足,旅遊在外,逗留日數不多,東京又是一個美術館博物館如恆河沙數的地方,既然是窮L,唯有使出藝術行政看家本領--用一種行軍打仗的速度和效率完成任務,以小搏大!!為免走馬看花,還是快手紀錄一下。

話說首天抵達東京,在tourist centre拿到了一本好東西:

就是這本小冊子!好東西!

就是這本小冊子!好東西!

廣告

這本小冊子除了紀錄了東京各大地區共79間博物館/美術館的資料外,還有一個重要資訊,就是這79間博物館/美術館都參與了「共通入場券/割引券」計劃,只要在任何一間館就買得到,2000yen就可以得到79間博物館/美術館的免費入場券和優惠券,有效期長達兩個月!

廣告

 

見到有用心做筆記的痕跡嗎?

見到有用心做筆記的痕跡嗎?

 

就係呢本小冊,好厚身。好墜手。

就係呢本小冊,好厚身。好墜手。

(在東京任何一間博物館/美術館,入場動輒都要1000幾yen,聽落好似係幾抵,然而事實上如果逗留日數較短,而選擇參觀的博物館都只是提供100或200yen優惠券,而不是免費入場券,可能就不能回本咯。)

事不宜遲,鄙人是次東京之旅,預計只有兩日時間可以逛美術館。目標主要鎖定是美術館,其他範疇的博物館唯有留待下次再看。

對了,在tourist centre,除了有以上所說的博物館合集,還有各大藝術館的展覽介紹啊,鄙人也順手帶了一堆回來做功課,盛況如下:

又食又拎唔執輸

又食又拎唔執輸

雖然單張很多,但只要by elimination還是很快揀選到最想看的展覽。主要想看的展覽在上野區以及涉谷/六本木區,基本上敲定了地區,接下來就易辦,主要是記下每個館的開放時間以及休館日期,方便安排行程。

值得留意的是大部份藝術館在展期期間,星期五都會延長開放時間至晚上八時,所以鄙人把聚集在上野區、預計需要花更多時間觀看的大館都放在星期五。而今天是星期四,逛的是涉谷/六本木區。

第一站:山種美術館

山種美術館是位於惠比壽站的私人展館,收藏的都是日本畫,現正進行「日本畫之教科書(京都篇)」展覽,二月起還會展出東京篇。

對於日本畫的歷史和風格都不熟悉,那些大師的名字都一竅不通,可能是私人展館的緣故,展廳不大,但藏品質素很高。一向喜歡日本畫的「美人圖」,通過展覽也認識了幾個新名字:

每次去日本旅行看展覽,總會找機會看一兩個日本畫展覽,對上一次在名古屋看的是藤田嗣治的回顧展,既然來到一個國家,總希望了解一下當地藝術發展的脈絡。然而每次回港後,總是無法提起衝勁了解一下日本藝術史,雖然日本名字真的很難入腦,但如果可以把西洋藝術史和日本藝術史做一個對照,應該會蠻有趣吧。

不管怎樣,以一個精緻悅目的展覽作為是日開首,感覺不錯!逛了大概一個半小時,離開時大概中午十二時。

離開山種美術館後,本來想直接前往熱門藝術館朝勝地六本木,一連看幾個館。但忽然發現東京都寫真美術館也在同一個地鐵站附近,難得順路也去逛一下吧。(表面上是天衣無縫密不透風的行程,實際上還是很隨心......)

但!所謂順路只是一個概念,明明預計只需10分鐘的路程,卻因為迷路結果花了幾乎半小時才抵達東京都寫真美術館,中途還坐下吃了碗拉麵咁咁咁......總之最終還是抵達了。

第二站:東京都寫真美術館

美術館毗鄰幾個大型購物商場,當我快步向目的地進發時,跟一大群專誠前來觀賞聖誕裝飾的日本客擦身而過(舉起相機準備要拍攝大型水晶吊燈),還有一連幾間看上去頗有赤柱廣場氣息的貴價洋食餐廳,頓時不禁有種熟悉感。

事實上,這間臨時想起、隨心而去的藝術館,最後成了羅妙是日最愛推介。美術館分成三個展館,每個展館空間頗大,非常好逛!是日三個展覽分別是泰國獨立導演阿比察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個人映畫攝影展,以及兩個同樣以「東京」為題的攝影展。

阿比察邦的映畫攝影展個人風格強烈,大概電影導演還是不忘本業吧,錄像作品比攝影作品精彩得多。粗糙詭異的手法,加上一點奇情的味道,充份利用了展館的環境,其中一件錄像作品的設置很出色,可惜文字表達遠遠不及現場震撼。出色的展品呈現就是會讓人對展覽空間遐想無限,很想試試在美術館策劃一些表演節目呢。

至於另外兩個同樣以「東京」為題的攝影展,適逢美術館開館二十周年,特地策劃了兩個進路截然不同的攝影展。

第一個是如同以近代攝影作為東京都市編年史,集合四十多位日本當代攝影師作品,從四十年代跨至千禧年代,展出眾人眼中的東京。驟耳聽來很有大雜燴伏伏地的感覺,但策劃者把四十多位攝影師精華作品,歸納成七個主題,切入點多元同時互相對話,從明亮大街到後巷轉角,從大都市建設到城市廢墟,從個人家庭私密到以城市作為實驗舞台,從somewhere到nowhere,定格聚焦再拉遠。能夠以此方式了解一個城市,可說是對於旅人的一份禮物。

第二個「東京」攝影展的拍攝者是六位冒起年青攝影師,七、八十後的眼睛如何看當下的東京?比起第一個「東京」攝影展,第二個「東京」少了一份歷史感,多了一重以攝影作為利器的態度,詰問城市的溫度和速度,有質問生活的作品,也有探討城市與人的關係的作品--再過二十年,新一代東京人又將如何回望當下這個東京?

離開東京都寫真美術館時大概三點,本來還有一套阿比察邦挑選放映的電影可看,不過時間有限,還是緣慳一面起程前往下一站。終於要去六本木朝勝耶~

前往六本木,口袋裡當然少不了幾個響噹噹的名字:國立新美術館、21_21 DESIGN SIGHT、森美術館。本來最想看的是黑川紀章設計的國立新美術館,可惜去到現場才發現是日休館--原來東京很多博物館年尾開始就會休館至新年假期結束,需要留意一下啊!(說好的事前research呢?)

結果轉身出發最就近的21_21 DESIGN SIGHT。

第三站:21_21 DESIGN SIGHT

本身對這個館興趣不大,而且不在博物館通行券的範圍內,興趣再減半,不過既然國立新美術館沒開,那就看看安藤忠雄設計的21_21 DESIGN SIGHT吧。

21_21 DESIGN SIGHT

21_21 DESIGN SIGHT

結論,建築本身挺好看的,內裡的展覽卻完全沒看頭,那是一個把五種日本人耳熟能詳的日常物拆解分析(基本上就是五款明治出產的食物),從而了解設計背後的深意之類的展覽,完全是以香港科學館的形式、替明治公司賣廣告的感覺,看到途中我真是幾乎悶死了。

因為展覽太悶,悶得令人有點累,加上六本木那種大型高級商場林立讓人感覺太壞。最後還是沒有前往下一個藝術館森美術館。(順帶一提,森美術館開放時間至晚上十時,所以基於善用時間的原則安排到最後一站,不過更常出現的情況是,逛了好幾個美術館後已經太累,最後一站通常就直接跳掉吧。)

明天再續上野區,向前衝吧羅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