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久不衰的貝多芬 D 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2016/5/31 — 20:5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站在小提琴本位的立場,十九世紀初的小提琴家很難欣賞、喜歡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一開頭,貝多芬就寫了一大段不像協奏曲總奏的總奏。木管悠悠吹奏出好聽的主題旋律,接著整個管絃樂隊動員起來,連定音鼓都充分發揮,來表現這段完全沒有小提琴獨奏的音樂。聽起來,那就是漂亮、飽實的交響曲開頭,而不是為了引導讓小提琴獨奏出場的鋪墊。「正常」的協奏曲總奏,應該是一條紅地毯,讓人等著要看從地毯那端走出來的主角,但貝多芬卻給了我們一整個富麗堂皇,有掛毯、有水晶吊燈的大廳,大大削弱了主角上場時的風光。

從小提琴的角度看,更糟的是貝多芬竟然還將主題旋律先交給木管來演奏。木管音量足、表現力強,旋律感染力不輸小提琴,木管已經將主題吹得如此淋漓盡致,等到小提琴進來時,不成了炒冷飯了?而且,貝多芬怎麼讓小提琴登場的?小提琴先拉出一大段上下變化的琶音,接著拉一大段顫音,在顫音中,木管再度吹出主題,然後小提琴才以答句的形式,第一次演奏出主題來。這樣的小提琴演奏,像主角嗎?

廣告

銳利的Clementi一眼就看出來貝多芬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誤。因為貝多芬習慣寫的,是鋼琴音樂。鋼琴不怕、不擔心木管,木管的連音吹得搖擺生姿,剛好可以襯托出鋼琴完全不一樣的音質。鋼琴由擊弦所發出的似連非連、似斷非斷的聲音,和木管能夠產生最佳的對比效果。還有,鋼琴似連非連、似斷非斷的聲音,演奏起琶音來,會有特殊的懸宕懸疑作用,拉著聽眾想要知道這樣的音樂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去。

貝多芬的第三號鋼琴協奏曲和第五號鋼琴協奏曲,鋼琴都是以琶音音形開始進來的,那是貝多芬在鋼琴音樂上的偏好與突破。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創作於第四號和第五號鋼琴協奏曲之間,貝多芬很自然地將鋼琴的語法挪用在小提琴上了。

廣告

這樣的音樂,對小提琴當然不利。要讓小提琴當主角,要特別凸顯小提琴,照當時的協奏曲寫法,就應該要抓住每個機會,給小提琴最好聽、最動人的旋律,或給小提琴最艱難的技巧展示。但一來,貝多芬對小提琴技巧真的沒那麼熟悉;二來,這個時期的貝多芬在作曲上,對於動機、和聲的興趣遠超過旋律。

第一樂章中,小提琴演奏了好多上下琶音,那實際上是為了彌補小提琴無法演奏複音和聲,而做的種種分解和弦試驗。小提琴還演奏了好幾段長串顫音,那是和樂團緊密對話的一種形式,而非凸顯獨奏角色的作用。

這樣的曲子,不是用小提琴語法寫的,尤其不符合當時小提琴協奏曲的演奏與聆聽預期。但尷尬的是,這樣的曲子,雖然以鋼琴語法為基礎,也改不回用鋼琴演奏了。要能配合、甚至對抗那樣堂皇、完整的樂團聲響,鋼琴必須有複雜、漂亮的變化,要有高低音巧思,要有和聲與對位的特殊安排,這些都不可能從原本寫給小提琴的音樂中自然自動長出來。

兩頭落空,於是這首小提琴協奏曲就被冷落了三十年,一直到孟德爾頌擔任指揮,和十二歲的神童姚阿信合作,才復活了這首曲子。那為什麼孟德爾頌和姚阿信能奇蹟般地復活這首曲子?又為什麼從此這首曲子登上了經典樂曲的寶座,歷久不衰?

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人們熟悉了貝多芬的音樂,也明白了這首樂曲的真實個性。這不是一首典型的小提琴協奏曲,毋寧比較像是一首附有小提琴獨奏加料的交響曲。用一種全面欣賞管弦樂曲的心情,而不專注計較小提琴究竟拉了什麼,把小提琴琴音放回整個管弦樂編制中,那麼我們就會發現,這首曲子如此精彩、如此成功,小提琴獨奏聲音上樂團配合得那麼天衣無縫。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