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Franz Konwitschny的錄音遺產

2018/4/4 — 12:32

德國一直是交響曲的中心,而交響曲的靈魂—指揮家,更彷彿是這個國度的特產。上個世紀,是指揮人才輩出的黃金年代。有的指揮偏好交響樂,有的擅長歌劇,有的則鐘情於宗教音樂。不管是哪個分工領域,德國總有大師。而在那東西德分割的年代,相比起西德(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東德(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指揮藝術似乎顯得更加神秘,音樂會和錄音都不易獲得,這些情況和其他的歐洲社會主義國家類似。其實,從創國伊始的H. Abendroth(1883-1956)到兩德合併的K. Masur(1927-2015),屬於東德陣營的指揮家,在樂壇仍然佔據著無可替代的地位。或許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太迅猛,許多東西都不得不隨著市場經濟的潮流而去改變,而在社會主義的東德,一切彷如昨日,幾十年如一日地耕耘。而東德的指揮家中,Franz Konwitschny(1901-1962)的位置絕對是「骨灰級」的。

Franz Konwitschny

Franz Konwitschny

廣告

 

Franz Konwitschny,昔日東德樂壇如雷貫耳的名字,但現如今,談不上銷聲匿跡,不過其錄音也算稀罕貨。由於他嗜酒如命,所以也有個暱稱為“Konwhisky”,本文暫且可愛地稱呼他為「康師傅」吧。出生在捷克的摩拉維亞,在布爾諾及萊比錫的音樂學院當中專習提琴,擅長小提琴和中提琴。1920年代,他在大名鼎鼎的W. Furtwangler(1886-1954)麾下擔任中提琴手,而樂團則為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其後康師傅在維也納組建過四重奏團,並且以29歲的年齡,就當上了斯圖加特歌劇院的首席指揮。從1949年開始,康師傅成為了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以下簡稱「萊比錫」)的樂隊長(藝術總監),直至其去世。1962年,指揮溘謝於在南斯拉夫的巡演當中,東德為其舉行了國葬,萊比錫的人民排著長隊來送別這位他們敬愛的樂隊長。大師的死因我估計和嗜酒脫不開關係。康師傅為戰後東德的樂壇支柱之一,他雖在納粹及共產黨的歲月裡任職,但都巧妙避開了政治漩渦,獨善其身。其忽然的離世,確實讓人惋惜。

廣告

Franz Konwitschny

Franz Konwitschny

我收藏的錄音當中,粗簡分為兩類:1.Berlin Classics(BC)的原東德錄音;2.小眾廠牌(多為日本品牌且多為現場錄音)的錄音。BC這個成立於1947年的東德最大的唱片品牌,幾乎壟斷了整個東德時期的所有古典音樂錄音。現如今也陸續有計劃地重新發掘出版昔日庫藏的寶貝,可惜現在的出版的質感也不如以前的了。小眾品牌中,如日本的Altus,德國的Orfeo、Profil等。其實我相信德國大廠DG(Deutsche Grammophon)公司一定還有些大師昔日的老錄音,望能重見天日。Altus出版過一張大師於日本的現場貝多芬(Beethoven)的第九交響曲,頗為珍貴。而Weitblick,這個歐洲的牌子被日本人買斷了銷售權,搞得要當作是日本貨來進口,且產量不高,要費點周折。不過這些小眾品牌發掘的現場錄音,確為難能可貴的寶藏。康師傅的藝術生涯,以德奧作品為主,從巴赫(Bach)至奧爾夫(Orff),幾乎囊括了德奧音樂的各個時期。德國指揮,德國團隊,相信演奏出來的味道,再正宗不過了。下面精挑一些所藏,略略贅言。

Franz Konwitschny

Franz Konwitschny

Franz Konwitschny

Franz Konwitschny

首先是錄音室的錄音,BC的那套貝多芬交響曲全集一直是「標準版」,樂團是萊比錫。這是大戰後最重要的貝氏全集錄音之一,比起同時期的其他版本,如西德的H. v. Karajan(1908-1989)大名鼎鼎的錄音,這套少了鋒芒,初聽下,甚至覺得少了光彩。其實細細品味起來,這套貝氏全集,實在是套完整度非常高的演繹。首先從音色上講,後來在Masur棒下聞名天下的「萊比錫低音」,可以說濫觴於康師傅。像是貝多芬第五交響曲的二樂章;第七交響曲的終樂章,都是很好的體現。雖然銅管和小提琴相對溫和了點,但實在是醇厚的音響。而貝多芬的英雄交響曲,個人認為最佳版本並非來自萊比錫,而是大師早些時候,於1954年指揮德累斯頓國立管絃樂團的版本。這個版本雖然比萊比錫版本更古舊,但是的確是個英氣逼人的版本。從始至終,一氣呵成。二樂章沈重的悲亢,終樂章的暢快,可圈可點。英雄的魅力在於鼎力,同時也在於孤獨,貝多芬的英雄的確是每個指揮家心中揮之不去的高山。萊比錫的貝多芬第九,從唱將上來說,最出名的要數Theo Adam(1926-)了,這位藝術生涯橫跨接近五十年的德國男低音,是我心中最佳的歡樂頌詮釋者。渾厚有力的聲音伴隨著堅實的氣息,很好地抓住了歡樂的節奏,唱出樂聖心中的意思。後輩的Masur那著名的萊比錫現場貝多芬第九,也是Adam大師助陣。康師傅的貝多芬第九的男高音是Hans-Joachim Rotzsch(1929-2013)是著名的男高音兼指揮,其錄製的巴赫的清唱劇非常有名,可惜在此版錄音當中不算出彩,聲音略顯單薄。除了交響曲外,康師傅還留下了貝多芬第三鋼琴協奏曲的錄音,獨奏為Amadeus Webersinke(1920-2005),同樣是萊比錫成長起來的德國鋼琴家,此錄音水準亦一流。

