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6-12/8/2018):風繼續吹

2018/8/23 — 10:28

天氣反覆的一周,是晴是雨,不由我們凡人決定,但我們還可選擇看什麼,怎樣看。這個星期看了三劇一舞,有驚喜也有失望。

以農家女與富家子相愛故事講述如何化解階級阻隔的百老滙音樂劇《小島情尋夢》,由觸動舞台主辦。該機構為青少年愛滋教育協會屬下的一個義工小組,因此主演的是一群青少年就順理成章。以加勒比海小島為背景,由安撫風暴中受驚兒童而講述最終打破階級分隔的這愛情故事,自己對內裡隱隱藏著的白人優越感頗不以為然,幸好最後不是不切現實的農家女與富家子大團圓結局,而只是說這農家女播下了消弭階級阻隔愛情的種子。演出製作水平頗高,現場音樂演奏也不錯,雖然青少年演員的演技跟歌唱技巧都有改進的空間,但感情真摯,看得出是相當認真。

業餘演員演出的努力,與跟著看到經驗老到的演員失準成了很大的反差。英皇娛樂年度製作《奪命証人》故事來自Agatha Christie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作品,Christie的偵探小說膾炙人口,情節峰迴路轉叫人始料不及。不過,經過了大半世紀,好些懸疑橋段已經被翻製過無數次。且不說看過原著的人已一早知道答案。單看故事舖陳,當代人亦不難看破她的掩眼法。於是,能否緊緊牽著觀眾情緒,重點落在演員的表現上。而意外地,儘管看的場次已是演出的第二周,多位資深演員頻頻唸錯或甩台詞,叫人相當失望之餘,也直接影響了故事的張力及效果,尤其是在劍拔弩張的法庭戲上。主要演員中以謝君豪表現較佳。翻譯及導演都有心思,尤其是將背景改為九十年代的香港,拉近了與本地觀眾的距離。

廣告

澳門詩篇舞集邀請了風格迥異的香港編舞李偉能與廣州編舞二高各自創作一支短篇,合而成為《他們說‧‧‧我城》,期望為澳門舞者提供與不同編舞的合作機會。「我城」當是指澳門,在這裡是一個寛鬆的框架讓編舞去發揮,兩位編舞也各隨所想去處理這題旨。李偉能的《世界(曾經)是平的》,三個舞者相互糾纏,在無數的數字中掙扎,再加上錄像的運用,編舞既回溯多個與中港澳三地相關的日子(不難察覺不斷唸出的數字中有大家熟悉的年份和日子),呈現了當下我們的生存狀態,在無數錄像監控中存活。三人間的權力關係與張力,叫我想起他的前作《並不只有我》。錄像的運用與紅色唇膏在身上寫字等,都很不錯,叫人看到那無處不在的壓力。但整體上似乎著重了概念的展示而未有深挖,因此演出仍然只在展現。期待將來再演時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二高的《電子蓮》則以戲謔手法,去把玩與澳門關係密切的蓮花,大家當然也會想起那金漆的蓮花寶座。演區中有一朵假得不能再假的蓮花,與三位舞者身穿的薄紗般外衣相配。舞者笑容滿面地跳著中國舞的動作,在電子、虛擬當道的年代,這是對現在虛假當道最強力的諷剌。

因為要解決拖延已久的長文,前進進的「劇季·夏」作品,都是等到第二輪演期才看。最後一個看的《甜美生活》,因為盤點時序而反成了首個談到的演出。這是馮程程近年作品中個人最喜歡的一個。演出雖分 〈離境〉、 〈過境〉及 〈入境〉三場,但按處理手法應可作上下兩場來看。上半場的場景是一個受到恐怖襲擊的機場祈禱室。一個打算到泰國生活的年老父親,一個到處遊歷的女子是主要角色。上半場主要是兩人交替的獨白,慢慢呈現兩個人的經歷和傷痛。雖然各有各說,但卻叫人感受到兩者的時空交疊,和彼此相對照的地方:一個垂垂老矣的父親去兒子失踪的地方度其餘年,為的是跟兒子靠近和擁抱那一線的重逢希望;女子因為兒時母親的願望,而走上漫遊世界、學習不同語言的旅程。面臨死亡或不知何時重新上路的時間的當下的困局,反映出身兼編劇及導演的馮程程對世界終結與再生的疑問。

廣告

下半場的基調一轉,以出走父親的女兒與丈夫的緊密對話,展示了當今城市人活著的壓力。同樣地,兩人因地鐵壞掉了而被困車廂之內,由此慢慢展開了對美好生活憧憬的討論,然後我們看到女兒面對的壓力,丈夫無法實現夢想的憤怒。與上半場不同,下半場焦點相當集中,兩位演員互相依扶的身體,很能呈現兩人既近又遠的關係。文本很強,也看到馮程在運用現場音樂/音效與裝置式舞台設計上的拿捏日漸成熟。上下半場張弛不同,散焦與聚焦的兩極處理,令題旨更見立體。走出牛棚時,腦海還縈繞著所謂「甜美生活」滲透出的苦澀。

 

【盤點3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