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機場無真愛》講太多,飛太少

2017/1/21 — 8:28

「非常林奕華」的新舞台劇《機場無真愛》,場景是「薄情國」機場。首先閙出該國公主的行李風波,似乎影射香港特首梁振英之女。然後是一群學童準備乘搭的航機遲遲不到,等來等去不斷延誤,乘客飛不起來。

但這個由林奕華長期合作的台灣班底演出的國語劇,內容跟香港沒有直接關係。「薄情國」可能暗示香港,然而更似任何說國語/普通話的現代城市,或是世界上任何有機場的地方。

其實機場只是象徵,此劇並非有具體情節的機場戲,而是拿「小飛俠」彼得潘與女孩溫蒂的著名童話為主題,自由發揮——東拉西扯大講飛與不飛,想飛與怕飛,有愛與無愛,真話與謊言,終於歸結到長大與不長大的問題。

廣告

百年前英國巴利創作的神奇「小飛俠」,永不長大,被很多不願長大的男女奉為偶像,彼得潘的仙境 Neverland 亦成為他們的夢幻樂園。林奕華大概曾經對彼得潘着迷,念念不忘,然而深明現實與童話差天共地。他編導此劇就流露頗多無奈的感懷,同時抵死搞笑地嘲諷現實人生,不見 Neverland ,只見薄情國,英文劇名是 Finding Loveless Land 。

真正關鍵是怕老。最後第二十幕「時間老人」和第廿一幕「當你老了」畫龍點睛,點出凡人的時間不會停頓,逃不過生老病死的規律。好在生死循環不息,劇中溫蒂長大,結婚,生女,然後女又生女,一代代傳承下去,每個小女孩都會與彼德潘相遇,被他帶着飛往 Neverland 玩樂渡假。明白了此點,機場的航機最後才順利起飛。

廣告

《機場無真愛》的結局不再怕飛和怕老,成熟了。全劇最可觀正是這個結局,解開害怕長大衰老者的愁懷,化悲為喜。(當然,也有很多小孩想快高長大,可以自由自主飛來飛去。此劇沒有提到這方面。)

此劇集中於怕老,亦是人之常情。不過,全劇超過三小時長,台上一群男女由頭至尾講來講去,自言自語,呢呢喃喃,非常長氣八卦,坦白說我聽得很不耐煩。喜歡「講人自講」的一族,或許認為妙語連珠。但我怕聽閒話是非,覺得大多數篇幅東拉西扯無厘頭,又有演員扮導演諷刺拍片情況,經常像「棟篤笑」,郤不及黃子華生動有趣。

何況講國語,台灣國語又講得快如急口令,香港觀眾看台側字幕屏也看到眼花。捧場的國語人能否全部聽明也成疑問,因為夾雜發音未必清楚的英語和粵語,又涉及彼得潘、溫蒂、虎克船長(鐵鉤船長)的典故。

我去年看同樣由林奕華編導,台灣徐硯美文本創作的《心之偵探》,拿福爾摩斯與華生等借題大講,講得我無法忍受,半場早退。今次想評論一下,聽足全場,耳麻腳痺。深夜散場後要跑跑步,恢復一下血液循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