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學德的《海港》療癒了我

2016/3/18 — 11:21

《海港》楊學德

《海港》楊學德

(如果畫展都有劇透的話,我這篇有劇透,不過不用慎入,如果你跟我一樣覺得看真跡才是看展的重點的話)


阿德的《海港》,今天才正式開放給公眾參觀,我急不及待 (又怕特刊給賣光) 今天午餐時間就立即跑去看了。阿德的粉絲可不是蓋的,不少原畫旁已經給貼了小紅點,給買走了,草稿更是只差一張就賣光!他的草稿在affordable art之中非常affordable (靠前面的四位數字),當然是賣光的其中一個原因,但是,看過《狂草展》的粉絲都會知道,阿德的草稿都是寶,更放、更狂野,而且完成度也不低。小克在面書上提醒大家不要忘了看旁邊的大folder (1)(內藏原畫),我則要補充,reception counter上的那本小folder和旁邊的簽名冊也不要錯過!別給小folder前面的彩色影印級數的複製畫給騙了,後半部可是阿德的親筆草稿!要知道草稿沒有給錄入特刊,展覽一過它們就會四散。至於簽名冊,可星光熠熠了!麥家碧、小克、李香蘭…,總之阿德的前輩、平輩、晚輩(漫)畫家們朋友齊集。簽名算小事,(漫)畫家們簽名怎少得了畫畫,他們還鬧著畫同一幅畫而各具風格。

(1)

廣告

別錯過呢個folder!!!!

Posted by Siu Hak on 2016年3月16日

(2)Reception小姐笑言:這本一定要好好看管,絕對不能給偷去!

Follow the dragon.

Posted by Benedict Leung on 2016年3月17日


特刊上印有奈良美智對阿德的推薦:「德擁有卓越的繪畫技巧,但他不會顯露人前。我已愛上他的把戲,不禁對他充滿機智的作品發出會心微笑。」可是作為香港人,看這批畫作是挺難開懷的。當然他的作品還是有一貫的幽默,記下了香港草根的小情小趣,如《后碼頭》的那個在做體操的大叔 (就是阿德畫在簽名冊封面的那個)、或者《頑皮水手》。但是,我站在那畫前,看著看著,竟差點哭出來。《后碼頭》畫的是已逝的皇后碼頭。阿德在構圖上用柱子把「皇」字蓋住,同時「后」字在簡體字中作「後」解 (連畫作的英文名字也叫 “The Pier After”),背後深意,對於懂得兩文三言的真香港人而言,呼之欲出了吧。皇后離去以後,再無碼頭,只餘下回憶。阿德記憶裡的皇后碼頭,人們煲煙、隊酒、撚鳥、捉棋、瞓覺、做體操、打茄輪,動作或者不甚雅觀、過分攪笑,卻是貨真價實的完全自由的公共空間。畫中有一個細節特別讓我感慨:阿德特意為對岸大厦畫上聖誕燈飾,碼頭裡的眾人卻無一在看——在真公共空間裡,人們無需別人 (商人/政府) 安排節目,已經很安樂自在。至於「碼頭以後」,我卻只能站在海港城裡,在同樣面向維多利亞港卻添加了落地玻璃的美術館裡,看阿德繪下的回憶。現在還能自由賞港的是誰?《賞港》裡畫了一大個後腦,平頭裝、頸後有一團肉,我直覺他在畫董生,就算不是,平頭跟後頸肉也給了我們足夠的提示,畫裡的人物的階層。現場有一幅跟《賞港》構圖一樣的畫 (並無收在特刊中,忘了畫題),用色卻是異常暗沉,畫中人一副要麼生意失敗、要麼被炒魷魚的模樣。然後一般的小角色?如果不是給訓練成經過海邊只會問一句《有甚麼好看》然後繼續趕路的「城市人」,大槪只能大叫《還我日落》與《還我海景》。

廣告

楊學德,圖片來源:海港城

楊學德,圖片來源:海港城


雖然現在維港變成維小港 (蘋果日報訪問),阿德筆下的維港卻廣闊而靈動。 廣闊,不單在物理而言,更在它的包容能力。除了上一段提及的海岸給予的自由,維港安撫著香港人的心靈。《日盡之時》,疲累的人在小輪上看海小憩;《感性雲》在維港的懷抱裡哭泣;坐在海邊煲煙隊酒治療了《青春》的傷痛;海洋也供給海鳥們食物,讓牠們變《飽肚鳥》。維港的確沒《有甚麼好看》,但大家都在看,然後都給療癒了。 是次展覽出現多幅構圖相同設色相異的畫,阿德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相同的景物時而籠罩在霧裡、時而在夕陽之中、在昆蟲活潑之時,充份展現海洋隨四時變化的萬千景象,是為靈動。更神的是,當你靜靜地站在畫作前,那海彷彿會動。這在電腦和特刊裡都看不到的 (雖然特刊的印刷算是不差),只有看真跡才能領受。


阿德從《錦繡藍田》一直畫到《海港》,《錦》一出版大家即嘩嘩大叫感嘆此人之狂 (阿德更曾說過想以油畫方式完成全本漫畫。呢個人係咪癲架!?)。十四年後的《海港》可見技巧更圓熟,無韁野馬般的癲狂似乎稍微給壓住,沉著的再三繪畫同一景物,換來多種繪畫技巧與風格的嘗試。一幅一幅慢慢地看、慢慢地感受,然後發現:這不也是另一種狂 (佢筆下嘅海嘅山嘅大厦,每幅裡面嘅顏色、紋理同表現方法都唔同架!但一樣都咁靚,都表現得咁好!呢個人係咪癲架!?) ?只看一次,真的不夠。不過沒關係。這世上有比只看阿德的畫更幸福的事將要發生:智海畫展將於周六開幕。是時候安排一下,多看一次《海港》,然後坐天星小輪到灣仔藝術中心欣賞 “Permanent Transition”。

【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