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逝中守住不變信念 潘燦良與劉守正談《親愛的,胡雪巖》

2018/7/26 — 16:02

潘燦良

潘燦良

古希臘哲學家 Heraclitus 將人生喻為渡河:「誰也不可能重複踏進同樣的河流中」,寓意「一切皆流,無物常駐」。

想一想,戲劇演出何嘗不是如此?即使同一班底反覆演出同一劇目,但隨著時空轉換、社會變遷、自我成長等因素,每個人踏上台板到離開台板的前後,心情和狀態也斷不可能永遠相同。

像 2018 新版《親愛的,胡雪巖》故事大綱縱然不改,都是藉晚清傳奇商人胡雪巖由窮小子攀上金權巔峰後,再傾家蕩產的跌宕生平對照時代興衰。可是細看新版的劇本架構、人物設定、場景設計等,留意到主創團隊汲取公演經驗、各方意見,以及劇外的時局現況,似乎已悄然作出多番調整,以傳遞更緊貼時下的訊息,「當年與今日,我們的創作和演出狀態全然不同了,相信所迸發的火花也將更精彩。」再度參演的潘燦良和劉守正同聲說。

廣告

潘燦良與劉守正

潘燦良與劉守正

廣告

重新製作,是一種深化的創作

2016 年,編劇潘惠森、導演司徒慧焯炮製的《親愛的,胡雪巖》初登舞台,不但廿場門票全部爆滿,還獲第 26 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整體演出、年度優秀製作、最佳男主角(悲劇 / 正劇)、最佳燈光設計及最佳配樂等五個大獎,風頭一時無兩。

2018 年,新版《親愛的,胡雪巖》挾著威勢重臨舞台,劇組仝人當然不敢怠慢,天天埋首位於上環的香港話劇團排練室內認真綵排。訪談當日,再度擔崗胡雪巖的潘燦良,跟演出其忠僕兼說書人賴老四的劉守正,剛結束一天的綵排後,就趕忙褪去古裝長衫、換上時尚便服,協助採訪和宣傳片拍攝。期間,我看兩位似乎相當疲憊,本來不好意思耽擱太久,然而當事人倒不在意,熱情回答每一道問題,又數度主動補充資料,花近個多小時闡述見解,「香港有場地、有班底重演劇目好奢侈,我極為珍惜和享受這些機會。一部戲劇起碼做五十場以上,讓演員和角色共同走過某些生命歷程,作品才會步向成熟、演得更見血肉。」潘燦良興奮的說。

劉守正點頭和應,「作品跟觀眾初見,必有許多既定想法和瑕疵。唯有經演繹後驗證,聽過觀者的分享,方能檢視其中得失。若有幸重演就更幸福,這是一種如『減法』般的創作,讓團隊可以為作品去蕪存菁,提煉精華、提昇精神,從而跟大家以更廣闊的視野,重新發現同一劇目的其他可能。」

亂象裡的新想像

譬如新舊版本的脈絡和精神,經兩年沉澱後就略有調節了。潘燦良憶述上回編導所想,「上次講胡雪巖在大時代追夢,為個人慾念做了很多事,主力探討他心底的恐懼。」當時團隊用上三十二個分場,接近三小時的篇幅,刻劃胡雪巖怎樣運用機智於動盪環境中,協助王有齡及左宗棠對抗太平天國及西方列強,及利用個人官商兩棲之利向百姓贈醫施藥等情況;另外,其時的舞台佈景亦大玩機關,採用不規則升降組合、融入皮影戲等,營造堂皇磅礡氣勢,以突顯這位歷史人物風光時的霸氣,並對照他日散盡家財之後的頹靡。

然而公演過後兩年,隨著社會變遷,以及汲取上次公演的經驗,刺激主創團隊思考,「是否該換個角度再思生存意義?」潘燦良說,他們期望為舊時代故事注入新時代氣息。幾經磋商,編導大刀闊斧將劇本刪減,並加強人情的筆墨,刻意編修忠僕賴老四為說書人,側面襯托這位厲害硬漢追逐權勢之餘,也暗藏了重情重義的個性。

潘燦良

潘燦良

別盯著眼前小事過日子

潘燦良喜歡新調子,認為呼應港人處境,「今次不談胡雪巖恐懼什麼,轉談他如何放下怯懦追求目標,那怕被視為是一種傻、一種痴,甚至可能得罪所有人,招致攻擊與逼害,都義無反顧撐到底,接近生命本質的力量,提醒香港人在都市壓力中,怎去捍衛珍貴的信念。」

他笑說,尤其喜愛胡雪巖一句口頭禪,「他常說『眼光要放遠啲』,在華人世界別具深意。回想我們的家庭或學校教育,常勸喻大家盡快為人生尋找安全網,像『畢業最好打政府工』、『安居樂業買樓最保值』,千萬別冒險或挑戰危機。這樣真的好嗎?我想太快為未來定調,生活非常無趣。」他又提出,假如人只為一己安穩而活,很易落入另一陷阱,「照顧個人生活不是錯,但有時也可想多步,怎樣幫助別人也活得好?人與人如若不願互相成就,久而久之,難免易生矛盾或衝突。」

潘燦良感激演繹胡雪巖的過程,讓自己獲得啟發,「做人處世,只要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無妨放膽做喜歡的事,給人生發掘多點可能性。像胡雪巖即使力爭上游,但仍然心存良善,不忘提攜賴老四,說明一個人在本來崗位上發揮所長之外,也能夠多為他人付出,互相成就各自的生命。」

互相成就的美好

飾演賴老四的劉守正也認同,「學阿燦話齋,人生最好的狀態是『我去做一件事,也能幫到別人』。我就很喜歡劇中兩人的『Buddy』感情,雖然賴老四不是最能幹、聰明的人,但多得胡雪巖給予信任,他還是能夠按本身能力,找到一片小天地,建立自己的家庭、事業,活得快樂而滿足,同時又反過來匡扶胡雪巖,在他最潦倒無助時,給予一點心靈支援,這種人與人的情懷,是當下社會很需要的價值。」

由此,他又想到這跟演員的狀況,有種不謀而合的微妙共通性,「雖然我們演出一個作品,大前提是娛樂觀眾,可是令大家發笑之餘,我們偶爾也會想透過作品,給觀眾好的能量和感覺,在散場回家知道怎去面對人生。靈性的情感交流,才是創作人最大的理想吧?」

不曉得大家看畢「親愛的」胡雪巖,到底真的會覺得他可愛可親,還是反而想同情他、可憐他,甚或否定他、嫌棄他,但無論如何,他倆都希望觀眾從中有所領悟,離場之後,生命因而開始有一點改變,「為何我們想靜靜地做一場戲給你們看?因為想通過在劇場一起靜下心的過程,給大家去傳達一些不能言傳的訊息,最終成就每一個觀看的人,從故事中有所得著,走出各自的燦爛人生。」

中國光大控股有限公司榮譽呈獻《親愛的,胡雪巖》

日期:
8月4日(六),晚上7時45分
8月7日至11日、8月14日至18日,晚上7時45分 
8月5日至19日(逢星期日),下午2時45分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灣仔港灣道2號) 
票價:$180-$340
票務查詢:3103 5900 /www.urbtix.hk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