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洞穴創意工作室《有空》@東涌市政大廈一樓平台

2015/9/27 — 14:07

【文:阿三@Art Appraisal Club】

此為《悠遊藝術大樓》公共藝術計劃 2015 作品之一

一、要「承接」戶外公共藝術作品,除了有一定藝術水平外,也得有能力處理種種工程問題。香港公共藝術作品近十多年大增,水準卻參差(資源浪費得很),亦鮮有年輕創作人參與。洞穴創意工作室由七位年輕設計師組成,能圓滿而得體地完成是次計劃,是值得讚許的。

廣告

二、作品概念源自城市的空間設計本質沒讓人閒坐及「生活」,故借「古人建亭乘涼」,達至「人與人及大自然相聯」。以作品增加閒坐空間的想法不算新穎,2009 年《藝綻公園.九龍公園》已有一件類似雕塑。而(中國)古人建亭,在選址上已需要切入遊人的步伐與路線,而從亭向外觀望的景緻,也有一番考究,導人與自然融合。然而,《有空》作品座落位置有否對應到古人涼亭的概念,實有商榷餘地,而該平台有多少東涌居民使用,更是大問號。選址問題,相信創作人或節目策劃單位沒有太大決定權。

廣告

三、與其說作品與中國建築美學有關,倒不如說是空(emptiness)的概念的想像與延伸。作品名稱已在玩弄概念,「空」就是無,卻叫「有空」;而英文「void」有虛空或無效之意,這種虛空卻是「存在」的(existence)。創作團隊做的「亭」本身只是一個負空間(negative space),由木條所界定,卻像一個洞穴(團隊本身亦叫「洞穴」),而非中國式開放的亭。換言之,現在的作品是神壇般叫人拾級而上的寄居(棲身?),坐(躲)在裡面,頭頂盡是鐘乳石般的木條,是閒坐還是被城市森林囚禁的再現,實在可圈可點。

四、作品本身是簡約的,缺乏人味,同時又貼近現在建築美學的要求。這是創作團隊的品味,還是刻意與當下城市景觀對讀,則不能辯清。

五、樓梯上放置石壆,可當成櫈外,更似一個舞台,或者可以演出一場當代環境舞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