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讀兩岸詩人的作品各一

2016/3/29 — 17:05

開門關門本是日常,這首詩的精妙之處是把這個日常動作比喻作愛情中的思念。

開門關門本是日常,這首詩的精妙之處是把這個日常動作比喻作愛情中的思念。

【文: 米米】

《一個動作反復做》   葉暮合

若十一、二年前,中台兩地的文學論壇相當興盛,由於發表量龐大,你總能在萬柳叢中找到若干亮麗的作品,可惜網絡文學近年漸漸由對絶對公開轉入微信或面書裏的秘密群組,以往文學論壇裏百花爭艷的情況不復存在,僅存的文學論壇顯得冷冷清清,其發帖量遠不及全盛時期。不過偶然,仍會有不知名的作者,為我們留下很好的作品。作為版主,筆者對作者的背境完全一無所知,從簡體字的貼文,估計應該是一個大陸作者。初讀這首詩便非常喜歡。長期以來,吹鼓吹論壇中短詩區的風格有兩極化的趨向,不是太多春花秋月,就是過多意象堆砌的作品,而這首恰好是中道。除了語言處理得當,它最大的優點是從生活的細節出發,以生活作基礎,再配合精準的意象,比諸空有華麗外表,但內涵薄弱的意象詩,它在詩質上明顯得更厚實了。

廣告

開門關門本是日常,這首詩的精妙之處是把這個日常動作比喻作愛情中的思念。作者運用比喻時也刻意把本體(開門關門)和喻體(思念)分隔,營造了兩個平衡的書寫時空,讓讀者比較和對照開門關門與思念的關係,道了出濃厚的抒情況味。

作者在第一節描寫作者關門時鎖心遲遲未彈出,因而反復再關,揭開對一把門鎖描述的序幕,緊接著的第二節,作者進一步反思自身和門鎖的關係:

廣告

越久,感覺就越有些遲鈍和生澀

需要推敲、揣摩,找出記憶的痕跡

譬如手指呼喚門鎖時的力度,一個主人

對於一扇門託付時的信任溫度

到第三節時,作者把這個開門關門的動作推展到對一個人的思念:渴望一個人重複經過,彷佛鎖芯的彈出彈入。作者在這裡運用豐富的聯想,把鎖芯的彈出彈入時產生熱和磨擦的物理現象注入他思念的對象中:

某次的經過,一次次重複著出現

好讓你帶著溫度,帶著永不生銹的新鮮和明亮

除了比喻的精準度叫人驚歎之外,作者把開門關門的動作和作者對戀人的思念置於兩個平行的空間,讓兩者遙遙呼應。因為本體和喻體隔了一重,兩者之間互為獨立又隱隱相連的關係就變得十分微妙了。詩到最後,作者這樣總結:

一個動作反復做。我知道

我不自覺地,患了一種遲緩的應答毛病

並把它傳染給一些生活中的細節

個人以為,作者甚至可以把這一節解說的部份完全刪去,讓詩的餘音繼續振動,當然它以解說作結,讓一首詩的滾動戛然而止也可以視為一種結構上的作用,以總結出詩題─《一個動作反復做》的寓意。筆者的建議也不過是個人的偏愛罷了。

 

附詩

《一個動作反復做》   葉暮合

外出。關門。遲鈍的鎖芯還沒有彈出來

再開再關。直到“吧嗒”的聲響傳出

一把鎖,才從自己的世界裡醒過來

 

仿佛越久,感覺就越有些遲鈍和生澀

需要推敲、揣摩,找出記憶的痕跡

譬如手指呼喚門鎖時的力度,一個主人

對於一扇門託付時的信任溫度

 

一個動作反復做。我總在獨自的時候

不停地想你留下的影子

讓你某次的經過,一次次重複著出現

好讓你帶著溫度,帶著永不生銹的新鮮和明亮

 

一個動作反復做。我知道

我不自覺地,患了一種遲緩的應答毛病

並把它傳染給一些生活中的細節

《辯詞》 湖南蟲

一般寫得久了的寫手都會出現形式上的因循,缺乏創意的毛病,所以在讀詩的過程中,發現題材具有創意,語言鮮活的作品,就愛不釋手。初讀湖南蟲這首詩就有這種閱讀上的驚艷感。這首作品採用問答的排列形式已相當特別,最具趣味性的是其夢幻式的答案,彷彿把讀者置身於現實場景,不斷向詩空間提問。問答表面上之間毫不相關,卻有一條若隱若現的透明的浮線相連。以第一組的問答為例:

稿子來了沒

他還在捕捉一秒的雲

「捕捉下一秒的雲」不難令人聯想到撰稿者在構思稿件的內容,這一組的聯想算是來得緊密一點,但接下去的問答組合的關聯性相對較為疏離,例如第二組問答:

一校沒?

起霧了。

起霧究竟是指一校的稿件內容過份模糊,抑或由一校開始展開的校對工作的序幕,又或工作上的了無頭緒等等的聯想都不置可否,但可以肯定的是第二組的問答肯定比第二組的問答,意義顯得更模糊,更需要讀者推敲和聯想。

除了層層遞進,從清晰走向模糊的行進方式,這首詩也能運用趣味性的比喻象徵,為閱增添無限的樂趣。例如第六組的提問,把封面設計的進程比喻為夕陽光線的推進,第八組說書的定價要得森林的授權;第九組把發稿的動作比喻為天使在轉車。

最後要一提的是,這種ABAB推進的形式可以無限期推展下去,推展的過程當中,缺少亮點固然難以引發讀者繼續讀下去,如何收結,令作品的結尾不失色,又能做到一種戛然而止的震懾力是很考功夫的,且看後一組:

數位樣怎樣

如同誓言

數位樣的校對是出版的最後的階段,而之後打印成書可校改的機會不多了,所以這一部份工作像誓言一樣,要相當肯定,因此作者用了一種堅定,決絶的語調,讓這首詩完美地結束,有一錘定音之效。

附詩

《辯詞》 作者:湖南蟲

稿子來沒?
「他還在捕捉下一秒的雲。」
一校沒?
「起霧了。」
版型給我看看。
「傘把天空都遮住了。」
設計需要文案。
「寫在冰塊上的字正在消失。」
目前總頁數多少?
「可是沒有風。」
封面呢?
「還在等夕陽的光。」
紙張有哪些選擇?
「總是和我一樣易燃。」
定價?
「正取得森林的授權。」
發稿了嗎?
「天使還在轉車。」
數位樣改了多少?
「如同誓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