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江蘇省崑劇院展示演員的最拿手好戲

2019/9/18 — 13:02

江蘇省崑劇院在戲曲中心大劇院的演出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

江蘇省崑劇院在戲曲中心大劇院的演出
(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

幾年下來,江蘇省崑劇院又再度訪港,為「2019中國戲曲節」帶來了一個劇目與兩場折子戲。稍有不同的是,這次來港的班底,並不是早年多次亮相的新紮年青班,而卻是差不多以他們最具資歷的前輩老師級演員為首,為觀眾送上他們的拿手好戲。當中有幾位演員,亦曾分別以個人身份,參與本地的其他製作或演唱。而這次卻能在同場,一次過再度見識他們的藝術與功架。

筆者挑選第二場折子戲的原因,最大程度上是因為,在演出前的售票期,這是當時的節目編排上,唯一有石小梅的場次,即使她曾來港,但筆者還從未看過她的演出。多年來也看過幾個年輕的女小生,但看資深的前輩級,這卻是首次。

為這場演出打響頭炮的,有去年曾來港演過楊貴妃的徐思佳。在《桃花扇》的《逢舟》裡,徐思佳飾演李貞麗,在這場戲中,她無論在身段、唱腔、與演技,都卓越非凡,音色的亮麗,與身段的靈活性都無與倫比。在與丑生錢偉所演的老兵的對手戲中,他兩人表達的不親密的親密關係,頗令人猜想兩個角色之間的心態。及後孫晶飾演的歌唱家蘇崑生的出現,三個演員在掌握角色個性的表達上就更鮮明。各人各有苦衷的人生,三人演來絲絲入扣,在演繹戰亂落難的平淡生活上,感情由淡轉濃的演技,令人越想追看。特別是徐思佳,要演繹昔日名妓化作窮歸家娘的神髓,難度更大。但她似乎真的擅長演骨子裡的真美人,在嬝娜的風塵味與正氣的風骨之間,她在台上的舉手投足,都令人相當信服。

廣告

第二場則來個完全不同的氛圍,是小生與丑生對戲的幽默喜劇《占花魁》之《湖樓》。先說演酒保的丑生李鴻良,去年他來港的演出,戲份不多,但這次他在三日的不同演出中都擔任了重要的份量。這天演繹酒保「時阿大」,腔調悅耳,而他演繹「慢活」笑料,在節奏感上,足以令觀眾有充裕的時間去理解和去笑,加上真正的「江南Style」,當中不知是否蘇州話的糯糯發音對白,更加搞笑、令人捧腹。而且,跟丑角的專業特色一樣,為了令當地觀眾更有投入感,他還用上現代的語氣去諷刺香港的酷熱天氣。最有趣的,莫過於以廣東話的助語詞,和學香港人一樣,說話加上英語單字。在身段上,李鴻良還加插了舞步,如backslide(即被Michael Jackson發揚光大的"moonwalk"),令這段戲更富娛樂性。而演賣油郎秦鍾的小生錢振榮,唱腔音色變化多端之美,實在令人嘆為觀止。他毫不牽強的發聲,粗細分明,力量強弱與真假聲收放自如;而他表現角色的傻氣,亦令人非常開懷。兩人在互動上,眼神與面部表情的變化,令觀眾看到他倆對壘的趣怪一面。

唯一有獨腳戲的折子,就只有《牡丹亭》中的《尋夢》。孔愛萍演的杜麗娘,嗓音柔和優雅,演出當天揚聲器的廣播不算大,音響平衡良好,但都足以令孔愛萍的原音失真。近距離聽過孔愛萍,她音量不大,但聲音變化卻非常細膩。在音響系統的重播下,她的唱腔便顯得較為平凡,過於穩定。她所演繹的杜麗娘,在遊園驗証夢中所見的一幕,她傾向於演繹當中的愉快心情與含羞思緒,造手動作也很多,也一直保持著滿意的微笑。她的功架的極致,在於最後由叢海燕飾演的春香來找小姐的一段。孔愛萍模仿輕倚梅樹,雙膝微曲,雙髖半坐,雙臂輕抬,接觸著完全沒有在舞台上出現的樹幹。這一下半蹲身段,維持了大概半分鐘,孔愛萍聞風不動,臉上依然保持著眷戀夢幻的微笑,足見她多年鍛練下來的深厚功力。

