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桑樹的溫柔 — 讀熒惑〈桑柔〉

2018/11/12 — 11:31

抄寫、攝影:黃海(崇機工五)

抄寫、攝影:黃海(崇機工五)

【文:陳澤霖】

桑樹通常在夏天開花結果,但大家很少在香港的街道見到它們的蹤影。至少我們都未發現過那些美麗的紅黑色果實落在路上吧。更何況經過山竹的破壞,大概這些些桑樹都如熒惑〈桑柔〉中所描述一樣——剩下無幾。

〈桑柔〉本是《詩經.大雅》其中一首歌詩,以桑樹起興諷諭;熒惑則由此寫出自己對女兒的愛和對香港的憂慮。詩人寫自己就如古人一樣,跟家人在這棵僅存的桑樹下休養齊家。然而,這棵桑樹是抵受赤鏽病和颱風的摧殘後,能留下的最後一棵。這棵桑樹就好像與詩人一家連結起來,並寄托詩人對女兒的愛護。詩人由此抱著物是人非的情感開展聯想及發問:香港這個「廢墟」即使受風雨洗禮仍否能種出「高貴的靈魂」,「讓人不卑微地生活」嗎?因為他要在這裡養育自己的女兒呀!可以留意的是,詩人在詩末以老師的語氣,希望女兒能以「一千種可能的方式」命名那棵僅存的桑樹。請不要以為詩人要求牙牙學語的女兒答出什麼東西來;這卻是因為他對女兒的關愛,才在問題中展現自己看見、包容並期待女兒成長發展的不同可能。

廣告

附錄:

〈桑柔〉 熒惑

窗外有一棵桑樹
據說以前整排都是,後來不知是颱風還是赤鏽病
能熬過來的就只有這邊陲的一棵
就像詩經所說,桑葉之下黎民可以休養、齊家
我聽著蟬,不知正掛在哪棵樹上
是這最後一棵桑樹嗎
我們被風雨疫病反覆敲打的土地
尚可以種高貴的靈魂
尚可以讓人不卑微地生活嗎
夕陽透進屋裡,你發著無甚意義的嗓音
如何在廢墟生養子女的問題
有一千種解答方式
你有一千種命名事物的機會
而現在窗外只有一棵桑樹
請你用一千種可能的方式,重新命名它。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