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與Yoshiki共渡得來不易的香港之夜

2017/1/1 — 3:00

(攝:Una So)

(攝:Una So)

當令人震驚的消息傳出時,原本這場還未發生、令人期待的演出,是可能會因主辦方的低級錯誤而差點夭折,在「柒出香港」的罵聲中無疾而終。

結果在殿堂級樂隊X Japan靈魂人物Yoshiki的柔軟身段協調下,《YOSHIKI Classical Special with Orchestra-Hong Kong》成為樂迷在2016年結束前,難忘的一夜。

(攝:Una So)

(攝:Una So)

廣告

原定在周四的演出時間前一小時,主辦者突然張貼告示,以「未能取得相關牌照」為由取消。據傳媒報道,是由於主辦方未有向康文署申請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Yoshiki亦現身向已在場的樂迷兩度鞠躬道歉。後來Yoshiki在Twitter上公布,經斡旋後亞博館同意讓他在翌晚免費為樂迷演出一場,並可帶一位朋友入場。最後,主辦方在周五近六時公布取得相關牌照,可以八時開show,持票的可憑票退錢。

廣告

由於宣布時間倉促,有不少人未能再抽空前來,而往亞博館的列車上則擠滿心急的樂迷。在列車停站到亞博館閘口的幾百米距離,怎樣看也遠得不得了,還有五分鐘開場,因擔心會被拒入場,不少樂迷包括筆者在內,不惜拼命狂奔起來,原來要實行「rock’n roll」,首先條件係你要跑得。

跑、大步的跑!似在「屍殺列車」中被追趕沒命的跑! 當筆者喘著氣向著亞博館閘口衝時,心下暗忖:「點解趕睇Yoshiki要跑到咁?」 究竟點解,就要從傳出令人震驚的取消演出消息說起。 原本這場還未發生、令人期待的演出,是可能會因主辦方的低級錯誤而差點夭折,在「柒出香港」的罵聲中無疾而終。結果在殿堂級樂隊X Japan靈魂人物Yoshiki的柔軟身段協調下,《YOSHIKI Classical Special with Orchestra-Hong Kong》成為樂迷在2016年結束前,難忘的一夜。

(攝:Una So)

(攝:Una So)

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沒有苛責,全程以英語跟樂迷交流的Yoshiki,以巨星應有的風度輕輕提及事件,當被告之演出要取消時,他感到震驚,但又隨即想到,可能是電視台節目的開玩笑環節,有隱藏攝影相侍在一旁拍他的反應。「You must be joking! 但最後攝影機並沒出現。」他輕笑著說。

即使他因留港多一天而不能跟參與「紅白歌合戰」綵排(他還負責為松田聖子鋼琴伴奏),即使所有管弦樂團成員也要留港、來自美國的成員和歌手或未能趕及回國與親友倒數跨年,跟在網民對主辦方的憤怒指責不同,Yoshiki並沒有多說,反而得體地說這純粹是個「錯誤」,主辦方並非存心傷害任何人,也為此奔波多月,還說「The promoter this time is amazing, really」。Yoshiki對這事件的態度,沒有令謾罵擴大,亦令在場的樂迷釋懷,看到在危機中的巨星是如何化解風波。這種氣度,令人不得不折服。

「有一句話是我人生中的座右銘:Nothing is impossible, no matter what happened, there’s always a way。(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無論遇上什麼事,總會有辦法)」由這名多次歷劫、坦言曾徘徊自殺邊沿的傳奇樂隊隊長說出這話,特別令人動容。

(攝:Una So)

(攝:Una So)

沒有了你。再一次「今天我」

伴隨著這番話,在演奏前Yoshiki賣關子地說「你們一定知道這首歌的」。彈下前奏的七個琴鍵音,附近已有觀眾驚呼--是對香港別有意義、Beyond的《海闊天空》。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背棄了理想 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當過去兩年,由在雨傘運動常聽到激勵人心的曲詞,到在失望和憤怒中轉變成眾人笑柄而久未聽見,這一晚全場低聲唱著這埋藏在心底一隅的歌詞,唱著Yoshiki不會明白但被背棄了的歌,再次重拾那份令人動容的單純。Yoshiki在演奏完畢後說:「It’s an amazing song. It’s an amazing band. It is my honour to be able to play this song.」

Beyond在最輝煌的日子痛失靈魂主音黃家駒,X Japan同樣經歷這種痛,Hide和Taij的傷逝,對於小時失去父親的Yoshiki來說,更是難以言喻的痛。演奏《Without you》、X Japan會在今年「紅白歌合戰」演唱的《紅》、《Art of Life》和近日推出的X Japan紀錄片《We are X》主題曲《La Venus》時,背景銀幕上映出X Japan歷年的演出片段,看著這班年青小子由出道初期的強烈Visual rock打扮,到後來X Japan 重組後,Yoshiki和Toashi劫後餘生般在台上擁抱,同到離世隊友墓前拜祭,說到「我們認識他時,未有想過會有今日吧」。身旁傳來啜泣聲,不少人也在抹眼睛,畢竟對很多人來說,這樂團伴著他們成長。

(攝:Una So)

(攝:Una So)

Yoshiki說到,當X Japan解散時,未曾想到在人生中遇上一班這樣「夾」的兄弟是如此幸運,能盡情地玩心愛的音樂並非必然,「我未想過,原來是很難得能有機會純粹地玩音樂。」他頓了一頓,有點哽咽地多次的說:「Thank you for letting me to play music for you here.」「I really like Hong Kong」

多首Yoshiki編寫的作品,如為日皇登基十周年慶典而創作的《Anniversary》和2012年為金球獎寫的《Golden Globe theme》等,今次令筆者真正看到這位自小受古典音樂訓練的Heavy metal rocker,他的音樂天賦光譜有多闊。在演奏耳熟能詳的《Swan Lake》前,他笑言,希望有一天能像他最喜歡的作曲家Tchaikovsky般,寫出如此偉大的作品。

他也曾為不少動漫作品創作,《Forever love》最早接觸X Japan的作品之一,源起當然是來自喜愛的漫畫《X》,樂團被邀為其動畫版作曲,Yoshiki坦然笑道:「我們名叫X Japan,捨我們其誰?」筆者竟然不知道,原來於2014年Yoshiki為紀念車田正美創作40週年推出的《聖鬥士星矢 聖域傳說》,創作了《Hero》一曲,並由「Violet UK」的 Katie Fitzgerald 演唱。

(攝:Una So)

(攝:Una So)

「Endless rain, fall on my heart/ kokoro no kizu ni/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而最後壓軸演奏的是《EndlessRain》,全場人亮起手機燈伴著唱起來。「Turn on the light please. I can’t see their faces.」Yoshiki一邊彈奏一邊多次要求會場亮燈,因為他想看到樂迷的臉、記下仿如在星海中的一刻。

「We Are X!」樂迷不住舉起「X」手勢叫喊、鼓掌和踏地台,令本來要準時交場而不作「encore」的Yoshiki六次在歡呼中出台鞠躬道謝。

「We Are X!」「We Are X!」「We Are X!」

Thank you Yoshiki.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