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了﹗作品、專業操守與藝術?

2015/2/10 — 12:35

【文:Vivian Ting】

眼下香港無奇不有。藝術走入生活,在街上、街市、商場又或交通工具與我們打個照面。可是,五色繽紛的城市讓人眼花撩亂,不及看見藝術品的風光,也無法了解藝術品背後的創作動機與意念。那末,展覽應該是欣賞藝術、理解藝術、以不同角度詮釋藝術的智性平台。但展覽多得數不勝數,卻又好像什麼也看不見。近日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所舉辦的「因地制宜﹕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劃 2014」就更顯示藝術展覽或會忘記作品、策展的專業操守,致令藝術也因而失落。

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劃由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澳門藝術館、台灣屏東美術館及深圳何香凝美術館合辦。四地十多名新晉藝術家從自身經驗出發,以其藝術創作回應不同城市的社會文化面貌。作品於四地巡迴展出,而最終一站即由港大美術博物館策劃。港大美術博物館連結馮平山樓與徐展堂樓兩處展廳。前者古色古香,後者富現代氣息,而自然光灑瀉的六角形展廳更是藝術品的上佳舞台。

廣告

踏入馮平山樓,迎來的竟是一怪異又不搭調的混亂。古雅的欄杆掛搭著不修邊幅的框架,投影機毫無忌諱的伸出怪頭,播放出動畫映像。這是中國藝術家張文超的《圍城遊戲》。他將高樓大廈、圍欄、電梯、交通管道、貨物等組件重重拼合,組成一座座平板的城市模型。而動畫映像就將不同個體的生命軌跡嵌入一組組城市模型,反襯出不同地域的生活動態。不過,動畫映像卻是霧茫茫的一團,顯然投影機裝置不但突兀,更因技術問題而無法對焦。部份模型組件更已然鬆脫,或跌落到展場一角,又或勾著其他組件搖搖曳曳的。(圖 1a 和 1b)究竟這是展場管理不善,抑或是策展團隊對藝術品的「再創作」﹖

圖1a 圖1b

圖1b

廣告

圖1a

踏上二樓,台灣藝術家李根在的《在同而異同間.在機率和非機率間》是一諧謔的作品。他以兩岸四地的文字差異為內容,將台灣夜市常見的套圈遊戲搬到展場。觀眾先回答有關四地同文異字的問題,即可取得套圈拋向標示獎項的柱子,獲取神秘獎品。可惜,夜市遊戲看來太兒戲。港大美術博物館竟將套圈裝置推擠至難以拋擲,又在套圈存放處宣示﹕「請勿自取」。簡單一句指示就抹殺了藝術品與觀眾的互動。(圖 2)觀眾從何參與這套圈遊戲﹖為什麼藝術家的創作意圖可以隨意改動﹖當代藝術講求藝術家與策展人互相交流討論,創造更能表述藝術理念的展示空間。究竟展覽是探討文化議題的藝術平台﹖還是應景而設的佈置﹖

圖2

圖2

更令人墮入迷霧的是,牆上的策展人言提及香港藝術家李天倫在此展出立體音域地圖及領導人像雕塑,但找遍展場卻始終看不見雕塑何在。(圖 3)據說領導人頭像雕塑名為《面塊的真相》,藝術家將四地領導人的當選票數轉化成立體模型的面塊。選票的數目決定了領導人容貌的細緻程度,反思選舉方式、政治制度與政權認受性的關係,以及四地政治文化的差異。這不正符合策展理念「因地制宜」—透過藝術創作突顯四地文化社會的異同,反思不同城市的文化脈絡?為何李天倫的作品竟然憑空消失﹖而且,除了中文版的策展人言之外,其他展覽文字,以至展覽圖錄均沒有介紹有關作品。這說明展覽籌備之時,作品因某種考量而匆匆被剔除展出之列。究竟策展人因何而作出讓藝術品消失的決定﹖策展人又如何與藝術家討論如此粗暴無禮的舉動?

圖3

圖3

藝術品也許是風花雪月的逍遙,或是表現自我的抒情,但更多時候,藝術品呈現的真實,讓人不忍視、而不得不面對自身的盲目、無知與陰暗。展覽是感覺與思想交流的場域。它嘗試提出問題、挑戰既定的思考框架,激發更多的思考。當藝術展覽不再尊重藝術家、不再尊重藝術品,消失的不單是藝術品、又或策展人的專業操守,而是藝術本身多元繁複的質感。是次展覽「被消失」的不僅是一組領導人雕塑,還有那些已不復呈現藝術家理念的作品。作品消失了﹗它正好讓我們反思當下香港的文化處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