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理與人情/傲慢與謹慎 ── 專訪鄧樹榮

2016/10/26 — 16:15

「把我這個不謹慎的人帶走。」國王Creon對律法的堅持,令妻子、兒子和媳婦三人都自殺,到最後他才醒悟自己的不謹慎。

說的是古希臘悲劇《安提戈涅》(Antigone),主角Antigone兩個哥哥因爭權發生衝突並死去,一人被稱為勇士,一人被看作叛國賊,新任國王Creon認為叛國的人沒權下葬,還應要被棄屍荒野,作為二人的妹妹,Antigone認為這是不公,即使明知是違拒王令,也堅持要為兄長下葬,並認為國王此舉是有違天理,一場場法理與人情的辯論,雙方的不退讓,令Antigone、她的未婚夫即國王的兒子及其母親先後自殺,Creon懊悔不已,最後只有兩敗俱傷。

攝影:小白
照片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白光劇社提供

攝影:小白
照片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白光劇社提供

廣告

經典劇

廣告

由鄧樹榮執導的《安提戈涅》早於今年五月在北京上演,訪問之際他正在準備上海場的演出,而到了十一月,就回到香港西九上演。

「《安提戈涅》之所以是經典,是因為故事中提出的問題是放之四海而皆準,是超越時間和地域。」所指的正是法理與人情的矛盾,劇本中Antigone與Creon極端地依照自己的一套行事,今時今日我們或者難以理解這種執著,「這種立場上的對立其實放在任何一個時代與社會都適用,未必這麼極端,但卻是藏在很多普通事情上。」立場對立,香港人並不陌生,而不可否認的是愈走極端,鄧也就此劇適合社會上對立面強烈的人去看,以作借鑑。

劇中歌隊長作了最後總結:「千萬不要犯不敬神的罪,傲慢的人的狂言妄語會招致嚴重懲罰,這個教訓使人老來時小心謹慎。」如聖經金句般字字鏗鏘,但到底何謂「謹慎」?鄧樹榮這基準說就要靠觀眾自行演繹,他說此劇本讀白雖多,但字裏行間也提供了很多想像空間給觀眾。究竟是誰令悲劇發生?法理人情的基礎又是甚麼?放於自身,對立出現時,又應如何取捨?

鄧說劇本厲害之處就是觀眾看完,不會認為只有一方是對,「表面上,Creon的決定令三個人喪命,是他錯,但為何他會這樣決定?當你慢慢想,就會發覺好有趣。」戲劇與藝術作品吸引之處,往往就是為觀眾帶來的問題。

攝影:小白
照片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白光劇社提供

攝影:小白
照片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白光劇社提供

新演繹

原劇本中,除了法理人情,男與女的矛盾亦很常見,但這次鄧樹榮把這方面模糊了,因為說到底,立場的對立是超越性別的,因此可見除了由全女班去演出,服飾上也是走向中性,「六位女演員都是三十來歲左右,但經過排練,會看到她們呈現出來的感覺不是男不是女,也不是老不是少,而是一個中性的存在。」

「今次形體上亦會簡化,想強調簡約的身體才是最有力的身體,目的是一些需要咀嚼的台詞,用簡約的動作呈現出來。」減少了複雜的動作後,鄧說北京有劇評人看到這設計呈現出一種動物的原始性。情與理在人與人之間,又或自身上出現的矛盾,似乎也是一種無法避免的出現,也就解釋了為何這是歷久常新的討論。

人死後應得到安葬是神所肯定的天理,叛國者不得好死是地上人所訂的律法,因此《安提戈涅》中的對立也是人與神之間的故事,是次舞台美術指導提議了在天台演出,鄧樹榮也認為是個不錯的隱喻,「天台介乎天地之間,剛好今次也是說天地之間,這班人的故事。」

由北京回到香港,今次演出也是在天台發生,時間巧妙地是在下午4至6時,由日光轉到黃昏的一個半小時。光想像已感到這個演出充滿詩意,這應該也是香港劇場的第一次,「自然的環境與光的轉變,我覺得是這個戲發展到另一個階段,如何在一個自然環境,呈現劇中的張力。」鄧說他自己也很期待去看出來的效果。

攝影:小白
照片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白光劇社提供

攝影:小白
照片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及白光劇社提供

走入中國

《安提戈涅》也是鄧樹榮首次正式與中國團隊和演員合作,他說首先在演員上選擇是多了,單是工作坊的報名人數已過百,最後挑選了六人,進行密集式的排練。訪問中,鄧樹榮多次讚賞《安提戈涅》演員的認真和紀律,朝十晚六的排練,鄧要求他們九點就到來熱身,她們都會準時到,也不缺席。「在香港始終因為體制問題,演員往往同時要到校教班等,每每夾時間排練都不容易。」

另一點令鄧樹榮欣賞的,是對藝術家地位的重視,「在中國,如果你的作品被認為是有貭量,除了得到認同外,還會獲得較大的發展空間。因為人們相信藝術家是創作的核心,相信藝術家能給予他們更多。」

會找香港的導演合作,是因為他們知道在創作力量上有所不同,「我們很清楚想要的是甚麼,而所用的訓練方法能有效率的把他們真摯的一面拿出來,這是我們香港人的一個優勢。」鄧補充當然也要看是甚麼形式風格。

談到中國在戲劇方面的發展,鄧樹榮都是持樂觀的態度,在他眼中,現時正在起步,亦相信會發展得愈來愈好,依他的觀察,那邊可發展的空間與大,非主流題材及表達形式的觀眾即使比例上是少,實際人數也是多,加上運作模式多樣化,藝術行政與營銷人員的增長,都是明顯的優勢。

「可以看到過去十年的進步是很大,像剛剛我去完第四屆烏鎮戲劇節,參與的人與戲都多了,加上旅遊文化,假以時日是可能做到一些事來。當然,這是要慢慢來的。」像這種戲劇節、藝術節在中國愈來愈多時,鄧說肯定會有良莠不齊,但過程中總會汰弱留強。

日後會否多點時間放在中國?鄧說心態是隨緣,但機會肯定會多了,就今年他前前後後已有兩個月時間在那邊,「也有想會否可以有些主動性的參與,先看我在這裡做的,觀眾反應如何。或許會在這邊開戲劇班?又或者鄧樹榮戲劇工作室在這邊物色志同道合的朋友,更深入地做這些事?這些都是要時間摸索。」

(西九文化區節目《安提戈涅》x 立場新聞合作系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