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水馬上山下海 — 楊學德的魔幻現實

2019/7/25 — 13:01

(圖片由藝術家楊學德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楊學德提供)

昨日一早在楊學德的 Facebook 見到這張作品,很震撼,很觸動。第一樣看入眼簾的是「傷」——很具體,畫中央相擁的二人,他們膝上包紮的痕跡;再看是各人的黑衣,有人帶著泥黃的傘、和黑色竹手杖。畫中人站於赤地,前面的植物蒼蒼,似是大火燒過。再看,山頭遠處確是烽火漫天。另一樣我很在意的是山上的「長城」,是那些近日我城無處不在的水馬。水馬從山上延伸至水中——「真・水・馬」。山裡設水馬已經夠荒謬,還是開到水裡,有如水壩,更是荒謬之最。

設計師劉仁顯說「睇到好心痛」,我倒是看著個人沒有太大心情起伏。震撼和觸動更多是對楊學德的讚嘆。無疑,此畫相對平日楊學德的作品,色調上是明顯灰暗多了,而且題材也實在沉重——山野間的鐵絲網、水塘的堤壩,生活的日常如今都由水馬進駐而變得「失常」。旱草,焦土,烽火——一切也不是美好的意象。我所謂對楊學德的讚嘆在於,我見到藝術家自我對話的過程。

風雨飄搖搞甚麼藝術?憤怒蓋過一切,還能抱著甚麼心情去做創作?

廣告

早在今年三月,楊學德與黃進曦就決定舉行聯展,以「行山寫生」為題,展覽原定於今年六月底開幕。然後,六月發生了甚麼事,不詳敍重複了。藝術家也是社會一員,他們受到環境影響,甚至直接參與在運動之中。「行山寫生」無法繼續,二人各自在 Facebook 宣佈展覽延期。

廣告

所幸的是,「行山寫生」與今次「反送中」運動的綱領「兄弟爬山」不謀而合。抓住這點,創作似乎可以繼續,而且與延至九月的展覽還能呼應。轉念之間,展覽的「現實」與藝術家面對當下的社會「現實」連上了,讓我覺得這幅作品更是得來不易。又,看過不少楊學德的前作,作品富有故事性之餘,也帶有一點「魔幻現實」的感覺。畫面中,你看得到取材自現實的部分,同時也有藝術家的主觀縯繹。就像這幅的「水馬」正是楊學德利用想像力把現實中的水馬移到山海之間,突出了現實中藝術家所感受的那種荒誕。

就「行山寫生」的展覽,我之前有訪問過楊學德和黃進曦,也看過他們早前已經為是次合作畫的作品。對比之下,這幅相差好遠,色調和題材等等都不一樣,但不變的是畫中央相擁的人。一如楊學德早前在 Art Basel 擺過一張《終於遇到你》,畫大潭水塘的畫,畫中有一對男女相擁,姿態上跟這幅可以說是一脈相承。這一抱很重點:一來是傷患扶持的感動,二來是延續前作的一點標記——山海已經不再一樣,但男女還能繼續相擁。

楊學德《終於遇到你, 2019》
(圖片由安全口畫廊與藝術家提供)

楊學德《終於遇到你, 2019》
(圖片由安全口畫廊與藝術家提供)

詮釋至此,這畫沒有讓我心痛欲絕,倒是痛中帶暖。河山被毀,烽火漫天,我們還能有同路人作伴,還不至於完全孤單絕望。兄弟爬山損手爛腳,隔山遠遠看著煙火,但我們未嘗放棄。有人,還是有機會活過來吧?如果說《終於遇到你》是「共富貴」,這一張就應該是「共患難」。富貴患難與共,生死相隨,永不分離。悲壯,其實浪漫。如果要我為這作品起個名字,或者可叫做《至少還有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