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東鵬的《玩具亭》

2016/2/17 — 11:03

早前約了朋友在K11吃飯,順路去玩下林東鵬與K11合作的《玩具亭》。

林東鵬在「玩具亭日記」上寫到明,「不要再問我跟小朋友做什麼藝術了,我真的什麼是教育也不懂,也並不知道什麼是藝術,我只知道,我觀察了一些事情,嘗試將不同的東西連起來,有時創造了些物件,或空間,就此而已。」

假期與一位幼稚園老師聊天,她同時在一家以法國小朋友為主要對象的幼稚園擔任視藝老師。她很自豪地把學生們的作品以及上課的情況秀給我看。其實用「上課」這個字眼並不十分正確。她看訴我,法國的小朋友六歲以前是不用「認字」或「寫字」的。也就是說,他們不用讀「有文字的課本」。他們上學的唯一功課就是玩玩玩。和朋友仔們一齊開開心心地玩、快快樂樂地聊天。「好得意㗎,」說到這裡她由心底笑出來,「佢地聽得明、識得講、又識得表達自己嘅感覺同想法。但係就唔認得邊個字打邊個字。」當然更不用說寫字啦。

廣告

小朋友們在幼稚園老師的陪同下,一起胡亂地玩各種各樣的樂器,隨意地繪畫,隨心地做各式各樣的手作。他們學習與其他小朋友一起合力合作完成作品、佈置大家共同分享的課室。牆壁上佈滿他們親手親力的作品與回憶,散發著孩子們的笑聲與歸屬感。法國式的幼兒教育重視小朋友在開心快樂的環境下,啟發潛在的想像力、發展共同合作的精神、培養孩子的自信與外向的個性、讓他們懂得表達自己、也同時學會與人溝通。

廣告

香港的幼稚園卻以小朋友學會默寫ASTRON…NUT為教育的最高目標。為了不讓孩童輸在起跑線上,早在BB出世前家長就為孩兒計劃安排各種各種的技能補習班。產前已經為報考小三TSA作好準備。荒謬的是,制定這種填鴨式教育制度的政府高官們與公務員們,要不是把自己的孩子送至海外讀書,就逃進國際學校去。

任教於中大藝術系的林東鵬當然不可能不懂什麼是教育。這到底是一種謙虛、還是帶著反諷的氣話?身為父親的他,怎會不知道對小朋友的成長真正重要就是玩得快樂?身為教師的他,怎會不知道荒謬教育制度的壓力已使大學生(還有社會中的成人)失去了「玩樂」的能力?「在商場內建立一個免費的玩樂地方,父母的,小朋友的,單身的,沒有小朋友的,各自其實都可以在裡面發現一些『訊息』及休息。」他說。

當我看著一家大細在裡面玩樂的時候,實在很難說到底是爸媽帶著孩子來玩樂,還是孩子帶著爸媽在玩樂。在香港這個快樂指數排行全球尾四的城市,工時長、壓力大的成年人,其實和孩童一樣,缺乏的正正是玩樂。

教育是什麼?正是從玩樂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