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東鵬以旅客身份書寫我家 — 香港

2018/12/29 — 11:53

【文:丘思詠】

當你對一個地方變得太熟識,它的一切細節將變得模糊,你對它的感覺也會變得麻木;那何不置換身份,把自己變成旅人,以新的目光重新認識這地方?

這個想法造就了林東鵬於2015年的作品《好奇匣(香港):做客家鄉》,以旅客的身份於灣仔新都酒店旅居五星期後的創作,也延續了他於2013年於紐約和舊金山的同類創作。今次的作品《〈好奇匣‧香港〉之作客家鄉日記,第一到十頁》便把他2015年的創作重新整理。

廣告

走進這深長的白盒子便被中央的木製裝置吸引,是一個以不同的木製傢俱及木板建構而成的窄長小型建築。環繞它的三幅白牆以黑色炭筆畫上多棵樹木及一個在遙望木建築在深思的人。配上地上利用寫意方式以黑墨畫滿一地的情景,整個場景給人黑沉、陰暗的感覺。就像藝術家訴說著他對2015年這孤單小島的印象。

廣告

近看木建築便看到它以厚實木材所製的長枱及矮櫈作為根基,一邊放置了大少不同的木製小建築,有的以玻璃匣罩著;另一邊則是一個大型的木板製作,像一個座高高的大厦,它的巨大為整個裝置製造了一個不平衡的感覺,好像將要翻倒。藝術家以兩種不同的木材建構了他所見的香港,在謙卑厚實的文化根基下,快要給那些浮誇、即時、易滅的文化所推倒。

在其中一個玻璃罩著的木建築裡,是一個騎樓及一個像山坡的三角立體。在這倆件構件中間夾放了一本韓麗珠的小說作品《失去洞穴》。韓的小說表述了九個人物及動物的困局¾¾無法打開自己痛苦之門,在命運中來回往返。林的設計正好利用了韓小說人物所代表的香港眾多小人物身處的同一景況永遠被困於夾縫當中,不能逃脫。

在旁的另一玻璃匣子也放了一木製裝置,是一個以矮木櫈和薄木板製作的兩層小屋,屋子頂部打開,可以看見一個穿著禮服的男生模型雙手合十跪著祈禱的樣子。屋頂是開放的、窗口也是打開的,可惜這座小屋卻被透明的玻璃匣罩著,像被無形的規範永遠籠罩,再誠心的禱告也改變不了什麼。

繞過裝置的另一面,是一個高大漆黑的尖頂屋型建築,可供整個人身處其中,在眼睛的水平有一長方開口,就像在昏暗房子裡唯一可供望向外面世界的一扇小小窗口。在這逼狹的房子裡,觀眾可聽到不同的聲音片段,看到投影在左方白牆的不同影像。有浪漫的外國調子配以外國街景的片段,亦有火車聲配上玩具火車於床上火車軌上行走的影像。這個體驗可能是藝術家在「旅港」期間的經驗,但更是不少香港人每日生活在小小房間裡的真實寫照;你只能在自己狹小的床上自娛,或是想像外面美好的世界。這個存在於腦海裡的距離也正好連結了藝術家在白牆上的一句書寫 「When the room is small, the distance is in mind」。

因此,在作品中,林除了作為旅客去觀察香港,也不斷地思考這地方對自己的意義及「家」本身的意義。他在其中一幅木板及三面牆上寫滿了「HOME」(家) 及「AWAY」(離開),正好揭示了他對這個地方的複雜思緒。

——

展品:
《〈好奇匣‧香港〉之作客家鄉日記,第一到十頁》於「火花!城市行者日記」

展期:
5.10.2018-6.1.2019

藝術家:
林東鵬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 2018-2019 獲導師阿三挑選文章,導師評語及其他參與者藝評作品請瀏覽1a空間網頁:http://www.oneaspace.org.hk/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