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28/5-3/6/2018):充實的一周

2018/8/21 — 13:55

在倫敦真的不愁沒演出看,且不談逛博物館的所見。那幾天的晚上,除了做遊客去劍橋逛了一天外,其餘都有節目,共看了兩劇兩舞。

第一個是在West End 的Harold Pinter 劇院看《同意》(Consent),英國國家劇院首演後,移師到West End 演出。由於商業劇院對演期較有彈性,受歡迎就可以延期落幕。演期長,才能令創作人及從業員有更穩定的收入,也能讓較多的觀眾接觸作品。當然演出不一定要走這一條路,但這個模式的確是令當地戲劇市場發展蓬勃的誘因之一。

說回演出,《同意》中幾個當律師及檢察官的朋友,成了一宗性侵案的控辯雙方,透過幾次朋友聚會及受害女子的自白,編劇嘗試對「是否同意與對方發生關係」這個問題作出了辯證。最後被告獲判無罪,然後女子自殺。慢慢我們發現當中兩對夫婦的丈夫都曾有過婚外情的問題,而太太都原諒了他們。其後,在案件中擔任辯護律師的那一位的太太與當檢察官的朋友有染,爭吵中丈夫吻了妻子,然後上了床。後來,太太控告丈夫強姦。丈夫覺得太太那個「不!」不是真心,但朋友聽在耳裡卻覺得很有問題。很值得討論的題材,編劇也嘗試舖陳雙方觀點,風格是英國傳統的以說話為主。角色你一句我一句的把觀點都說出來了,製作有一定水準,可惜演員力竭聲嘶的叫嚷並沒有加強劇力,只叫人覺得有點過火。

廣告

另一套在Old Vic劇院上演的《情緒音樂》(Mood Music)則講流行音樂工業的種種。男唱片監製找來女唱作人,覺得自己一手捧紅了她。而她則認為自己是這位江郎才盡的音樂人的救星。本來和諧的關係卻因一個獎項而生出劇變,兩人要鬧上法庭。演出在彼此跟各自律師交談時,帶出了音樂工業現存的狀況,也有觸及男性主導的問題。同樣是口水花甚多,但作品的深度遠不及《同意》。

促成此次倫敦行的演出,艾甘‧漢(Akram Khan)的獨舞作品《陌生人》(Xenos)的評論文章早已刊出,此處不贅。

廣告

艾甘‧漢之後,在Sadler’s Wells 劇院又看了一個小型舞蹈演出《Brocade》。儘管並不認識編舞Roberta Jean,但讀到介紹頗有趣,便買票入場。近一小時的演出,連編舞在內的四個女舞者不停地跳。即使個別有退下喘息的時刻,但演區內的動作從未間斷。四個舞者的腿及足差不多沒停過,規律的節奏撞出的踏台或拍打身體所發出的聲音便是演出前半部的「配樂」。中段編舞退下來,而換上了女小提琴手。沒有身體碰觸的段落換上了彼此的扶持。同樣地玩重複的變化,《Brocade》就較前一星期在布魯塞爾看到的《Deep Etude》有層次和深意得多。

愉快旅程終要結束。結束前又回到了德國的烏帕塔爾,看了這次歐洲之行最後一個演出,挪威編舞家安倫‧路甘安‧奧仁(Alan Lucien Øyen)為翩娜.包殊烏帕塔爾舞蹈劇場創作的《新作二》。評論亦已刊出,稍後再上載FB。

回顧此行兩周半,十多天的晚上絕大部份都在劇場內度過。每晚觀演是很疲累。攰,但叫人愉快、滿足。

【盤點2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