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14-20/5/2018)之 圖文不符賦離騷

2018/7/19 — 11:52

計劃多月的觀演大出走終於成行, 第一站便是到烏帕塔爾看翩娜舞團九年來的第一個新作《自她之後》,希臘編舞家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的作品。評論也都已見報 及上載了網上社交平台。於是,本周不作盤點,離題發下牢騷。

離騷之一:翩娜舞團有台灣、日本及韓國的舞者,在其他舞團也可見到內地舞者的名字。這幾年也看到不少上述地區編舞在海外發展及演出,但香港的卻絕無僅有。不是說外國月亮一定圓些,但與上述某些地區相比,香港應是發展當代舞最久和人脈較廣的地區,但在外香港的presence反而最少。是否香港舞蹈藝術家都不喜歡往外跑?還是香港一直沒有一套向外推廣香港藝術家的策略?抑或意識不到讓香港藝術家在海外曝光的重要?

當其他城市努力以文化藝術向外軟推銷自己一段日子時,香港這幾年也開始奮起直追。西九推動本地戲劇及舞蹈家與外地藝術家交流合作,藝術中心也與比利時布魯塞爾藝術機構合作策劃交流,藝發局積極組織出外參與藝術市場活動。而更理想的是,可見到多些如「香港比舞」般的獨立策演人策劃的交流網絡,大有大的大龍鳳,小有小的深耕細作。

廣告

離騷之二:積極往外推介本地藝術家的同時,在人才培訓上,我倒想見到一些更大膽及長遠的計劃,不再是一次過的,或者短篇創作的資助——曾經向某藝術機構提議,支持一至兩位編舞起碼三年的創作計劃,但主持人不可置否,似乎覺得讓更多人有機會一試更有效益。只是,回看這幾年,編舞的創作短篇機會其實不少,但中篇以至長篇的可能卻不多。而且,每次創作去籌措資助或經費,花了的精神及時間,其實可以好好用於創作。而編舞能按其理想去編創作品,才是較為健康的環境生態。
改變這個生態環境,是否可以由藝發局開始?若果藝發局可以改變現時以團為單位的年度資助模式?這對獨立編舞/舞者佔大部份的舞蹈界別尤為重要——獨立藝術家也可以申請,在藝發局管理下的藝術空間為他們提供排練場地,更理想的是自然是讓他們有兩至三年的穩定創作環境。

【盤點20】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