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國編舞 Christian Rizzo 的創作關鍵詞

2019/9/27 — 12:16

「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
(攝:Cheung Chi Wai)

「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
(攝:Cheung Chi Wai)

西九文化區第二個演出場地自由空間 (Freespace)於六月落成,首位前來演出的藝術家是法國最重要的舞蹈創作中心蒙彼里埃國家編舞中心 (ICI – CCN Montpellier)藝術總監克里斯汀・赫佐 (Christian Rizzo),這位集視覺藝術家、搖滾樂手和時裝設計師於一身的舞蹈家,帶領15位來自不同地區、不同範疇的藝術家進行為期5天的「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分享他多年的創作經驗。我身在其中,發現了他創作的幾個關鍵詞。

1. 譜 (Score)

「閉上眼睛,讓你的拍檔帶領你在這排練室內外遊走,領著你的手觸碰不同的物件。」Christian 指示我們。於是我用頸巾蒙眼,讓觸覺和嗅覺重新去「看」這地方。我嗅到草的香氣、感受到坐在草地上身體移動時被草刺到的微微痛楚、感受到自由空間外牆的粗糙、在進入某房間時頭頂突然感到大風在吹、更突然感到水在我手上流動。

廣告

當所有人回到排練室,Christian 要我們把剛才的感覺 (sensation) 變成個人創作的「譜」(score),然後把感覺轉化為動作,串連成一個小作品。

Christian借「樂譜」的概念應用在舞蹈創作,把收集得來的資料 (information) 抽取、重新編配、轉化後,成為個人的創作。

廣告

Christian 請藝術家們進行的另一個創作則以眼睛觀察的事物作為他們的「譜」。他請參與者觀察排練室落地玻璃外的景觀,然後創作一個小組作品。Freespace排練室面向藝術公園,樹木高矮不一,旁邊是正在建造中的M+大樓,直望是圓方商場及上面高聳的商厦和豪宅。遠眺可看到海港及在上面航行的船隻、及對岸的高樓大厦。

雖然窗外的景觀一樣,每組參與者的切入點都不同,有的是微風下搖曳的樹、有的對景筆直的高樓大厦及柔和的自然景觀、有的是海面上的船。

Christian解釋眼前不同事物能産生不同的旋律及節奏 ── 像樹葉在微風吹拂下所產生的柔和旋律,或齊整的大厦所創造出硬朗工整的節奏。Christian強調在任何「譜」中選擇素材的重要性,決定保留什麼,放棄什麼,這亦是身為一個藝術家的重要決定,也是創作一個作品的重要核心。

「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
(攝:Cheung Chi Wai)

「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
(攝:Cheung Chi Wai)

2. 空間 (Space)

Christian的作品通常以形式簡約見稱,像他今次帶到香港的作品《來自真實故事》,整個舞台就只鋪上一張白色舞蹈地膠,在台的一角放兩座鼓,另一角則有一張凳及一盆盆栽。Christian利用舞蹈創造一些精密的圖案,令餘下的一大片空間變得圓,就像畫家在畫布上畫上線條及圖案,令人聯想到瓦西里·康丁斯基 (Wassily Kandinsky) 等抽象派畫家的作品。

在工作坊裡,「空間」也是Christian的另一個重點。

藝術家完成以感覺為「譜」的個人創作後,Christian向他們解釋他對舞蹈作品中「空間」的看法 ── 怎樣重整空間佈局、如何有效地讓空間於作品中活起來,讓觀眾不單單看到舞蹈,而同時看到盛載著動作的空間。他請藝術家重整他們的作品,重點放於空間的思考上。

調整後有人收窄了作品的演出範圍,有人請觀眾換位並按此設計舞蹈的路徑,另有人索性把所有燈關掉,舞者只在觀眾以電筒照著的微弱燈光下舞動。

而本地舞蹈藝術家徐奕婕的改動最叫我印象最深刻。在第一次展示中,她請觀眾圍成方型坐下,然後舞者在中間做著大致重覆的動作。調整後,她請觀眾躺在地上圍著,頭向圓心。她在圓內起舞。她把眾人的視覺倒置,讓我們看到她的舞影掠動,感受她舞動時帶動的氣流,身體感受到她跳動時地板的震盪。舞蹈除了視覺還有觸覺體驗。

「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
(攝:Cheung Chi Wai)

「編創舞蹈風景」(Choreographic Landscapes)工作坊
(攝:Cheung Chi Wai)

3. 觀眾 (Audience)

Christian26歳才開始職業舞者生涯,35歳才成為編舞。他沒有一般舞者的身形,但動起來十分靈巧好看。他常說笑,也常提醒藝術家要有童心,開放心扉去看事物。他直言他舞蹈鍛練是從clubbing得來。他的人生經驗跟一般接受正統訓練的藝術家不一樣,讓他對藝術有更深刻的思考。在工作坊中,他與參與者分享了很多長年累積的舞蹈哲思。

他非常重視「觀眾」在舞蹈作品中的角色。他以從前在酒吧跳舞的經驗為例,反思自己作為表演者希望被看到的慾望及作為觀眾觀看舞者的心情。

Christian要求藝術家反思:「你希望觀眾看到什麼?在作品與觀眾互動的過程中,你希望他們有怎樣的經驗,而這樣的思考又怎樣影響你的作品。」他說觀看很多作品時,感到那些作品都不能與觀眾連繫,因此他尤其著重藝術家「如何把觀眾也帶進藝術家的經驗去」。「舞台與觀眾間存在著一大片虛空 (empty space),這片空間有一半需要靠觀眾填滿。」因此,把觀眾的視點也考慮在作品的創作當中十分重要。

他與藝術家討論即場創作時,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我無法進入你的腦袋,你應如何引領我進入你的思維?讓我能與之連結?如何把你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其他人?你希望分享什麼?為何你希望分享?因為一個作品可以不需要觀眾。」他又說:「要問自己你希望觀眾在你的作品中的角色。如何轉化自己的經驗讓其他人理解?當中要用多少動作?或作為一個演出者,你會如何保持你的探索?當你決定要重新創造某些片段,問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

Christian 思考「觀眾」在作品中的角色最叫我佩服。這與一些純情感抒發的作品有很大分別,也正好提醒藝術家「觀眾」為何能讓作品圓滿:「因為他們根本可以不存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