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遠的曾灶財 香港出的皇帝

2015/11/16 — 14:06

早兩天到中環 PMQ 時,經過書店 Open Quote 時發現原來正舉行「King’s Forever 永遠的九龍皇帝」展覽(展期至 11 月 30 日),今次除了有九龍皇帝曾灶財(1921 年至 2007 年)生前寫在紙上、書上、地圖等上的墨寶,也有他的相片,以至其他藝術家畫的皇帝畫像及噴漆肖像。

看著這小小的展覽,令人重新想起一個自稱為帝的人,在不同街道留下墨寶,之後被大家留意、認識,再被視之為集體回憶──他生前在港九新界不同地方,用毛筆寫下宣示自己主權及領土等的字句,筆者看過書,記得好像他的祖先真的是香港的大地主,但由於香港割讓給英國,所以才失去了封地,從一個老人家在天橋底、電箱、燈柱等地方的塗鴉,一個個人的發洩、宣示、抗爭行為,到被視為一種社會圖騰、集體記憶,這對很多人,可能真的是不可思議的事,你以為可以出現一個九龍皇帝,還可以有另外一個九龍皇帝、香港皇帝、新界皇后、離島皇后,又或特區皇帝或皇后?琉在不是由電視台選香港小姐,又或是工展會中的工展小姐而已。

廣告

他的墨寶不但成為了集體回憶,更有人將他的墨寶做時裝設計,不知道第一個用的是不是時裝設計師鄧達智,而且也有人為他舉行藝術展覽,甚至在 2003 年的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也是展示他的作品,他的墨寶更被拿到拍賣行拍賣,筆者記得 2004 年時他的作品在蘇富比拍拍賣時,作品最後是以超過五萬元成交,好像今年被也有拍賣行拍賣他的作品,其中一個是他在留床頭的墨寶,不知最後的拍賣成績如何。

廣告

成為了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作品更在拍賣行拍賣,筆者記得曾有人懷疑,甚至質疑為何他的墨寶有這樣的社會價值及藝術價值,是不是被人造出來的,將他推至某個位置,就好似樓市一樣,是「托」出來,但筆者更相信他在街頭的墨寶最初應是一種純粹的個人行為,但之後被社會認識及認同後,已有豐富的社會及時代象徵。
現在還可以在甚麼地方看到九龍皇帝的墨寶,是不是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其他真跡是否都已被清除掉,或已被拍賣呢,筆者也是在 Google Cultural Institute 的 Art Project 網頁看九龍皇帝的墨寶。

香港出了一個九龍皇帝,或者只可以有一個從民間出來的皇帝。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