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美術館的粗暴刪禁事件

2015/2/13 — 16:01

港大美術館禁展本地藝術工作者李天倫那討論兩岸四地政治選舉的《面塊的真相》作品,明顯是個政治刪禁。館長 Florian Knothe 越巧言令色,越顯露其專業缺失和行政失當。事件必須予以澄清,以反映事實真相。

九七後文化多元發展的空間日趨收窄,前年芭蕾舞團的刪禁、今年港大美術館在未經策展團隊和參展者同意下抽掉作品,那殺到埋身的刪禁勢頭,令人不寒而慄。最諷刺的是這自我刪禁事件,發生在近日備受建制陣營攻擊、奮力堅持維護言論、表達自由的香港大學身上。

港大美術館因應事件的回應不盡不實,李天倫指出他從未決定過自行撤展,那是強塞入他口的說話。他一直希望展出這作品,而包括四地代表和主策展人策展團隊都沒反對,唯一反對的是館長本人(自事件公開後,作為館長下屬的本地策展人轉口謂她「當時錯誤理解作品」因此沒有反對,現在反對了。作為人家的下屬,在這情勢下有此措舉也諒解)。

廣告

但即使團隊內有一兩人反對,也不能隨便行使抽除作品這業內視為專業上極粗暴的行動。特別是當團隊中有主管展人 (chief curator),其決定有必須重視的權威性,必須獲得他的首肯。整件事件中,主策展人一直支持展出《面塊的真相》,亦清晰地表明「為了保全這次在貴館展覽的完整性、持續性,尤其是為了李天倫的新作得以展出」,必須維持展覽原來面貌。

事實上,在開幕後展場中的香港策展人導言,也提及這件作品,可見他一直計劃展出這作品,館長憑甚麼無視策展團隊特別是主策展人的決定?

廣告

這裏得解釋一下博物館的運作。博物館館長主要是行政角色,在大的層面他會參與藝術路向的決定,例如機構的藝術發展路向、五年十年的目標等。個別展覽的構思和取捨等藝術決定,是由策展人負責,這一直是業內的專業運作守則。當館長干擾藝術作品展出時,除非該作品直接違反該館的大原則路向(例如鼓吹種族仇恨的藝術),否則干預展覽是嚴重地違反專業守則,對策展人來說,更是個被越權踐踏的侮辱。

今次這個兩岸四地的展覽,由四個機構合辦,除了主策展人外,涉及多個策展人,根本不容許一個行政人,漠視策展團隊的集體意見而自行作藝術決定。至於以新作與原有作品迥異而拒絕,卻不作清晰藝術上的解釋並尋求策展團隊的認許,更是不負責任的狂妄,說穿了只是個勉強的藉口(一星期前他的藉口是「多展出作品對其他參展者不公平」)。或許館長根本沒參照過展覽原來的構思,因為展覽的原本就是要求參展者在不同地方展出時,增添更改作品以呼應當地的環境和議題。李天倫做的,正是這展覽所要求的。

最後得指出,港大美術館確曾建議給李天倫空間展出作品,但他需要在展覽開幕後十天才展出,而展出地點是另外一個空間。明明是展覽一部份,卻像施捨式的「給你一個位啦」,任何有尊嚴的藝術工作者都不會接受這押後的小修小補。

李天倫選擇在展覽結束後才發聲,減少對展覽及其他參展藝者的影響,事件公開後引起業界內人士的關注,認為必須發聲,因為一而再出現的自我刪禁,已響起我們不能輕視的警鐘。

捍衞表達自由,包括藝術表達的自由這基本香港價值,我們絲毫不能妥協,特別是當這事件發生在以尊重言論自由見稱的香港大學校園內。

 

(轉載自《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