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限與凡塵:何兆基思考身體

2015/3/25 — 15:13

視覺藝術家何兆基以身體為創作主題,如「聖光」系列中這個鐵皮光環裝置,關注凡人因修為而身體進入超凡入聖的狀態。

視覺藝術家何兆基以身體為創作主題,如「聖光」系列中這個鐵皮光環裝置,關注凡人因修為而身體進入超凡入聖的狀態。

視覺藝術家何兆基,早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及後赴美國鶴溪藝術學院進修,獲頒藝術碩士(主修雕塑)。2003 年以「當代藝術中的身體知覺」為研究課題,獲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頒授藝術博士。何氏曾參與多個重要國際性展覽,包括聖保羅國際藝術雙年展及威尼斯雙年展,亦曾獲美國亞洲文化協會、意大利 Civitella Ranieri Center 及香港藝術發展局等機構頒發獎項以肯定他的藝術成就。他的名字榮登全球藝術家大辭典,亦獲英國皇家雕塑家學會選為海外附屬會員。1997 至 2000 年何博士任教於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其後曾任香港藝術學院學術總監,統籌學院的整體學術發展與課程規劃。2009 年任教於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

限制即本質

何兆基持續以「身體」為創作主題近二十年,他說,我們每日以身體接觸世界,而世界在變動,因此這一主題亦是無窮無底,可以一生研探下去。何兆基關注的並不是具象的身體描繪;他經常製造一些裝置或製造某種場景,讓身體與作品有某種形式的互動,從而探討身體主題。

廣告

何兆基早期集中在紀錄身體的知覺經驗,多以影片、表演、照片為紀錄媒界。

何兆基早期集中在紀錄身體的知覺經驗,多以影片、表演、照片為紀錄媒界。

廣告

他認為人們每日以身體接觸世界,而世界在變動,因此這主題無窮無底,可以一生研探下去。

他認為人們每日以身體接觸世界,而世界在變動,因此這主題無窮無底,可以一生研探下去。

何兆基早期集中在紀錄身體的知覺經驗,多以影片、表演、照片為紀錄媒界。他關注切身經驗,經常設定日常不會出現的、帶些許危險感的處境來讓自己得到經驗,例如雙足踩著大木球前行。「危險是一種磨煉,以本能的反應去提升自己的敏感度。」這樣看來,何兆基思考的方式也許是:「身體就是身體的界限」,在特殊的邊際之時,身體的限制反而向我們揭露了身體的本質。

何兆基稱 2010 年的「有限身」展覽,以身體的型態為題。他製造仿古代中世紀的刑具,佩戴在身上,身體的活動便受到限制。

何兆基稱 2010 年的「有限身」展覽,以身體的型態為題。他製造仿古代中世紀的刑具,佩戴在身上,身體的活動便受到限制。

何兆基稱 2010 年的「有限身」展覽是個計劃雕塑,關於身體的各種型態。他製造許多裝置,形狀仿古代中世紀的刑具,他將這些裝置佩戴在身上,身體的活動便受到限制。老子說「吾之大患,在吾有身」,何兆基也說,人最大的限制來自身體,任何年齡的身體都呈現著各種極限,而偏偏是克服限制的動力才激發了創意,是以限制反而令人思考。

凡塵與入聖

「聖光」系列之意念則來自觀察各式宗教形象,何兆基關注凡人因修為而身體進入超凡入聖的狀態,他把其形態視如視覺元素:入聖者往往頭頂圓圈,包裹全身,或有光焰型的背板。於是便有鐵皮「光環」的裝置,洞穿點點比擬星光,可以佩於頭上,即成聖人。在神聖與怪異之間,原有微妙的共性。

何兆基認為精神可以超越身體的限制,所以把他的藝術裝置搬上街頭,在凡塵裡彰顯精神。

何兆基認為精神可以超越身體的限制,所以把他的藝術裝置搬上街頭,在凡塵裡彰顯精神。

何兆基從身體關注到精神,亦是從限制思考反面的方式。「精神可以超越身體的限制,那麼我的裝置其實可以推出街。」何兆基選擇在世俗的環境中行動表現,在凡塵裡彰顯精神。比如他在添馬公園、示威場景中,登上作品《聖光 13》,架有大圓框的底座,以達芬奇《維特魯威人》的形象靜立,就是一幅超現實的圖像。何兆基說,「站上去時我盡量不思考。」如站在堆填區,世間的垃圾與剩餘以強烈的感官經驗襲來,他亦要儘量抽離。以身體探討凡世處境與抽離的狀態,反差之餘,剩下的恐怕仍是我們無所處置的身體。

他登上作品《聖光 13》,架有大圓框的底座,以達芬奇《維特魯威人》的形象,在堆填區靜立,以身體探討凡世處境與抽離的狀態。

他登上作品《聖光 13》,架有大圓框的底座,以達芬奇《維特魯威人》的形象,在堆填區靜立,以身體探討凡世處境與抽離的狀態。

同一樣的裝置,在「門常開」的政府總部,就是一幅超現實的圖像。

同一樣的裝置,在「門常開」的政府總部,就是一幅超現實的圖像。

何兆基站上這個裝置時,儘量不去思考。

何兆基站上這個裝置時,儘量不去思考。

身體的敏感既難駕馭,也是人類僅有些微寶藏之一。何兆基在教雕塑及與身體相關的課題時,著重於令學生對身邊的事物敏感,注意自然界的形態,以成為創作的啟發。「慢的呼吸,慢的節奏。」何兆基特別迷戀於接觸樹木的經驗,感覺樹木的氣,生命的連繫,樹幹上的紋理可以追溯到最原初的生成起點。何兆基說自己的作品都是實驗,不一定要有結果,重點是保留無止境的好奇;也許到最後都無答案,但問的問題會愈來愈具體與實在。這也許,就是身體給我們每一個人的共同待遇。

何兆基在教雕塑及與身體相關的課題時,著重於令學生對身邊的事物敏感,注意自然界的形態,啟發創作靈感。

何兆基在教雕塑及與身體相關的課題時,著重於令學生對身邊的事物敏感,注意自然界的形態,啟發創作靈感。

何兆基特別迷戀於接觸樹木的經驗,感覺樹木的氣,生命的連繫,樹幹上的紋理可以追溯到最原初的生成起點。

何兆基特別迷戀於接觸樹木的經驗,感覺樹木的氣,生命的連繫,樹幹上的紋理可以追溯到最原初的生成起點。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第 1 集將於 3 月 25 日(星期三)晚上 7 時,在港台電視 31 及無線電視翡翠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好想藝術》facebook 專頁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