BC的錄音當中,康師傅留下了套舒曼(Schumann)的交響曲全集及序曲錄音。竊以為,這套錄音比貝多芬的藝術水準更高。雖然此版貝氏錄音仍是傑作,但珠玉在前,康師傅之前,太多的優秀的貝多芬全集了,各種風格可謂應有盡有。可反觀舒曼,相比貝氏,其被「光顧」的頻率大大減少。舒曼的交響曲長期以來被忽視,雖馬勒(Mahler)曾對原稿進行過修改且公演,或許有一首兩首為某個指揮家的摯愛,但論其全四首的熱銷程度仍不樂觀。其實以今天的角度來分析,舒曼的這四部交響曲,從配器手法之凝練,感情之充沛,戲劇性之強烈,取材之新穎,都是上等傑作。康師傅領銜子弟兵,再次為我們奉獻了完美的演出。剛才說的特點,其錄音全部滿足,錄音效果也是上佳。值得一提的是,相比起其他全集版本,此版收錄了舒曼的幾首獨立管絃樂作品,如《為樂團和四把圓號所寫的管絃樂,作品86》,恐怕是錄音史上的稀客了。對於舒曼的同輩門德爾松(Mendelssohn),康師傅著墨較少,重要的錄音是其第三交響曲《蘇格蘭》和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獨奏者為Igor Oistrakh(1931-),著名的David Oistrakh(1908-1974)之子)。大師沒有錄製其他的門氏交響曲,但這首《蘇格蘭》確實揮灑得有聲有色。整首交響曲的演奏時間比起其他同曲錄音是長的。此版錄音萊比錫呈現了醇厚的音色,速度的拿捏及情感線的起伏,讓聽眾重新認知了門氏這首相對嚴肅的交響曲,交響曲的終樂章結尾段落似乎出現了在門氏作品當中不常有的堅實的光亮。和蘇格蘭相關的人文歷史景觀,這首交響曲絕對是濃重的一筆。

我覺得初聽康師傅的錄音,沒有那種奪目感,卻是需要細細品味,但越品越有意思,舒伯特(Schubert)的第九號交響曲便是如此。這次大師沒有跟德國樂團合作,而是聯手捷克愛樂,為捷克大牌Supraphon留下了這偉大的錄音。而這個錄音時間是1962年4月27日,大師兩個後便仙逝,屬於他最後的幾個錄音了。舒伯特的這首鴻篇巨製,考驗了不少樂團和指揮。此版錄音的效果非常好,沈著穩定的步伐當中,處處不是克制的激情。這是一個難得的肅穆端莊的演出,或許稍顯呆板,但絕對對得起舒伯特這「偉大」二字。德國品牌Profil曾經出版一套國立管絃樂團的歷史錄音,眾多名演當中,就包括了康師傅的作品,有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的第四號交響曲及勃拉姆斯(Brahms)的小提琴協奏曲(獨奏者為David Oistrakh)。德累斯頓國立管絃樂團是人類歷史最古老的樂團之一,其根源可以追溯到1548年。2017年八月我去到了德累斯頓,和歐洲其他城市的感覺決然不同。這座曾經的歐洲文化中心,承載了太多的榮耀與傷疤。雖然二戰戰火無情將其摧毀,雖然戰後歸劃到了東德陣營當中,但千百年的文化魅力豈是數十載人為愚蠢所能切斷。同樣,德累斯頓國立管絃樂團的特殊音色也是不可複製的。康師傅麾下的樂團演奏柴可夫斯基第四交響曲,和大家所傾心的一系列俄國指揮的風格不一樣。許多樂迷心中,似乎有種強烈的情結,就是來自作曲家母國的藝術家,似乎是最好的詮釋作曲家作品的人選。這個也曾一直困惑著我,但實則不然。這樣的定義是很危險的,很容易限制了音樂的再創造。不同的藝術家,懷揣著不同的經歷與才藝,面對著人類共同的寶藏,自然是有不同的解讀,這樣的文藝才能豐富多樣。康師傅的柴可夫斯基,速度也是四平八穩的,音色,尤其銅管方面,好像有點克制。如果聽慣了如Yevgeny Mravinsky(1903-1988)這類的演出,那自然覺得戲劇衝突不夠。但細細聽來,這個徹頭徹尾的德國版柴可夫斯基,在細節處理上的老練,錄音的清晰,質感非常好。似乎給每一個音符都注入了強心劑,這是個很自信飽滿的柴可夫斯基第四交響曲,完成度之高更是體現了指揮的功力。至於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由這兩位藝術家的合作,可以達到一個怎樣的優秀水準,相信樂迷都心中有數。而在勃拉姆斯的協奏曲方面,康師傅有個更加「傳奇」的錄音傳世,就是作曲家的第二鋼琴協奏曲,樂團是萊比錫,獨奏是大名鼎鼎的德國女鋼琴家Elly Ney(1882-1968)。這位女鋼琴家,被冠以「納粹的鋼琴家」的名號,其二戰期間也積極參與了納粹所謂的「文化建設」。撇除政治成份,Ney是我認為演奏貝多芬最優秀的鋼琴家之一,每當聽到某些段落,我甚至想將那「之一」摘除。可惜這個錄音的硬件質量不算很好,但是有兩位神級人物的搭救,值回票價。交響曲的領域有個「3B」的概念,分別是指Beethoven, Brahms和Bruckner(布魯克納)。這三位作曲家可謂塑造了交響曲的殿堂,而康師傅對於這三位作曲家的演繹也是有口皆碑的。其在BC留下了布魯克納的第二,第七,第八三首錄音室錄音,其中比較冷門的第二號交響曲,可謂在康師傅的棒下獲得了重生,演繹老練圓熟。

