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渠人渠校?「流動佔渠」掀罵戰 東邊學生:和平大愛係普世價值 本渠派:普世價值我 XXXX

2015/12/18 — 15:55

《渠城日報》

渠人渠校?「流動佔渠」掀罵戰

東邊學生:和平大愛係普世價值 本渠派:普世價值我 XXXX

 

【本報訊】東邊的佔領行動清場後,網民發起「流動佔渠」。昨晚約十時,渠城東路有「流動佔渠」示威者和學生集結,集體在馬路上「跌錢」、「執錢」,行動持續逾兩小時,該路段交通一度受阻。

至午夜十二時左右,群眾向渠城西路緩慢移動。途中一名女學生舉起「渠人讀渠校」橫額。在場的渠城大學專上聯會學生發言人表示,渠城每個人都有權利接受教育褔利及醫療保障,就連貪污成性的權貴都有:「和平大愛係普世價值,我哋應該擁抱多元文化,每個渠人都係渠城一部分。」

本渠派的示威者隨即起哄,渠城邦派高呼「貪污權貴去廉署飲咖啡」。警方令黑手黨帶走涉案人士,又使用胡椒噴霧驅趕群眾,指集結的民眾觸犯「面對公職人員大叫罪」。大部分民眾在警方驅趕下散去。

廣告

其後,渠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渠城城邦論作者》曾祖冶在其 Facebook 討論「女性的世代政治」,指東邊的年輕女示威者高舉和平大愛的普世價值是「狹獈的、自利的」,直言「普世價值我 XXXX」。東邊民主聯盟留言斥「曾祖冶枉為人師,言論充滿歧視」。

曾祖冶:女性的世代政治

近日聽到本渠派的網友説,本渠派沒有少女參加,東邊那些爭取「渠人讀渠校」的,有好 X 多女學生。告訴你吧,女性是會根據自己的生物年齡,懂得判斷將來的利益的。本渠派從各方面來說,都是渠城抗爭的逆流,長期抗戰,爭取的是渠城下一代的福祉、渠城香港永久的福祉。參與的自然是中年女性居多,而且好多是身為人母的一代,經歷世情變幻,不會被表面的普世價值、中產形象所欺騙。

東邊那些,爭取的不過是些短淺的福利。他們還要求渠城貪污權貴有書讀,説這是和平大愛的普世價值。送渠城入墳場的,就是他們。

學校裡沒有人告訴他們,和平大愛是不存在的。

和平大愛一大源流,來自啟蒙時代法國大革命的三大價值觀:自由(liberty)、平等(equality)、友愛(fraternity/brotherhood)。當中友愛是善良人民之間的友愛,是需要動用公共資源的,友愛是福利國家、社會民主主義的基礎。

故此,友愛是有限度的,友愛不是指向貪污者的,友愛是用來建國的,實踐國民兄弟姐妹之間的國族精神的。

將友愛改為博愛(love for all),是違背啟蒙精神的,原因很簡單,愛必須動用自己或社會的資源,這博愛是無法實踐的,因為不合邏輯,你無法博愛,你只能一圈一圈地、由純潔者至犯罪者,逐步遞減你的仁愛。

這和渠夏文化的仁愛相通。鰻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同樣是由自己的社群開始,是具等差的仁愛。

東邊的少女只會將普世價值盲目奉為信條,為的是升級自己成社運女神,或方便自己將來嫁個貪污權貴。他們的眼光是狹獈的、自利的。

他們平日反對市長管治,曾祖冶我說市長夫人貪得無厭,衣著浮誇,容顏人工,波大無腦,他們卻寧願花時間聲討本人,指我物化女性,又搬出一堆男女平權的普世價值來。東邊的少女就是熱衷於西方國家小資階級茶餘飯後的話題,自以為 high class 而壞我的焦土戰術。普世價值我 XXXX。

我們本渠派經營的,是守護渠城的英雄事業,天下大事,參與我們的,自然是看透世情的貞烈女子,不可能是身穿 AF 時裝而去領導工運的那種。

我封膝下臣民為貞烈候代戰東邊的少女,再召大鵬金翅鳥護法:渠夏復興,渠城建國!

廣告

中英劇團壓軸大製作《戇大人》音樂劇

管弦樂團加盟現場伴奏  笑唱俄國喜劇大師果戈里名作

渠城市長召開緊急會議,告知手下一眾官吏有政要高官將會出訪的消息。驚慌失措之下,他們將路過的潦倒小伙子誤認為微服出訪的高官,爭相巴結,阿諛奉承。小伙子莫名其妙受到無上禮遇,還差點成了市長的乘龍快婿。當真正的高官到來之後,這一連串的笑話和鬧劇,究竟如何收場?

《戇大人》改編自俄國現實主義文學大師果戈里(Nikolai Gogol)的諷刺喜劇名作《欽差大臣》,以典型生動的人物形象、幽默緊湊的情節以及凌厲挖苦的諷刺筆調,深刻揭露腐敗無能的官僚制度,以及人性的貪婪和慾望。中英將加入 25 人管弦樂團現場伴奏,以音樂劇形式改編名作,借歌諷今,為這齣經典傑作注入當代喜劇元素。

演出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演出時間:26/12/2015 - 03/01/2016

門票於城市電腦售票網有售,節目及購票詳情可參考:www.chungying.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