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此情可待成追憶:不二情書

2016/5/3 — 10:46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海報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海報

《北京遇上西雅圖之不二情書》並非續集,只是導演薛曉路和男女主角吳秀波、湯唯原班人馬再度合作的一部浪漫愛情電影。

這段愛情相當傳統古典,在當今互聯網世界講求速度即食文化當道的年代,新世代全沒這種經驗,恐怕不會欣賞,也難以共嗚。但我們文字文化育孕成長的一代,卻有如荒漠甘泉,恍如隔世,感動之餘,也感慨不己,因為此情此景,早已不復存在,只能追憶,在沉緬逝去的浪漫中,拾回一些甜密的記憶。

我慶幸自己談情說愛的時候,也有寫情信的經歷,因為需要等待,所以有所期待和思念,那種患得患失、忐忑不安的感覺,教人朝思暮想,夢縈魂牽,甜酸苦辣,盡在心頭。用情書表達感情經過思考,需要想像,不若目下用短訊甚至留言媾女即時見效,快來快去,隨時終結。文字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曖昧不明,惹人暇思,可以令人胡思亂想,隨時捉錯用神,若有所得,也若有所失。只有經歷多番折騰和跌宕,才經得起時間考驗,歷久常新,此情不渝,長相廝守,終此一生。

廣告

湯唯和吳秀波都是孑然一身的天涯淪落人,自小便要獨闖天涯,命途多舛,個人不安全感強烈,不容易投入也不相信感情,心底裏卻有着期盼,渴望得到真愛。湯唯的爸爸是賭徒,死於非命,自幼與父親移民澳門的湯唯繼承父業,以賭為生,大起大落,生命顛沛流離。唯一的親人是父親的前度女友,在賭場做荷官,兩人相依為命,偶然收到那本翻譯成多國文字的情書,賭仔性賴,把憤怒的短文夾在書中,寄回書店,因而與少年便被父母安排到美國求學其後做了地産經紀的吴秀波偶然搭上關係,最初是鬥咀,慢慢成為習慣,並且開始探討人生、愛情,互訴心曲,相互關懷 ,將生活上的委屈和人生路途上的怨恨昇華成為哲理,因而互相牽掛,不知不覺間一起墮入愛河,喜歡上心靈上水雨交融但現實上從未也不可能會面連名字也不知道的異鄕人。

文字要修飾,感情難免矯飾,因為心理保護機制會自動為現實的真我提供保障,避免在實際生活上經已飽受催殘的自己再受傷害。湯唯誤以為字字珠璣的吳秀波是教授,矯裝成為迷失在倫敦希冀尋找真愛的女孩,自稱為小蝦,實質卻是賭海中無法自拔隨時在波濤巨浪中被大鱷吞噬的小生物。她不相信爾虞我詐的賭博世界,但渴望愛和被愛卻先後令她被什麼也當作生意買賣、計算精確的大款賭客和吃軟飯的墮落詩人知識份子欺騙自己不易付出的感情,在絕望中仍然努力掙扎求愛的湯唯,以為可以將希望寄託在教授身上,卻因為書店的主人驟然離世無法再以轉遞書信成為愛情牽綫人,教她感情失去聯繫,生命頓時掛空,茫茫人海中,更感飄泊無依,遂作最後努力,毅然隻身跑到倫敦的書店追尋愛情的真相。與此同時,少年已是老成世故的吳秀波一直擅於將感情包裝成為促成房產交易的工具,被年邁結婚七十年的老夫婦悉破計謀,羞慚自愧,無地自容,教從不相信愛情感情只求取肉體歡愉的他深切自省,發覺真愛的價值和需要,亦一改務實作風,飄洋過海遠赴倫敦,為尋找愛情付出代價。皇天不負有心人,有情人當然終成眷屬,在天意眷顧和巧妙的安排下,終在神奇的書店遇上,成為不二的愛侶。

廣告

愛情其實是一種救贖,先要救贖自己,脫胎換骨,洗滌心靈,將麈世不管是專制扼殺人性的社會主義中國還是以利慾扭曲人性的資本主義的塗毒徹底洗刷,才能自我昇華,明白愛情的真諦,從而啟迪和救贖別人,找到自己更好的另一半(Better Half)。王菲的「高貴的情書」有言,「自己不愛,怎麼相愛,怎麼給愛人好處」,但愛己不是自戀,而是有所要求,愛人也不只是流於形而下的形相取悦,而是改造自己,成就戀人。施比受更有福,只有富足的人才會明白愛是give而不是take,與革命一樣,沒有犧牲精神,談不上情,說不上愛。

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不相信愛情,心太倦,無復年輕時候「天涯何處覓知心」的勇氣和蠻勁,「霧雨飄飄淚雨行」的意境,唯有此情可待成追憶,永遠成為夢境裏的追求。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