康師傅的現場錄音,散見於一些小品牌,演出曲目仍然是他拿手的德奧為主。像Weitblick的貝多芬第五號(1960年10月8日)及第七號交響曲(1958年10月30日)的現場錄音,和錄音室的氛圍就不一樣,現場仍然是熾熱更多。而在交響曲的重複段落上,現場演出比起錄音室則缺少。據萊比錫的團員回憶,大師曾說過「這樣的情緒,怎樣在現場演奏得出第二遍?」在日本1961年現場演出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錄音,原是大師現場錄音當中的重頭戲,樂團在東瀛的表現也非常穩定,可惜的是日本當時配的合唱團及獨唱者太差,吐字清晰與否就不說了,主要是連氣息都不太夠,不過60年代確實也是日本樂壇的一個發展初期啦,不能太苛求。根據現有記載,康師傅的最後錄音是1962年6月19日的音樂會,僅僅一個多月後,大師便謝世。曲目為莫扎特的《廣板與賦格》,貝多芬的《大賦格》,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由於大師是突發病故,所以並沒有一個明顯的衰退期,故此錄音仍然十分出彩,三首作品,一氣呵成。樂團的小提琴聲部聲音乾淨且富有激情,低音聲部則醇厚綿實,銅管聲部不會放肆,木管聲部音色甜潤,敲擊樂融入得當。這場演出的頭兩首曲目都是不難拿捏的賦格曲目,如何在這森嚴的框架下融入獨特,考驗著每位指揮。此次演出的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可謂是康師傅最成功的勃拉姆斯錄音,波瀾壯闊的開場,時而溫柔時而恬心的中段,尾段的衝擊彷如火山噴發的巨大巖石,甚為燦爛輝煌,確為大名盤。如果要我選擇唯一的錄音作為康師傅的封頂之作,那必然是其指揮舊東德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布魯克納的《第八號交響曲》。指揮在其老東家BC廠留下的布魯克納交響曲錄音中,沒有第八號,甚為遺憾。不過小牌Weitblick補上了這個遺憾,在指揮的兒子Peter Konwitschny(本身為歌劇導演)的授權下,品牌發行了這款1959年的錄音。這個無論是錄音效果或是演奏水準,都已達化境。這也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德國人錄音技術之高超,不管東西陣營。布氏的交響曲向來是指揮的一大難題,第八號尤其如此。在宏大的結構與豐富多變的音效背後,是一股高於一切的精神在支撐著。因為有了這股精神,整首交響曲顯得高貴無比。具體樂團每個聲部的效果,唯一但和諧。聆聽此版錄音,美不勝收。

筆者認為Konwitschny的最佳代表作。

筆者認為Konwitschny的最佳代表作。

作為東德時期的偉大指揮家,Konwitschny不僅僅是承上啟下的地位,放諸於整個德奧指揮流派或是整個音樂界來說,他都是不可多得一代巨擘。我相信,舊東德唱片廠牌或是各地的錄音檔案當中,應該還埋藏不少大師的遺產。希望在這并不樂觀的唱片市場當中,仍能有更多的寶藏重見天日,以餽樂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