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樹大招風》:香港的憂鬱

2016/4/8 — 20:38

《樹大招風》宣傳照

《樹大招風》宣傳照

【文:楊阿倫】

《十年》在金像獎奪得最佳電影獎項後,另一個「香港故事」旋即在戲院上映。

《樹大招風》以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夕作時代背景,表面上是講述「三大賊王」計劃聯手的故事。可是子彈橫飛的場面其實不多、警匪類型也只是幌子。這部電影要訴說的其實是「北風」壓境下香港的憂鬱、一個香港人心境的故事。

廣告

三大賊王 三種香港

觀後才知原來三個主角的故事是分開拍攝的,但編劇和剪接的技術,令筆者感覺到故事以至大時代當中的迫力。更厲害的是,明明是三名性格大異其趣的角色,但全片節奏氛圍卻相當完整而不割裂,三人的不同歸宿倒映的卻是香港英殖時代的落日餘暉。

廣告

賊王之中,卓子強(陳小春飾)張狂跋扈、天不怕地不怕,不離手的雪茄和霸道的形體令人印象深刻;季正雄(林家棟飾)陰沉狠辣,以不同面目示人(就連「季正雄」是否其真正身份,也相當的不好說);葉國歡(任賢齊飾)略勇過人,重視義氣。

是巧合還是必然?筆者認為這三位大賊正正代表著三種「香港精神」。時值1997,故事以他們三人如何面對時代巨變及個人命運的不同反應。

卓子強的「大茶飯」一次又一次得手,其得隴望蜀的氣燄,不就正是1970年代以來,「經濟起飛」之後「魚翅撈飯」的一個再現?而香港「身份」本身的複雜,完全就在季正雄的角色設定上呈現了:他本身已經是個身份不明的多面人(「潮哥」、「可樂哥」、「季正雄」都是假名)、而他改換簽證一場更是充滿玩味——多重國籍、多重身份,不止是港產臥底片的情節,更是不少香港人的真實寫照吧。葉國歡一方面是中國大陸來港(大概可以如此理解「省港旗兵」)、另一方面則是以自己在香港的連繫在中國大陸發展的商人,最後卻兩邊不是人:既不是中國大陸既得利益的一部分,同時又遭受香港的排斥。

三個截然不同的罪犯,共同面對的卻是「鄰近大國」的陰影:北風壓倒南風之前,他們的時代過去了嗎?

「北風吹走我夢」

殖民時代進入尾聲,不論凡人還是大賊都前途未卜(再沒有比這句「(中共)落到黎連飯都無得你吃呀!」更反映到箇中焦慮)。故事就在這份終結的焦慮與大賊們過去的「偉業」之中展開:屬於自己的時代漸漸過去,三人壯心不已卻逐一走向梟雄末路。與其說是戀殖,倒不如說這是屬於1997年前後香港的獨有憂鬱吧。

影片中「中國」所代表的,似乎是對香港人而言一連串的挫敗。葉國歡與兄弟改名換姓,在大陸經營水貨電器生意,一本萬利;卻不免在大陸官員、幹部面前受盡屈辱。形勢比人強只能忍氣吞聲,最後雖然「歡哥」在卓子強江湖吹風之下回到香港重出江湖,但身邊兄弟已經不情不願,被多年的利慾磨鈍了利刀。(不也是某些香港影人迷失的寫照嗎?)

「形勢比人強」也貫穿了卓子強和季正雄的路:在香港橫行無忌的卓為了其「回歸前做大茶飯」的執念回到大陸,卻只落得個虎落平陽的收場;季正雄甚至被平庸的旗兵嫌棄利錢太少!而季正雄與同伙在馬會前方伺機行動的一場更是精彩,為著甚至還不如賭馬所得的利錢,卻要荷槍實彈「搵命搏」,到底值得嗎?這一場的內心掙扎實在令人唏噓,也不得不承認:「賊王」的時代要過去了。

片尾《讓一切隨風》響起,大概也是三大賊王以至香港輝煌時代的一闕輓歌?片首及片尾也各自穿插香港「回歸」前後的新聞片段,香港人記得甚麼、又忘記了甚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