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楚原,於我

2018/4/17 — 12:25

背景圖片來源:金像獎頒獎禮直播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金像獎頒獎禮直播截圖

楚原,於我,首先是演員表演式的導演。然後是自編自導式的導演。第三,是在泥淖中盡力保持一些些自我的導演。

三十多年的創作生涯,驚人的,把上述三點貫轍始終至台上發表終身成就將的致謝辭。

由領著夫人和六歲孫兒登場亮相,角色已定。把爺爺眼中綠寶石放回錦盒,是前戲落幕。但這一幕的人物性格何其揮灑?!修辭,出口成喩,情懷,順手拈来,這那裏是頒奬禮的舞台?這是高人带著仙鶴和童子,從山洞出来和前來拜師學藝的人說,了即緣,縁即了,回去吧。

廣告

劇本結構先鎖好在角色本位上,八十四年人生的歸結便有了立足點。楚原把自己的幸福變成有目共睹的證據,才來告訴大家,你們漏夜趕科場去吧!

而台下的每張臉孔,就是這樣反射到台上 — 頒奬禮還有大奬未頒,幾多忐忑,幾多未遂,就在楚原不徐不疾的話音中,化成終要過去的榮辱。最高時與最低時,都是金錢作崇,所以,一句聽似實際其實虚妄的提醒成了暮鼓晨鐘:儲定幾個錢傍身! 

廣告

如果有潛台詞,這話的意思大抵是莫大的諷刺:藝術何價?自我何價?

拍過超過一百部電影,誰來談它們對後世的影响?而他的徒弟,是後來再也沒有拍過幾部電影的人?

若你問我,受楚原影響的大有人在。譬如王晶,譬如王家衞。每次看見王氏新片公佈演員名單,我就想起楚原。聽着片中的對白,我也想起楚原。看著風格在電影中的作用,很王的時候,我也會想到,什麼是很楚。

一個很商業,一個很文藝,豈不是楚原合體?

如果那奬是由王晶或王家衞手上接過,這於香港電影歷史,又有和當晚留下的,楚原就是楚原,有什麼不一樣?

也許,留給我的情感烙印,便没有現在深刻。因為為楚原舖路,送楚原上騰王閣,再到楚原引退,香港(也是華文)電影的大環境,也就是藝術何價丶自我何價的始終,没有變,也不似會變。

所以,楚原是精靈,不是cynical,是祝褔,不是諷剌,是透徹,不是世故:「 當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你便能很驕傲地說,你無負此生。」,「碌碌無為、虛度年華」雖是徒勞,但一百多部電影都還在㝷覓與更好的自己相遇,儘管個人的心力有限改變不了又厚又重的環境,文化,價值觀,但能做的都做了,還有什麼需要以楚原之名,感到悔恨,和羞恥?

香港電影的多元,多情,多變,數楚原一個人曾經做到。而唯楚原一人,即便在邵氏旗下多年,享榮受辱,他的6分鐘致謝辭已說明,因為他的自我強大,受傷了,卻能自我康復,所以,全身而退,頣養天年。

是誰說過,每個人都是導演,他的作品,就是自己的一生,叫做〈我〉?
 

張國榮〈我〉:

圖右為年青時的楚原;圖左為金像獎頒獎禮直播截圖

圖右為年青時的楚原;圖左為金像獎頒獎禮直播截圖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