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梵高:一位前牧師

2016/2/25 — 18:06

梵高的自畫像(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ikipedia)

梵高的自畫像(資料圖片;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約書亞】

梵高逝世迄今一百廿五年(逝世於一八九○年七月廿九日),其故鄉荷蘭率土同慶,有多項活動舉行,以紀念這位偉大畫家。筆者倒是想暸解他的信世界,參考一九三四年出版,由美國著名傳記作家Irving Stone寫的"Lust for Life"(余光中先生譯於一九五五年,並於二○○九年發行增訂版),期望掛一漏萬地回顧這位名畫家生前與教會、基督間千絲萬縷的關係。

梵高長於一個牧師家庭。父親Theodorus van Gogh是加爾文派的牧師,雖說與梵高關係不算太好,但理所當然的影響梵高的信仰觀。梵高曾對基督信仰充滿熱衷,廿四歲的他正值盛年,到過阿姆斯特丹準備神學院的入學試,事奉心志,可見一斑。幾經波折,南下到毗鄰的比利時布魯塞爾(Brussels)接受福音學校訓練,終到有號稱「黑鄉」的礦區佈道。他甫到礦區,見社區下午悄無人影,後來方知人們在醒着時多活在地下的迷城。他走入礦洞,聽見礦工自嘲不如奴隸,乃是畜生,從八、九歲開始礦工生涯,等候意外或疾病為自己生命劃上句號。抵埗數日,他舉行佈道會,之後又盡可能每日帶着食物探望病人。他終得到窮困人的認同,有人對他說:「梵高先生,我的生活苦得連上帝都給忘記了。你又把祂找回來給我。謝謝你幫忙。」和礦工打成一片的梵高,最後竟因教會認為他與「賤工」打成一片,有失體統,開除了他。一個偉大畫家的誕生,竟源於教會的高傲和背道,刺透了心靈敏銳又滿有抱負的牧者梵高,只能嗟嘆歷史的幽默,或說,可悲。受傷的梵高,加上眼見福音在礦場的無力,腳一踏出教會,頭也就沒再轉回來了,而是另闢蹊徑,走上畫畫的棧道,渡過他的餘生。   

廣告

梵高不以為自己離棄了基督,他不過把教會與基督割裂。梵高放棄的只是教會,認為她已腐化,不足以傳講聖道。這種想法,在當今社會,並不陌生。曾經活躍於教會者,歷盡滄桑,帶着淚水離開,時有所聞。他們不是不信基督,但在他們的眼眸中,耶穌不在教會。說到梵高作品,在此必須要提及一幅。一八八五年十月,梵高完成了作品"Still Life with Bible",反映出他內心對信仰的種種矛盾。尤以畫中《聖經》旁畫了一本小書,乃十九世紀法國自然主義作家左拉寫的小說《生活的喜悅》,反映他對父親所信之《聖經》的憤慨,至於後方芯燼燈枯的背景,熄滅的蠟燭,描繪他對基督宗教常言的愛之絕望。

梵高當年面對的牧養窘境,以及所引申對教會及信仰之懷疑,現代的城市信徒是難以體會。他不是一位「筆下雖有千言,胸中實無一策」的象牙塔學者,而是一位身體力行的牧者。梵高,一位曾於「黑鄉」與礦工出身入死,續而被教會棄絕的牧者。

廣告

 

作者簡介:以文會友,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