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日盤點(25/2-3/3/2019):單打《舞鬥》

2019/3/8 — 10:00

第八屆的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的《舞鬥》,今年獻上六個編舞的作品,分別有四支雙人舞及兩支獨舞。除了藍嘉穎之外,其他編舞都親自上陣。

六個作品中,最出色的是馬師雅的《點指》,以樂團指揮與樂團來表達操控者與被操控的關係。她一直背台,直至最後。觀眾看著她由掌握樂團各聲部的演奏至失控,一如她手中的指揮棒般四散在地,究竟誰在操控誰?操控者是否至高無上?儘管動作不像真,她清脆俐落的動作既顯示了指揮的特性,也反映了她對演出的信心。上背部透視的黑裙讓觀眾看到背肌的活動——那也是相當精采的舞動。梁寶榮的音樂亦很有效果。

踏在紅地毯上的她,儘管是指揮的角色,每一下盡情揮棒卻彷如由寂寞承載。與其說講操控,演出更叫人想到孤寂。馬師雅是個很好的舞者,但看過她自編自跳的兩個獨舞作品--去年同樣是在《舞鬥》演出的《烏》,動作設計很有股狠勁,也因此更為出色。而且,她似乎很喜歡把道具收在衣服之內,上次《烏》 是 羽毛,這次則是指揮棒。總覺得兩者都是(也許不自覺地)很貼身的題材。美中不足的是《點指》跟《烏》一樣,似乎未想清楚如何收結。

廣告

另外,藍嘉穎的《實驗性關係》也相當有趣,結構雖然有點鬆散,但卻很貼題,夠實驗。她想以死物訴說人性與關係,於是有 麵條與西瓜。兩個舞者時而同步,時而差異的狀態,一直牽引著觀眾,沒有語言,邱加希與陳佩珊兩人充滿喜劇感,最後開西瓜一節,將榨汁的聲音與動作連結起來,也是神來之筆。

這次是我第一次看黎貴諾及招詠彤的作品,兩者都是意念不錯,但未能搞清楚如何在舞台上呈現。黎貴諾的《吻鱸》那一件由膠袋織成的衣服,當舞者緩緩由後台走到台前,拉成魚鯺一般,想法很好。但當兩個舞者頭貼頭,彷如吻著時,作品就戞然而止,再沒有發展。連著頭就是否代表彼此接近?如何將想法發展,還要思考更多。招詠彤的《X》由對自身的懷疑及自卑感出發,一開始她以細小的身軀負擔著肩膊上的男舞者鄧捷銳,那種不穩定的搖搖欲墜,彷彿隨時會倒下來的感覺,具體地呈現了對自身的不確定,但其後互換位置整件事又變得理所當然。

廣告

韓嘉政說作品《敢感》是希望鼓勵所有女性勇敢地表現最真實及赤裸的自己。她與舞者林薇薇由開始的,隔著一條黑布的背台而舞,致最後面向觀眾,扯下束髮的髮圈,由收埋收埋到拋開束縛,勇敢地表現自我,音樂由微細至節拍強勁,象徵意符十分明顯。《敢感》在編舞語言上完整,但卻流於直白,例外的是蒙在黑布底下的舞動,那種蠢動不斷而至爆發的力量,頗為動人。

至於程偉彬的《悟》,看演出時,是無法聯想到他在場刊內提到的庖丁解牛的思考,與現場演奏的巴赫音樂(甚至演奏者)也沒有什麼交流。程偉彬是很好的舞者,但如何將作品意念呈現,和想呈現什麼,還要仔細思量。

【盤點9.1_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