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液化陽光》:我們並非活在晴空萬里中

2019/11/6 — 10:32

《天氣報告:液化陽光》

《天氣報告:液化陽光》

【文:黃翰庭 (香港大學 中文學院四年級)】

四個月來社會撕裂至前所未見的程度,彷如一場永不止息的暴風雨,各種困擾港人的問題一一浮現,使繁盛背後的一面顯露於世人前,此際社會依然瀰漫著動盪不安的氣氛,而且久久未散,程展緯的《液化陽光》則提醒著:「我們並非活在晴空萬里中。」

《液化陽光》展覽可分為兩個主要部分:明信片部分及名為《天氣報告:液化陽光》的影片部分。台港兩地的明信片貼滿牆壁,而每一張明信片都經過塗改,畫上了密密麻麻的斜線,營造出下雨效果;影片則展示程展緯在香港和台北的晴天用水車造人工雨的情況。

廣告

《液化陽光》

《液化陽光》

廣告

《液化陽光》

《液化陽光》

重現雨痕為明信片帶來出乎意料的新鮮感,牆上明信片一張接著一張,在被雨痕局部遮蔽的情況下,遠看始終分不清究竟是香港還是台灣的卡,近看雨痕雖密,但未完全遮蓋風景,反而減去了幾分幻想,加添了幾分現實,其中一幅較易認出的是台北圓山大飯店,銀白雨水擦過經典夜景,令寧靜夜晚多了一點聲音;另外一幅呈現了香港機場客運大樓外,天朗氣清卻又下起不知從何來的雨。晴天下雨固然是虛構,但下雨本是平常不過的事,明信片卻鮮會出現雨景,卡上投射的也許是對景物的美化幻想,也許是曇花一現、轉瞬即逝的面貌,然而現實景貌又怎能避得過各種形式的洗禮?畫面真實得不真實,白筆則劃破遐想,用雨水打醒一眾觀賞者。雨點看似微不足道,但當遮掩在照片之上,卻最能直接影響觀賞者的感覺。

《天氣報告:液化陽光》

《天氣報告:液化陽光》

台港兩地的明信片上,是同一場雨嗎?

展覽內有一封由程展緯寫給台北警察局借水車的信,內容提到影片靈感來源是來自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當局用水炮車的情景,無獨有偶,香港警察今年也開始用水炮車對付示威者,信旁放著九月一日的報紙,封面相中的水炮車射出藍色水,相外則佈滿一道道雨痕。白痕與藍色水形成鮮明對比之餘,也呼應明信片牆的雨,觀眾很容易就感受到雨痕延綿不斷-如此一場暴風雨,沒完沒了,現實中,縱使表面上穩定發展,兩地亦常要面對同一股龐大政治壓力,而相關社會運動也常受打壓,香港今年因修訂逃犯條例而起的抗爭活動發展至今,即使市民聲嘶力竭喊出訴求,亦只換來日趨頻密的警暴和不公義之事,得不到適當回應,影片中的兩地遭遇相連,猶如命運共同體;那張塗滿雨痕的報紙封面,恐怕是證明其推論正確的最佳證據了。

雨,可以解讀作自然或人為因素帶來的挑戰,可帶出難以預測的破壞力,但正如藝術家稱之作「液化陽光」,陽光予人希望,而雨後也多有新氣象,故雨亦可帶點重生意味;天難常青,更重要的也許是準備迎接雨水的心態,雨痕的白,是塗污的白,是洗滌的白,是種抵抗而屹立的精神,是種對雨過天青的期待。

借車信

借車信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