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東鵬《好奇匣‧作客家鄉》計劃 探訪者傾談筆記

2015/8/12 — 21:12

地點:灣仔新都酒店
探訪日期:2015年7月2日下午3時至5時半
紀錄:洪昊賢
整理回應:阿三

 

A)計劃緣起與策劃

廣告

1、「好奇匣」(Curiosity Box)計劃,先後於林東鵬的美國駐留計劃時開展。今年三月,他輾轉獲蘇黎世藝術家駐留計劃邀請,開始設想「在家鄉作客」概念,即把香港當作陌生的地方,繼續開展藝術家駐留計劃。

2、他有此想法後,物色不同的「角色」參與,「文字過客」(韓麗珠)與「旅客顧問」(策展人)實際是參與計劃的一員,惟不想太正式太嚴肅對待,則以其他名目代入。(尚有一角色沒有在宣傳品中出現。)

廣告

3、確定計劃後,林東鵬與蘇黎世那邊的工作電郵旋即代入「離鄉別井的親人寄信回鄉」的設定,而蘇黎世那邊的職員也樂意參與其中,他們分配不同的身份,彼此虛寒問暖。而當溝通語言轉變,身份也立時更改。林東鵬曾反問,為甚麼會用英文跟自己的母親(蘇黎世那邊的其中一人)通信?

4、在香港選擇酒店上,林東鵬想找位於市中心「賓館」級數的,比較舊式一種,因而聯絡上新都酒店。

 

B)駐留與探訪經歷

1、林東鵬做戲做全套,數月來住在旅店(但他坦然曾回家看妻子及子女兩、三次),不斷在香港各處遊歷。其中一次,他隨機選擇巴士路線,巴士到哪裡他即到哪裡;而不幸的是,有一次誤坐到深圳關口的巴士,而他身上並沒有回鄉證。

2、首周,只有他自己一人駐留新都酒店,開始自己的駐留創作。當時,他擁有三個房間。而當他在房間及通道上創作,其他不知道事情的真正旅客跟他一起生活。到後來,其他旅客遷出,林東鵬才擁有九個房間,獨霸酒店一角。所以,他有很多對拖鞋、熱水壺、鬧鐘、枕頭及其他用品。

3、「好奇匣」的貼紙印有一個 Whatapps,叫人聯絡他,協助計劃的朋友在街外隨意張貼。結果,真的有不少人發送 Whatapps,林東鵬會傳給他們兩張圖片,包括酒店房間的平面圖,卻完全不解釋,那些人卻從來不知道這個計劃的所在地。因而,林東鵬與陌生人(有的是熟人)的溝通只在於 Whatapps,有的有頭沒尾,有時一瞬即斷,而發訊人從未踏足新都酒店。

4、這不能以「展覽」來形容,「參觀」其實是探訪「駐留藝術家」的行為。因而,計劃初期,他並沒有宣傳太多,即使到後期,他只以極有限的「人傳人」方式把計劃散開,海報也只印備十張。至於「探訪」人數,要維持在三五個人左右最好。林東鵬當初的設計是他有他自己的駐留計劃,酒店空間有自己的開放空間;即是,當人來探訪時,他不一定需要存在。

4、他的創作基本上是順手沾來「攞來玩下」的方式,貫徹好奇主調,甚麼東西給拿到手,他就會看看可以怎樣用。其中,香港文學佔其中一個部分。他覺得,香港過去有很多「文人過客」,寫了不少關於香港的詩,他們的文字,曾經的創作,很對應到這計劃主題。

5、韓麗珠《失去洞穴》的剪貼是他其中一個玩意。他把書中關於房間的句子剪下,然後重新拼貼於海報上。而有趣的是,這九個沒有窗戶的房間,本身正是一個洞穴。

6、計劃中不是所有作品都是林東鵬做的。其中一間房間是韓麗珠駐留空間,有她的手筆與書信;錄像是另一位藝術家拍的,算是紀錄片又是創作;其他小部分可能由曾探訪的朋友留下的,例如替香港十八區求籤的玩意。探訪者可有自己介入計劃的方式,來入住來暢談來喝酒均可,林東鵬說,曾有人來跳舞。

7、林東鵬在一茶餐廳帳單背面寫詩,收銀看到時回應一句:「乜咁有雅興?!」此事告之韓麗珠後,「雅興」成為他倆的私語。例如,他邀請韓寫作,韓則回應:「你寫吧,我的雅興還沒有來。」

8、林東鵬曾事前聯絡台灣《聯合文學》,登一廣告邀請其他人參與計劃。

9、每個房間都有一個主題,如「Body Reunion」把他多年來走訪世界各地曾見過面的人的咭片重聚,「Room Room Room」是紀錄了人們對房間的想像。

10、新都酒店在空間劃分上有一特色:林東鵬使用的地方在酒店接待處前,當他把房間變成創作空間,這空間仍是酒店的一部分;但當九個房間都被「佔領」後,這空間又似乎與其他旅客無關,變成獨立的「探訪區」。樓下看更及酒店職員見到不似旅客的人時,已懂得主動問:「睇藝下嘛,果邊啦。」

11、來探訪的人需要填寫一份問卷,當中有一條問題:「香港是否你的家鄉?」問卷三十個人的回答,大多覺得香港是他們的家鄉,只有一人否認。

 

C)備註與回應:

1、探訪者共五人,其間七嘴八舌東拉西扯,兩個多小時胡說八道不能盡錄。

2、林東鵬的想法是十分有意思的,有別於一般藝術家駐留的「交流」與「創作」模式,同時又不是既定的「展覽」與「展示」。不過,佔領九個房間後那種完整空間,是否有助於計劃意義的推展,我有懷疑。如果林東鵬仍只佔用三個房間,其他六個房間仍有來自不同地方的旅行出入,又會發生甚麼事情?

3、在房間及通道上的「張貼」,否是「展示」的另一個版本?如果不預設「探訪者」是來「觀看」的話,林東鵬駐留其間的思考與發現,應以怎樣的形式與人分享?

4、計劃歷時數月,林東鵬思考細密,內容十分豐富。誠然,如有詳細紀錄每日事情,相信十分吸引。

5、誠然,「鄉」一詞對於不同世代的人,有不同的感受。「鄉」對於舊年代的香港人,很明確地指向大陸的「鄉下」,但小時候填入學表時的「籍貫」一欄。那個「鄉下」我們不一定去過,但家族(家庭)裡就是有這個概念。而過去,香港人很少用到「鄉」這個字。可是,回歸後的香港,似乎越來越多聽到「鄉」這個字,相信與香港人身份認同與本土意識萌生有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