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志和的非線性敘事

2015/6/8 — 14:23

亞洲國際都會亞洲國際都會
文字牆裝置、公共空間橫幅
噴墨打印、攝影

亞洲國際都會亞洲國際都會
文字牆裝置、公共空間橫幅
噴墨打印、攝影

此次香港藝術家梁志和在大陸的首次個展,既沒有像大多數回顧展那樣以時間線索來梳理藝術家的創作年表,也沒有按主題來組織和歸納其藝術實踐。然而,不論是藝術家那些試圖顛覆慣常體驗的嘗試,還是作品中日常碎片交織下的「去語境化」表達,亦或是 Deleuze 「塊莖論」而設計的展廳,展覽似乎都在力求展現一種「非線性的」敘事模式。    

比起建立結構鮮明的敘事框架,梁志和更傾向於把著眼點放在一系列微妙的細枝末節上:《我的深圳礦藏 1973》中童年時期跨境就醫經歷的記憶閃回和有關單詞「Mine」(意為「我的」或「礦藏」)的文字雙關;《家居隱事系列》和《後宜家陳列品》裡的生活物件和日常片段;《降落傘與村岸系列》的照片裡,當時的受訪藝術家降落傘(Jonathan)家中的曲奇餅盒上,一句 「英年早逝」(「Too young to die」)意外巧合地命中了他之後的人生軌跡;《錢伯斯》則運用攝影技術將天空這個「負空間」化作關注的主體,顛覆我們對於城市空間體驗的慣式⋯⋯凡此種種,無一不是在偷換我們習以為常的敘事主體,試圖發展出一套獨一無二的表述模型。

我的深圳礦藏1973,裝置,攝影,鐳射篆刻有機玻璃,錄影投影,
電風扇,舊雜誌封面,舊硬幣,尺寸可變,2015

我的深圳礦藏1973,裝置,攝影,鐳射篆刻有機玻璃,錄影投影,
電風扇,舊雜誌封面,舊硬幣,尺寸可變,2015

廣告

除此之外,曾在義大利學習攝影的經歷讓梁志和不僅深諳這一媒介的運用,還懂得跳脫媒介範疇來進行思考,一再突破了傳統攝影的線性敘事邏輯,在紀實和再現之餘不停拓展它新的可能性:「我在歐洲讀攝影時受羅蘭Ÿ巴特影響很深,攝影對我來說不僅是創作的媒體,也是創作的主題,我習慣把攝影視為一種隱喻,將攝影機視作一件雕塑。」(摘自梁志和與策展人盧迎華在開幕前的對談)。

廣告

即使是最具線性邏輯的訪談素材,也被藝術家以拼貼、轉譯等方式重新建構和呈現:《看你看什麼是至愛》裡水坑口居民的口述,經由梁志和與他長期合作者黃志恒的重新朗讀,再透過幾台潛望鏡,疊加了不少「窺私」的意味;同樣的,《降落傘與村岸》中那穿行於所有物件的電流承載的,並不是當時訪談的原始錄音,而是翻譯之後分別由英語口音的中文和帶有日語口音的英文再次詮釋。就這樣,作品被從原始語境中剝離出來,原本感性清晰的敘事線索被一再地顛覆、重組再加以玩味,正如藝術家提到的那樣:「我的作品並不是要澄清和紀錄任何事實,而是要借此提出更多的問題。」 (摘自梁志和與策展人盧迎華在開幕前的對談)

梁氏針孔攝影機(16x16制式)
木材,磁鐵,銅,鐵

梁氏針孔攝影機(16x16制式)
木材,磁鐵,銅,鐵

不僅如此,非線性敘事還意味著顛覆慣常邏輯之後的多義性和多元性。面對敏感議題,梁志和並沒有採用拔弩張的「抵抗」姿態,而是憑藉遊刃有餘的幽默感來探討和反思現行制度和規範中的不合理成分:《亞洲國際都會》在十二條橫幅上用副標題寫下尚未實現的願景,以此調侃這個自命不凡又一廂情願的封號;《HKABE2005》和《CC辦公室》中則通過文本的解構來揶揄官僚體系中那些看似煞有介事實則難以自圓其說的規章條例。

在梁志和的創作中,作品的主旨不再是記述和再現,而更多是在拓展和發衍敘事的維度:在跳脫常規線性敘事的框架後,「文本」和「語境」之間的鏈條開始逐漸遊移和斷裂,「公共」與「私人」的邊界開始模糊,經由現場的空間體驗,讓作品的創作和表達在展覽的啟動下趨向一個迴圈再生的持續過程。

--

展覽資料

請按鈕⋯⋯瞻前顧後:梁志和個展

OCAT深圳館

2015.4.25-2015.6.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