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手機的詩人

2017/6/26 — 16:38

背景圖片:電影《Paterson》劇照

背景圖片:電影《Paterson》劇照

我不知道你曾經往哪裡凝視
你不知道外面雲的變化
沒有人帶了塵埃和雨意進來
倉存減去了一些
一些數字和通道的虛位
你翻開手掌
山路和谿谷
存念的人不需要你的按鍵

語言也不需要
你可以委身在一個流動的箱子裡
看葉,看水流,看人
孿生一個在對面凝望自己
恆常關門
也順道把一些人的窗戶打開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在街角的長椅獃得夠久
你會知道雲的去處
在家裡的人會嗅出你
草葉,啤酒和尿臊的氣味

關上的只是數字和條碼
你看著光線浮游
塵埃點逗
空氣中有一種生生的氣息
擁擠中不斷綻開空無
空無中有人
在過道裡沒有形跡
目光落處
卻可以撿拾
那氣息
如果

廣告

如果
就是可以
秘密的本子可以不需要
也不需要陽光去翻譯
你流動
對一切抱希望
卻一無期望
又是星期一了
還是那一塊錶
還是沒有手機
你開門
把人們帶到他們想去的地方

2017.6.22

廣告

看完《Paterson》後想起此城一位也(曾經)是沒有手機的詩人。

「對一切抱希望/卻一無期望」,來自美國詩人 Ron Padgett 的詩句:

“Hope for everything. Expect nothing.”

(這句電影沒有引述過。)

《Paterson》用了很多 Ron Padgett 的詩,都很好。

如果能多引 William Carlos Williams 的就更好了。

《This is just to say》 很大路,或許能讓同居女友(以至觀眾)喜愛的就是這一類詩吧。

So sweet. And so cold. 

說起來,那女友真是那麼喜愛詩嗎?為什麼就記不起男友寫下的一些詩句呢?

還有 Frank O'Hara ,為什麼不多說一下?

喜歡詩無韻,多於有韻,也講得太少了吧,還沒有切中要害呢。

最後遇上的那個日本人,說翻譯就像穿上雨衣淋浴。但為什麼不讓他用日文讀一首他自己的詩呢?來 Paterson 若只為朝聖就太不是詩了,Ah-Ha?

還是男主角那巴士司機老實些,或平實些。

還是喜歡用筆一字一字寫在本子上的感覺。

不要用電腦,不要FB,更不要用手機。

可以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