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此心安處是吾家 家在香港的少數族裔

2016/8/21 — 14:22

「你邊度呀!」這可不是黑社會問候語。早前到了在灣仔動漫基地舉行的相展「此心安處是吾家」(I am from Hong Kong)(展期至8月23日)開幕,看過四位本地年輕藝術家陳風(Frank Freeman)、黃尚強(Eric Wong)、黃樹豐(Sherwin Wong)及李偉龍(Rexavier Lee),用相片呈現少數族裔青年參加攝影工作坊時的人像攝影照,以及少數族裔的家庭照。

最初看到展覽名稱時,不知他們是否參照了古代文學家蘇軾的《定風波》「此心安處是吾鄉」,又或白居易的《初出城樓別》「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等,可能也有所參考啦,原本一個那麼有社會意思的展覽活動,也變得這麼文縐縐。

廣告

四個藝術家的作品,看到的不是被標籤的少數族裔形象,即是沒有得到公平對待,被邊緣化,很可憐,需要其他同情,而是各人各家庭也有自己的故事,不論來自那個東南亞及其他地方,也不論是因為工作、戰爭或其他原因來港家居,也不論他們現在面對著語言、文化或其他生活問題,其實是要大家知道,數十萬的少數族裔人士定居香港生活,早已不是這十幾年的事,是一早就有,大家其實翻看香港歷史資料,就會知道早已有少數族裔人士來港工作及定居,尤其是印度、印尼、菲律賓等人士更是,只是很多香港人仍當他們是少數人士,覺得他們不佔一個社會比重。

廣告

更大的問題是,很多人都仍然對他們有種種標籤,覺得他們不識中文,認為他們只能當某些工作,以為他們不是社會發展的動力等等,所以造成他們永遠都做不成大家以為的香港人,就算他們可能已經幾代人在香港出生及成長,因他自為正宗的香港人不接受他們。

現在很多香港人都講身份認同,在九七回歸之後更是如此,將中國人、香港人、中國香港特區人等等,其實大家是因為甚麼原因才去講身份問題呢,可能你在英治時期從來沒有想過,到回歸中國時才去想,但對身份認同這問題,從來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出發。

實際來說,當大多數人只是將少數族裔等同於做看更、掘路工人及其他厭惡性工種時,我們其實有甚麼權力去說身份認同呢。

筆者看相展時,一個個少數族裔家庭照,其實跟你和我的家庭沒有兩樣,你會去講身份認同,他們也會講身份認同。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