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泰特斯 2.0》重演 重讀鄧樹榮形體理論

2018/7/23 — 18:49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寫在前面】為這個星期在大館二度重演的經典劇目《泰特斯 2.0》做準備功夫,重溫演出的片段之餘,也重讀導演鄧樹榮的形體理論。2016 年我在台灣發表二萬字研究論文,以俄國 Meyerhold 和波蘭 Grotowcki 的戲劇理論作為基礎,分析鄧樹榮的藝術淵源及其轉化,以及實踐的劇目和試煉。論文早已上載網絡圖書典藏,這裏節錄其中一個部份,關於鄧樹榮的「形體劇場」的概念,同時截取以前課堂幾張投影片,作為觀劇旅程的開端 — 這個星期六晚上,我將會為《泰特斯 2.0》做「演前導賞」,到時候大館見!

……〔前略〕「我的簡約劇場理念間接來自葛羅托斯基」— 這是鄧樹榮幾近告白的宣言,揭示了他如何從「質樸劇場」的凝練手法磨鑄他的簡約美學;《泰特斯》書中寫道:所謂簡約就是「舞台上真正需要的東西才放出來,不需要的就不放,所以我們的道具都很簡單,經常是在一個『空』舞台上表演。」從戲劇美學來看,那是一種去除過剩修飾、摒棄多媒體或華麗裝置的喧賓奪主、回歸劇場原始空間和聚焦演員的法則,有時候以形體帶動台詞,有時候甚至連台詞也刪略了,演員是台上唯一的中介;此外,鄧樹榮也將簡約的含義從劇場內延伸到劇場外,那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及對自身能力的信念,認為最空的東西才能盛載無盡的內容,最大的限制才能發揮最深藏的潛能 — 當不需要的物事被去除之後,便祗留下最重要、最具關連、最不能或缺的東西,不單舞台如此,人的生命也該這樣,而這種「簡約」用在演員身上,便是鄧氏從葛羅托斯基「完全演出」推演而來的一套訓練方法了,鄧樹榮說:「要打破 cliché,讓演員正直的,完全的自我呈現,讓觀眾因為演員的真正自我呈現而使自己有所提升,首先必須要有適當的方法」,而葛羅托斯基找尋的就是一個人想做一件事的衝動力(impulse),意味著一種完全的行為(a total act),為了達到這個境地,葛氏主張一種減免的方法(method of elimination)、而不是累積的方法(method of addition)來訓練演員,所謂「減免法」就是要消除自我呈現的阻力,而不是學習外加的表現技巧。

基於這些宏觀與微觀的體認,鄧樹榮在參照東西方文化藝術內涵的過程中,探索一套屬於個人的話語和體系:第一是「前語言的表達」,共有六種半溝通形態,包括面部表情、聲音、呼吸、空間移位、肢體動作、眼神,以及「敲擊」(拍打身體),是人類不需要依賴外物而能做到表意的演出技法。這套「前語言表達」差不多是鄧樹榮所有作品的基調,也是他訓練演員的基礎,衍生的作品有《泰特斯 2.0》和《舞.雷雨》,然後,再在這些基調、基礎上變化和變奏,加入其它戲劇元素像馬戲雜耍或現實主義話劇,便成就了《打轉教室》和《你為甚麼不是 Steve Jobs》的類型了。第二是「冥想」,那是將自己還原到零,然後再出發,重新體會動作、慾望、感官、聲音和呼吸等基本行為原型 ,鄧樹榮認為演員的訓練必需是身體與心靈合一,心靈有問題,身體便會觀照出來,反之亦然,因此必需培養靜止思想的能力,去除內在堵塞的雜念,俾能「清空」出來重新聆聽、觀察、內化最核心、最無形的感受,因為當人能夠停止雜亂無章的思慮,直覺力便會越加強勁,聆聽和觀察的能耐也越加敏銳,從而讓心智休息、養氣運氣,讓能量四處流動、無所不在,強化身體的忍耐力、柔韌力和爆炸力,這是一個由內到外的紀律,沒有紀律便沒有自由,身體和心靈也難於歸一和駕馭了!第三是「聆聽與反應」,鄧樹榮指出一個演員要解決三重關係,對自己、對其他演員和對觀眾,彼此要在不斷的溝通下保持高度自我呈現的能力,這是演員與作品搬演舞台上時候能否成功的關鍵,方法是演員必需尋找每個動作背後的衝動力(impulse),以「完全的行為」剖開自我,鄧說:「我的工作重點是將角色拉近演員自己,而不是要演員投入距離他們實在太遠的角色。我用方法引導他們將自己最好的東西拿出來,放進這些角色之中,迫他們不斷的自我發現。最終,在舞台上出現的『角色』其實是他們在特定的時空下將自己最優秀的素質無懼地表現出來的一個『自我』(27-28)」— 這就是葛羅托斯基反復言說的「完全演出」的終極形相:what the actor achieves should be a total act, that he does whatever he does with his entire being,是身與心的總體呈現,跨越障礙的邊界,直面自我和觀眾!

廣告

總結鄧樹榮的藝術觀點,「形體劇場」磨練的是身體的極端敏感及濃郁的心理素質,「它可以跟其他與身體有關的表演及靈修文化如舞蹈、瑜伽、武術、敲擊樂、體操、雜耍連結在一起,最後,它更可以啓發我們創作任何形式的劇場作品,如話劇、無言劇或舞蹈劇場 。」這是一套以演員身體及其揮發的能量作為核心的表演基礎,著重的是演員自身跟戲劇場景的調度過程,以及演員與觀眾互動的關係。

廣告

 

(節錄洛楓:〈披沙揀金的鑄造與提煉:鄧樹榮的劇場藝術〉,原刊於台北©《台灣舞蹈研究》11 期,2016. 11)

作者 Facebook《泰特斯 2.0》在大館重演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