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殺殺殺 殺出維多利亞命案

2015/8/20 — 11:33

Eiffel Chong 的作品

Eiffel Chong 的作品

香港理應是個天下太平的地方,但其實這些年來都發生過不少令人驚恐的殺人案件,甚麼碎屍案、紙盒藏屍案、燒屍案、雪櫃人頭案,還有一件又一件的情殺、姦殺、劫殺、仇殺及倫常慘案,香港原來都不是大家所想像般平安大吉。

早兩天熱騰騰,走到位於柴灣的 Artify Gallery 看正舉行的「維多利亞命案錄」群展(Victoria Crime)(展期至 9 月 30 日),上一個群展「夢‧漫遊」(Reverie)以夢幻、幻想為主題,今次「維多利亞命案錄」就改為黑色血腥一點,四位參展的藝術家,包括馬來西亞攝影師 Eiffel Chong,以及本地的王大為、鄧子健及 clozegarden by fi,各人以一件案件為創作出發點。

畫廊分成四間房似的,第一個應該看到 Eiffel Chong 的攝影作品。他的 Wedding 系列是拍下拾回來的破舊結婚照片,破損發黃,充滿了時間的痕跡,但仍看到一對對新婚男女的幸福樣子,但他想表達的命案是甚麼,原來前年發生的大角咀弒親案。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隨時間而變,從和平幸福,會因為種種客觀及主觀原因,主動及被動地變化,昨日愛得不能分開,今天就恨得要對方死,愛是甚麼,怎樣才算愛,明明是父母及兒子,何以他會變得如此狠心,將父母殺死。

廣告

Eiffel Chong 的作品

Eiffel Chong 的作品

廣告

旁邊是王大為(David Jasper Wong)的作品,主要是一組四幅不同顏色的林過雲人像圖,他的作品就是八十年代的雨夜屠夫案,在薄木板上用油墨打印、絲網印刷、瓷漆等技術繪製了林過雲的樣子,被殺女子名字的編碼及 sex、kill、video 及 film 等字樣,木板也屈曲成哈哈鏡的樣子,站在作品前面時,好像有種看哈哈鏡變形的反影。究竟林過雲殺害四及女性時,他的心態是如何,我們每個人又會不會潛藏了一個林過雲在心內。

王大為的作品

王大為的作品

另外,鄧子健的是 1999 年的 Hello Kitty 藏屍案,而 closegarden by fi 則是 2003 年的奶昔殺人事件,細看時發現前者更畫了幅 Hello Kitty 藏屍案過程圖,而後者就了幾幅製作奶昔圖畫。

closegarden by fi 的作品

closegarden by fi 的作品

鄧子健的作品

鄧子健的作品

對於筆者,用命案為展覽主題,其實也幾有想像力,至少讓人感到有想過一個主題來,而不是,而作品也算是因為各個不同的命案而出發,但自己對於用維多利亞為名,就有些保留,因為香港早已離開維多利亞時代了,太有一種英殖色彩,維多利亞城早已消失不存了。而且展場全部都是白色板為背景,太光明乾淨,沒有讓人感覺到血腥、罪惡或人性暗黑面的氣氛,或者用較深沉色,再用射燈照在作品上,更有一種命案感。

如果殺不用填命,你會用甚麼方法來殺死你想殺的人呢?斬死?毒死?浸死?焗死?電死?燒死?吊死?之後又會如何處理屍體呢?燒成灰燼?拋棄於大海?埋在地底?藏於密室?殺人的感覺是甚麼?驚恐?興奮?冷靜?命案不只是有關殺死人而已,而是被潛藏的人性黑暗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