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清涼與火辣:張永宙 ‧ 姚玨 ‧ 香港弦樂團

2018/8/11 — 10:30

圖片來源:香港弦樂團Facebook

圖片來源:香港弦樂團Facebook

這個音樂會的標題非常吸引!即使全球氣候變化不斷加劇,季節的月份已不再明顯,但世界上始終暫時還是只有一年四季。「八季」何解呢? 真的考起氣象學家!香港弦樂團這個玩笑很有意思,原來四季在南北半球剛好相反,在日曆的同一年月日裡,各半球卻擁有不同季節,地球上就在同一時候有兩個(或在反常氣候下更多!)季節出現。這次,重頭節目『8季』,就由小提琴家張永宙擔任獨奏,把韋華第在北半球的歐洲《四季》,及皮亞左拉在南美洲的《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四季》,一次過呈現聽眾面前。這場音樂會演奏的樂曲,全部都是旋律非常動聽而節奏明快的音樂,當中在香港舞台上較少機會被演奏的孟德爾遜弦樂八重奏,作品20,也不例外。總之,一切都是一條簡單的數學題: 4 x 2 = 8!

一開始,張永宙選奏了韋華第的《春天》的第一、二樂章。樂團的位置,在產生音響效果方面,達至非常漂亮的音色,這在團員出場調音的時候已非常明顯。在室樂團陣容的人數下,他們坐得很貼近台邊,也互相坐得很近,在台前形成了一個小圈,弦樂的餘音變得非常漂亮,線條也細緻,音色亦甜美。張永宙也有足夠的空間,去走近不同的團員面前。有了這個萬事俱備的很好編排,其餘的就只看演奏者的技藝了。

樂團與張永宙在開始的主題齊奏時,所訂下的基調,是非常傳統與典型的巴羅克風格,樂團在強調上弓的運用,及對於節奏與輕重音色的調節,頗具通透的色彩美感。張永宙與兩位第一及第二小提琴首席- 區駿熙與袁以恆之間,在模仿小鳥對唱的顫音片段裡,大家的相似度與合作共識,非常和諧,色彩也漂亮。而之後在「微風送爽」的段落,團員們在弓法上展現的輕盈美,演奏得相當怡人。張永宙的炫技快弓片段,緊隨在樂團靈活的「行雷閃電」引子後互相呼應。在剛出場還未充份熱身的情況下,她的左右手配合未算清晰利落,但右手的運弓力量飽滿而不牽強、音色豐厚而有質感。與大提琴首席潘澤然作了一段簡短的二重奏後,她領導樂團完成這個樂章,整體感覺上,是一個非常具美感的演繹。她在第二樂章的表現,在句子線條的處理非常優美亦幽怨動人; 而對於中提琴首席林宇峰演繹的單音庸懶句子,她對他的提示較多。小提琴組在背後模仿微風過梢的長句子,給與獨奏一個很美的背景支持。

整首《四季》裡,最為人熟悉的,莫過於《夏天》的第三樂章。樂團在處理這個狂風掃落葉的灑冰雹場面時,在整齊度與氣勢力量的掌握方面,非常出色。反而,張永宙在控制弓法上卻出了點狀況,在跨弦的分弓部份,音色有點粗糙與乾結; 在雙音的小片段音準亦有少許問題,在之後一些重音的地方也用力過重而導致音色不佳。不過,她在提示樂團的情緒改變方面還是做得很好。當然,韋華第這套作品,在當年是一部實驗性質非常重的「新音樂」,在今時今日來說,能提供想像的變化依然多; 無論是看標題對號入座,或是以一首純器樂作品來演繹都可以。不過,因為過度投入而導致不必要的失誤卻十分可惜。個人非常喜歡張永宙在幻想曲味道濃厚、內容變化多端的《秋天》第一樂章裡的演繹,尤其是這緊貼著剛才沙石較多的《夏天》後,奏出來的效果竟然立即可以變得如此清麗脫俗,莫不令人另眼相看。她與樂團在這個樂章裡除了互相對答精彩外,在和聲上更是把音色奏得非常漂亮,音響上,在調性的色彩方面非常通透,聽得人十分愉快。韋華第在這個樂章中並沒有提及狗吠,但主題旋律裡常常令人聯想到狗跟人一起慶祝時也在開心吠叫。張永宙與樂團都以寬廣的情緒與大幅度的弓法,把這個像狗吠的簡單主題奏出; 在雙音的部份,她的音色相當動聽,而整個樂章中,她與大提琴首席潘澤然的二重奏效果還不俗。中段的炫技片段,張永宙奏得從容不逼;而在幽靜的段落,她與小提琴組的協調亦非常和諧。最漂亮的時刻,應該是主題再現時,整個樂團在和聲方面的掌握,而最後一個音的和弦,更是美不勝收。