廣告

下半場一開始,有另一齣角色個性鮮明的折子,來自《繡襦記》的《賣興》。張寄蝶演被賣的小家奴「來興」,聲線上真的演得出一個九歲、十歲小男孩的味道。忠厚老實的品德,被張寄蝶演得入木三分,初時不曾想過傳聞中所說的,看著他演的來興會被感動而下淚,但現場體會下,確實會被他所演繹的愚忠所感動而哽咽。而他的身手,也在敏捷而輕盈的連續翻跟斗中展現無遺。一個已邁向八十歲的老戲骨,張寄蝶在台上演小孩,完全能矇閉所有觀眾的眼睛和直覺!這段戲的另一亮點,卻在飾演大奸鬼書生鄭元和的巾生周鑫身上。周鑫聲線亮麗,嗓音穿透,眼神靈動,說著話來眉飛色舞,表現出一副全無羞恥的壞心腸,演技與唱腔都極具感染力。另外三位演員,飾演熊店主的顧駿、演閻伯伯的趙于濤、和演王伯伯的計靈,在扶持兩位主角上,老練而低調,一點也不喧賓奪主,令兩位的光芒盡顯。

而作為壓軸的《鐵冠圖》中之《觀圖》,女小生石小梅所演的崇禎皇帝小官生扮相,一走出台便已是一個盛年的風華正茂男子的氣概,眼神狠實、凡事臉不改容,大有貫徹「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皇家庭訓。而石小梅聲朗氣清、字字鏗鏘的穩定唱腔,更令人想不到,眼前的一個臉容姣好的年青美男,卻是一位芳齡七十的女子。女巾生演唱年青男子還不容易,那女官生要演得像成熟男子就更困難。石小梅除了扮相討好,音色上也沒有太明顯的女聲浮現。一般人誤認為女聲低沉就能唱男聲,其實說話跟演唱的分別很大,演唱要靠共鳴區發聲,力量與音域都靠練習而得來,聲線低沉或「鵝公喉」,都不代表能唱出一把漂亮的男聲。石小梅偏向於果斷有力而多於雄壯的唱腔,人物角色變得較年青,而她演繹出來的是內心無助卻外表強勢的皇帝,人前人後兩個樣。與她對戲的,有飾演王承恩的趙堅、與飾演守庫太監「安平」的李鴻良。趙堅的戲份相對較少,他與石小梅的對戲部份,主線引發了皇帝的好奇心,去追尋謎離的秘密。而李鴻良的老太監扮相與唸白與身段,依然帶著點點搞笑的味道,令整段折子,減輕了繃緊的壓逼感。

這場演出,音響的收音與重播方面的音量都較少,演員有更多機會,利用自己的發聲水平去展示實力。小樂隊的伴奏,更是輕盈,當真只是為著演員的演唱而作畫龍點睛的美化功用,觀眾可以真正聽著演唱,這頗有古時戲班小舞台表演的味道。

【後記】

演出的那幾天,適逢盛暑,也常有公佈酷熱天氣警告。而筆者看的這場,更是在下午舉行。戲曲中心大堂與街外貫通,並沒有門戶讓冷氣空調得以保存於室內。演出開始時,大劇院的冷氣還未達到合適的溫度,空氣也不流通,所以有不少的觀眾也利用場刊,唬唬有聲地大力撥涼。筆者也不例外,剛從外邊進場,汗流夾背,也拿出小扇子在自己的臉部鼻部位置撥涼。非常不幸地,此舉卻惹來我身旁一位聽眾的不滿而被罵,而該罵聲的音量,更足以引來台上正在演出的演員及部份觀眾的注意。筆者不知所措下,更嚇得弄掉了東西,而發出了滋擾全場的噪音。在筆者三十多年來進出音樂廳的經驗裡,音樂會禮儀已是自小學習的課題,但在演出中,竟聽到吵罵聲,令到一件美好的事情,像一堵潔白的牆被胡亂塗鴉一樣,心裡卻真的過意不去。在此,謹向當天受影響的表演者、劇團、主辦單位、及觀眾致歉。

——

觀演場次:

日期:2019年7月21日
地點: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大劇院
節目:「江蘇省崑劇院」折子戲之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