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21-27/5/2018):外國月亮不一定較圓

2018/8/14 — 11:22

這個星期走了三個城市,在布魯塞爾時正值其國際藝術節尾聲,因此也能每晚找到演出去看。最後看了三個舞蹈演出和一個音樂會。

三個演出都是在非常規場地演出,其中兩個更可以隨時出入。 Eszter Salamon的《Monument 0.4: Lores & Praxes》(Rituals of Transformation)長達六小時,在一所藝廊舉行,她利用了展場不同間格空間,將連自己在內的十位舞者放置其中,觀眾可以隨意選擇想看的,舞者也會帶引觀眾到某一角落或房間。舞蹈的動作來自不同地方部族的祭祀及求神儀式,將這些傳統舞蹈及儀式轉化。在現代場地搬演古老而帶有宗教及祭祀色彩的動作,很容易變成獵奇,但Salamon抽取了動作的元素,而著重於動作與舞者身體與環境與觀眾的關係。舞者都很專注,能量很高,很能捉住觀眾的注意力。當然,也有觀眾好像以此作社交活動,我在場的時間只見他們互相談天,對舞者沒有多看一眼。

瑞典藝術家Alma Söderberg的《Deep Etude》,在糖廠某一層改建成的小劇場內進行。觀眾需要走過一個酒吧後才能入場。劇場有觀眾席,大家坐著看Söderberg如何利用動作與B-Box口技去拆解音樂與舞蹈的符碼。作品的推進較慢,層次也較少,看首十五分鐘似乎已經足夠。

廣告

另一個自由出入的演出是Alexandra Pirici的《Co-Natural》。場刊介紹說這位創作人擅長以表演介入藝術館的語境。這次演出則在一座即將改建成藝術館的工廠大廈內進行。不小的場地得簡單,只得一個玻璃圓柱和一個小平台,演出空間只是用黑布圍起來。玻璃圓柱內播放在一個男舞者的全息錄像,而三個現場演出者就在空間來行、走、坐、躺,或擺著各款姿態,說著好像相關又好像沒甚麼關連的故事。場刊文字寫得吸引:甚麼是當下?甚麼是存在?現今世代人人處處都在……但現場實際所見,只是一些乾澀的動作和說話,虛空的形式而已。

三個演出當然不代表那邊舞壇的全部,但也證明了外國的月亮不一定較圓,倒是三個非常規的場地頗有趣,利用得好,其實可以為演出增加層次及可觀性。

廣告

之後去了一間叫Madame Mustache的酒吧,看來自紐約過來的全女班搖滾樂隊。滿是汗水及酒精的空間內,主音與樂手都是拼了命般的唱著嘶喊著,觀眾當然也是要把青春都要消耗盡般隨著音樂起舞。甚麼是當下?甚麼是存在?這裡為這些問題提供了不一樣的答案。

到了倫敦後,倒先看了香港因事忙一直沒法入場觀看的《犬之島》,內裡的畫工及想說的題旨,都叫人無法不愛上這部作品。同夜還看了入場前不知內容是甚麼的法國電影《Jeune Femme》(台灣好像譯作《沒人愛小姐》),入場看著,才知是講女主角如何因同居近十年的大學教授男友趕她離開而慢慢成長及學懂了獨立。女主角由始至終不可愛,但忠於她自己。看著看著,不能不佩服她的堅持和勇氣。令那晚的觀影經驗很滿足。

【盤點2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