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以食為天」作下的孽,《盛宴》給我的一個提醒。

2015/12/5 — 14:33

《盛宴》劇照
(圖片來源:由影話戲提供)

《盛宴》劇照
(圖片來源:由影話戲提供)

早前看過影話戲的作品《盛宴》,一個關於「食」的故事;也是一個關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故事。我記得當天走入戲場,我和其他觀眾一同被「困」於一個大鐵籠中,「被迫」去參加了一場人食人的盛宴;我們所有人突然變成盛宴中被施捨的一群,看著被揀選的坐在宴會桌上分享桌上的「祭品」。然後,你們聽到動物對人類的控訴;就算沒有任何血紅的場面,也彷彿在經歷了一場廝殺。當動物在哀求人類讓他們死得痛快一點的時候,在籠中(籠外?)的我們只默默站著凝視事情的發生。某些宗教鼓勵人類多放生,為自己積存多一點功德,為了來生能夠活得好一點;曾經想過會不會有觀眾走到動物的面前,把動物們放生。當然,技術的層面上觀眾沒有可能把閘門推開;但如果我們可以選擇的話,會嗎?但大部份人,都選擇繼續「作孽」下去。

忽然想到,前幾天,有位住在澳門牛房附近的朋友跟我說:「以前屠夫會將牛從牛房拉出來,牛房門外轉角的位置便是屠房。牛隻們好像知道生命快將完結,它們恐懼、淚流披面跪坐在牛房門口不肯離去;然後屠夫狠狠地將它們帶走,繼續它們滿足人類口腹之欲的命運。」我在想,一句「民以食為天」害慘了多少生命。

《盛宴》所說到的,不只是人類弱肉強食的生態;亦是人類在資本主義下產生的各種慾望及後果的呈現。作為觀眾,我不斷反問自己:「到底是人類太貪婪,抑或這只是食物鏈中必然發生的事。」環觀我們的世界,人類的貪婪除了不斷在剝削他人的生活,更進一步危害我們的生命。當我們一致接受同意成為籠中人,我們被消費主義同化,我們努力讓自己成為適者生存制度下的一份子;我們見証黑心食品工業,我們看著窮人被剝削;我們口裡不安但心裡慶幸不是籠外人。

廣告

曾幾何時,我們吃只是為了延續生命;後來,我們開始欣賞美食,吃變成了藝術;再後來,吃變成了階級的分野,一種炫富的工具。我想起有機耕種,公平貿易其實是正常不過的事;但我們卻要被不斷提醒。但因為「吃」我們從一個自給自足、守望相助的年代,變成一個互相狩獵的時代。其實所謂的「食得好」,代表什麼?這是《盛宴》給我的一個提醒。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