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春江﹕虎豹樂圃中舞獅

2019/11/8 — 20:41

訪談楊春江 (Daniel),永遠不怕有冷場,他是那種滿腦子主意而又能隨時條理分明地告訴他人的人。年前為香港當代編舞家作品研究計劃當研究員,研究他 2010 年前的作品,訪問時他已興致勃勃地談近年舞獅藝術融合當代舞的嘗試和意義,以及他心目中怎樣才是香港的當代舞。今次再碰面,主題順理成章是《舞‧師》——藝術發展局「賽馬會藝壇新勢力」節目之一,由他主理,將於剛重開的虎豹樂圃(前稱虎豹別墅)上演的《舞.師》最新版本,也是他進一步推動舞獅藝術進入本地舞蹈範疇的舉措。

虎豹樂圃

虎豹樂圃

廣告

Daniel 指出,香港舞蹈概念及訓練的切入點是西方的芭蕾舞及現代舞,東方的中國舞。但他認為舞蹈不應局限在這些學院界定的舞蹈種類。而近十年,楊春江的確積極推動不同的舞種與這些「傳統」舞蹈滙流,以及跳出傳統的表演場地。2013 年由他導演及編舞的《慾.望.西.九》,在油麻地砵蘭街/文明里休憩處演出,飛躍道 (Parkour)、Tricking、鋼管舞、火舞、空中呼拉圈與現/當代舞等等,都同時在這個戶外舞台中出現。

廣告

至於舞獅,自 2017 年起,Daniel 已先後策劃了幾次當代舞者參與舞獅的訓練及演出,然後是當代舞者融合舞獅技巧的實驗如《拉人 Dance》。亦多次帶領融會當代舞與舞獅組合到海外演出。

《舞・師》於2017年在ArtisTree的演出

《舞・師》於2017年在ArtisTree的演出

舞獅,香港人自然不陌生,每逢新年又或節慶,都會有舞獅助慶,大家都將之當成習俗,但楊春江認為,既然以「舞」命名,顧名思義,舞獅就是舞蹈文化的一員。而且,舞獅藝術在香港漸次發展,已不完全是中國,也不完全是傳統的藝術。這種蘊含廣東大戲鑼鼓音樂、戲曲中的大花臉、以及嶺南武術、雜耍等多元技巧的藝術,當中的技巧及身體運用,很適合當代舞者去學習——舞獅有運動的成份,而當代舞中也有接近運動的技術,兩者結合,也許發展出一套獨特的語言。

凡此種種,令 Daniel 開始探索糅合舞獅與當代舞的嘗試,《拉人 Dance》之後,他將舞獅藝術帶進劇場,在太古坊 ArtisTree 首演了《舞.師》,其後於德國杜塞爾多夫舞蹈博覽會上作「示範展演」,也曾巡演日本及上海。之後,又嘗試於劇場內上演久未演出的獅劇。Daniel 強調,將舞獅帶進劇場,其實是一個提問:是否有可能結合本地獨特的文化藝術,發展蘊含香港文化特色的當代舞?

這次於虎豹樂圃上演的《舞.師》最新版本,Daniel說跟之前的又有不同。他笑言自己是很「貪玩」,覺得對自己(創作人)對觀眾,保持新鮮感是很重要。因此,每次演出因為不同的場地或不同的演員,作品都會有所調整。而且,也會不斷累積經驗,將作品深化。由香港商人胡文虎於1935年建成,現被評定為一級歷史建築的虎豹樂圃,楊春江認為跟舞獅一樣充滿混雜中西文化的香港特色。所以,當他尋覓一個戶內戶外兼備場地,碰巧虎豹樂圃重開,便因而成事。

除了一直跟Daniel合作無間的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和專業空翻及雜技表演的李匡翹外,這次他加入的新意包括一位飛躍道表演者,資深中國舞舞者,以及南音演唱家,音樂則會嘗試將舞獅所用的鑼鼓點用於電子音樂之中。雖然演出並沒有完整故事,但他希望透過中國舞舞者與南音演唱家演繹胡文虎夫婦來港建立虎豹別墅的事迹,因為中國舞很適合講故事,而南音也是透過說唱來講故事。

南音與電子音樂,飛躍道與中國舞……,Daniel強調不要分傳統與現代,刻意相對來看就很難結合不同的媒介。他希望創作過程中能還原不同媒介的基本元素,然後糅合成新的東西,像透明的獅頭,讓觀眾可以看到操控獅頭的表情,這都是坊間舞獅活動不會有機會見到的突破。

由首演時完全在劇場內演出,到這次由室外舞到室內;由全新西式劇場空間到又中又西的歷史建築物,加上Daniel經常強調每次演出都是一次場地特定的演出。因此,《舞.師》將不會是一次「重演」,而是重新發掘創作的過程。而在這發掘的過程中,參與的成員將互相碰撞,加上重開的樂圃,其實是以前不開放的後花園及別墅空間,依山而建的環境為演出帶來了不同的可能性。因此,可以預計,每場演出都有不同,就如Daniel所說,將為觀眾帶來新鮮的觀獅/舞經驗。

——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舞.師》

地點﹕虎豹樂圃
日期﹕2019.11.09、2019.11.10
時間﹕18:15 - 19:15

免費活動,需預先登記

活動網頁﹕https://bit.ly/36FOLo6

節目約長60分鐘,不設中場休息。適合15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設演後談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