唯一有三個樂章全奏的一首就只有《冬天》。在「牙關打顫」與速度倍增的「跑快幾步」片段,樂團的處理非常有趣,為張永宙的炫技獨奏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背景,她在這個樂章與第三樂章都演奏得既優美又完美。潘澤然的大提琴伴奏再有發揮的機會。韋華第所寫的第二樂章,典雅與浪漫得完全脫離了巴羅克風格的範疇; 張永宙的獨奏簡單而漂亮,美麗得全無造怍,歌唱性濃厚又感人,令人難以想像眼前的就是張永宙!這可以說是她在這首《四季》裡最精彩的一段演出。小提琴組的撥弦伴奏能做到如玻璃珠一般的晶瑩。

孟德爾遜的《降E大調弦樂八重奏,怍品20》,在香港舞台上演出的機會不多,印象中幾年前的香港國際室樂節中曾出現; 而香港管弦樂團多年來偶爾也會由個別團員合作演出。其實,在唱片業最蓬勃的年代,當時曾流行過一種新科技「數碼錄音」。就在那年代,柏林愛樂樂團的幾位樂師就為唱片公司灌錄了這首既典雅又活力四射的怍品,把這首八重奏,突然推上了一個紅極一時、風頭無兩的熱門曲目之列。今次,知道由姚玨擔任領奏,起初並不寄予厚望,因為去年聽她與香港弦樂團合作協奏曲,發覺她的水準已急劇下降,急躁的演奏更令瑕疵頻生,與樂團的融和度也不好,更枉論能達至十多年前她全盛期時的修養與技巧水平。要她帶領演繹這首怍品,大概會是一個錯配吧? 

第一樂章中,第一小提琴在肩負著名的主題旋律演奏、及整個樂章的骨幹方面非常重要。姚玨在一開始,已表現出一點魯莽,在音色、音準與線條的拿捏都未如理想; 在攀上句子高峰時,每次都因為轉把位的不順暢所產生的過度滑音,而令整體線條遭破壞。在這個第一提琴的「個人秀」樂章裡,我對她的表現極度失望。

不過,情況竟突然出現一百八十度不可預知的變化。

其餘七位成員由一開始已以非常統一的風格與樂思去演繹這首八重奏,演奏水平與音樂修養、以至團隊的合作也極之優秀,在第一小提琴非常失準的前段,其他成員挑起了一個重要而成功的支持。在整個第一部份重複的時候,姚玨在技巧上突然開始漸回軌道,並與其餘的成員開始融和起來。在進入發展部時,各人之間的協調已明顯地開始展示個人的獨立性,而不是在被動地跟著同伴走,但整體表現依然相當合拍。在八人都在齊奏同型的快速樂句時,大家的高技巧水平更是有目共睹。當主題在再現部出現,姚玨已仿如變成另一個人,特別在接近完結前的歌唱性旋律,她所表現的風格清雅亮節,更是典型的孟德爾遜標準味道。在這個樂章中其餘七位為主角所作的努力,最後全無白費。

他們的排位成一個長U型,在舞台中央像一個修長的磁石,兩組四重奏互相對望,以兩位大提琴手在後方作相連點。這個排位,令音色效果非常甜美,也令各樂手的樂器聲毫無躲避的餘地。經過了第一樂章後半部份成功的演繹,在第二樂章中,幾乎不能相信他們竟可以奏出如此漂亮的合奏。而姚玨在主旋律的演繹,更是甜美得沒話可說,無論是揉音還是拉弓音色,都把琴的最透亮色彩盡展。這個樂章中,其餘三位小提琴與兩個中提琴都有許多表現的機會,他們都演繹出適當的情感起伏,而在保持互相的平衡方面亦相當出色,絕不會出現太突出的個人表現。在互相對答的片段,不同聲部在聆聽與模仿同伴的色彩方面,表現出來的音樂修養亦非常高。

第三樂章《諧謔曲》,講求各人在弓法與音色的掌握,把精細而富力量的小跳弓技巧演繹出來。他們的技巧水平相當,所以無論是分組齊奏或是個別的簡短獨奏都銜接流暢,樂句的進展在不同的組合奏來顯得非常連貫,天衣無縫。姚玨的小跳弓主旋律、及裝飾音句子,奏來輕鬆乾淨,音色漂亮。

第四樂是第三樂章的升級版。第二大提琴手開始的快弓片段,及漸次交棒至第一小提琴手上,八個人之間的技巧與節奏感的拿捏非常準確,連貫性非常好,各人奏來信心十足,合作水準一流,姚玨的主旋律快弓片段更是清楚利落至極。這個樂章的快弓演奏風格跟作曲家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非常相像,奏來有活力還要帶著一點優雅。八位成員在捕捉孟德爾遜音樂語言方面非常成功,各人的技巧水平亦叫人眼前一亮。這無疑是一個極專業而道地的合奏演繹,水準與修養之高令人不得不佩服。

姚玨這次演出,不但把去年的混亂與缺點通通掃走,在道地風格、技巧與對美感的追求與表現,更勝於十多年前她的高峯期。她,似乎已「回來」了!第二小提琴的區駿熙,除了技巧穩健,在感情豐富的旋律表達亦非常出色。其餘兩位小提琴手,如無估錯,他們應該是許智健與黃德健、與中提琴手林宇峰及陳煒彬、大提琴手潘澤然與賈楠,他們的水平的確很高,在顧及整體合作時,也非常懂得在有必要的時候讓自己跑出來亮一手,這亦是作為一個室樂演奏家的必要條件與修養。而他們在這首八重奏中的出色演繹,亦表現出他們對孟德爾遜的風格有深刻理解,確實令人非常驚訝。

張永宙為配合兩首獨奏作品,隆而重之地挑選了兩件漂亮至極的露肩晚裝。如果說韋華第的《四季》就像她的Royal Blue閃亮長裙一樣高貴,那她心目中皮亞佐拉的那首,就一定跟她的鮮紅「小拖尾」裙襬禮服一樣冶艷。筆者在幾年前才開始接觸這首非古典的作品。當時,日本的世界男子花式滑冰金牌選手高橋大輔,就選擇了其中的《春天》,編排成集活力、浪漫與性感於一身的舞步,引起體育界很大的回響。張永宙在這套作品中的演繹,也同樣集合了多種元素,以華麗的姿態、與完美無瑕的技巧,感染樂團成員與觀眾。

在夏秋冬春的四個樂章中,這次應該是採用了場刊所提及的小提琴家甘祈頓(Gidon Kremer)與Leonid Desyatnikov的改編版本。張永宙在《夏》主要的滑音片段中,在穩當的弓法裡表現出踏實的意境。在整體的演奏上,她保持著小提琴的傳統古典味道,多於玩弄仿爵士樂的手法,但刺激的感染力量還是直透人心。低音提琴宗小謙的激烈撥弦,與張永宙之間的對答非常緊湊。

頗喜歡她在《秋》的演繹,特別在琴碼後拉奏吱吱聲的片段,張永宙有別於一些小提琴家,她用非常短的弓根部份,故意把氣氛與音色拉得極幼稚與淘氣,令人忍不住要笑出來,效果非常有趣。而她在往後的熱烈探戈旋律裡,雖不至帶有挑逗的性感味道,但在節奏感與輕重色彩對比方面,已相當有漂亮的舞蹈韻味。她在獨奏的華彩段落、與一段炫技部份,技巧完美而也具震撼力。大提琴首席潘澤然在此有一大段獨奏,技巧與感情的掌握都上佳; 他內斂的感情表達,帶出優雅的一面。低音聲部在《冬》的引子重奏,及與張永宙作伴奏一段,表現很出色; 張永宙在抒情片段的演繹,特別在低音弦上的歌唱很優美,她對大提琴的「對話」提示也很用心。完結前的一段巴羅克風格片段,獨奏與團員的合作很好,所有人都能奏出相當動人的旋律。

小提琴首席林新駿在《春》的主題旋律中的演繹,音色與句子的表現都極為漂亮;他並不強調自己獨奏的獨立性,但對於帶動其餘成員與獨奏加入重奏與合奏,卻塑造出一個非常優秀的引子與預告。跟《秋》一樣,這個樂章的探戈味道非常濃郁,而在不協和的和聲中,技巧亦有所要求;張永宙在自己無瑕的技術外,在帶動團員的情緒方面,亦非常成功。其實在整套作品中,樂團的協奏都非常出色,與獨奏的風格亦模仿得很貼切,唯如能夠再加點信心,實行與她抗衡,就如兩個人在相擁跳探戈一樣,效果一定會更加精彩。

今次的演出,能夠聽到兩位前後師姐妹的有別於過往的演繹,更能聽到樂團成員的進步,的確沒有走寶!!
_ _
 
香港弦樂團- 張永宙『8季』
日期: 2018年5月21日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