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樂血緣報告

2016/7/12 — 16:36

香港管弦樂團與音樂總監梵志登
(Photo: Keith Hiro/港樂)

香港管弦樂團與音樂總監梵志登
(Photo: Keith Hiro/港樂)

上回介紹了戰前香港旗艦音樂劇團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下簡稱HKPS)。今回要說的就是研究的起初目的-到底今時今日的香港管弦樂團(港樂)是否一如港樂及一些學者所講源自HKPS?

系列之一:《(戰前)香港旗艦音樂劇團: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
系列之二:《港樂血緣報告》

借問港樂幾多歲

廣告

不少樂迷(包括筆者)也常笑稱港樂又要說自己歷史可追溯至1895年,卻不敢以百年樂團自居而偏要從1974職業化計起,自貶為「四十出頭」的年青樂團(所謂「年青」是與Gewandhausorchester Leipzig之類超過二百歲的老樂團相比),既沒有歷史感又沒有營銷頭腦建立百年品牌云云。

1993年為慶祝Gewandhausorchester 250周年而發行的郵票。

1993年為慶祝Gewandhausorchester 250周年而發行的郵票。

廣告

誠如港樂誕生重要人物白德醫生(Dr. Solomon Bard, 1916-2014)在其自傳說道:「There still exists a misconception, especially within the ranks of the Orchestra, that this [1974] was the beginning of the Orchestra」(Bard 2009, 153)。專研香港音樂史的劉靖之教授甚至認為不只從HKPS,更應從HKPS前身香港唱詩會(Hong Kong Choral Soceity)的首演年份1863年計起(劉靖之 2014, 119),嘩!那麼港樂豈不是153歲!?

最近,筆者一時興起在香港公共圖書館網站的多媒體資訊系統翻閱那大量已掃描的本地音樂會場刊,整理了馬勒及布魯克納交響曲在港演出資料(原來馬勒從來不缺,布魯克納卻是真的罕聞)。閱覽大批港樂場刊後忽發奇想:何不翻看那藏品遠至1853年的香港舊報紙館藏,看看港樂如何從十九世紀末發源?一看,卻發現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根本不是一個管弦樂組織(詳見《(戰前)香港旗艦音樂劇團: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也開始懷疑「港樂始於1895年」之說法。

1947年,業餘樂團中英管弦樂團(Sino-British Orchestra)成立,1957年從中英學會獨立並改名香港管弦樂團(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1974正式職業化成為今天的港樂。這條發展脈絡非常清晰絕不含糊,也一直為港樂的官方論述以及各家研究中接受,也有不少當事人提出證言(如白德醫生)。那麼問題關鍵,就在於中英管弦樂團跟HKPS是否一脈相承有著承先啟後的關係,可惜的是:

沒-有-!

中英管弦樂團橫空出世

1946年,香港百廢待興,正從「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慢慢復原。當時一批社會菁英見到生活雖苦,人際關係卻在劫難之後更見守望相助,和睦融洽,認為是時候推波助瀾,讓英國殖民者與本地華人這兩大族群得以融合,遂創辦中英學會(Sino-British Club),由彭德(Kenneth Barnett, 1911-1987)任主席,馬文輝(1905-1994)任副主席。他們以推廣文化及促進本港不同族群融合為己任。旗下組建不同文化小組,包括文學、歷史、辯論、戲劇、電影以及音樂等。當中音樂組正是中英管弦樂團之搖籃。

1947年8月20日的《China Mail》有一篇題為〈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記者居然預言了樂團十年後的名字!)的文章,報道了中英學會音樂組在8月19日的會議上除了決議在9月24日舉行首次音樂會外,更提到組建管弦樂團的計劃,出身音樂世家也是望族之後的音樂組要員伯嘉(Anthony Braga, 1907-1994)提到:「[it] is rather an ambitious proposition but neverhteless we will try」。樂團順利組建,十月開始首次排練。不久,32歲的白德從英國完成因戰事中斷的醫科課程回港,才抵港數日就獲伯嘉邀請為樂團指揮。

樂團逢星期三在聖約翰座堂排練,樂手陸續增加。1948年4月30日,約有三十名樂手的中英樂團管弦樂團在白德指揮下,於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禮堂舉行的中英學會音樂組第五次音樂會中首演,曲目只有兩首,分別是莫扎特《費加羅的婚禮》序曲及海頓第一百零一交響曲《時鐘》。以每周排練一次的業餘樂團來說,中英管弦樂團演出頗頻密,在1949年8月9日的《China Mail》〈Sino-British Orchestra Planning Four Concerts〉一文中,就透露了從創團到文章發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已舉行了五場音樂會,而之後的1949-50樂季他們將有四場音樂會,曲目包括巴赫第二勃蘭登堡協奏曲、海頓第九十二交響曲《牛津》及貝多芬《艾格蒙》序曲。

樂團茁壯成長。1953年,曾先後擔任上海工部局樂團(今上海交響樂團)樂團首席及指揮的著名意大利音樂家富亞(Arrigo Foa, 1900-1981)從上海到香港定居,白德醫生就邀請富亞出任指揮,自己改任樂團首席。1957年,樂團眼見已跟母會關係不大,遂決定從中英學會獨立,改名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中文名香港管弦樂團,而營運機構以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註冊。1969年,樂團改聘林克昌任常任指揮。1973年開始籌備職業化,並於1974年1月舉行職業化後首場音樂會--這就是今天我們認識的香港管弦樂團。

真正起源:1947

回看1946年,無論中英學會、其下音樂組以至管弦樂團的成立宗旨,均與旨在聚集各路上流社會愛樂人士(看演出者名單華人名字何其凋零)搞演出自娛娛賓,主要演出範疇為喜歌劇及音樂劇,而架構也沒有固定班底常駐樂團的戰前HKPS談不上任何關係。白德自傳中亦提到:「The new name had no connection with the pre-war 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 of which most of the members were unaware」(Bard 2009, 151),那就是說,同名實屬巧合。

2002年出版的《Voices from the Past: Hong Kong, 1842-1918》由白德挑選了大量舊報紙剪報並作眉批以重現香港早年風貌,當中有兩則關於HKPS的報道,白德都在眉批分別以「had absolutely no connection」(Bard 2002, 204)及「bearing no direct descent」(Bard 2002, 269)形容HKPS及港樂關係。

從當事人證言,到客觀分析HKPS與中英管弦樂團的活動風格與演出範疇,都難以令人信服HKPS與中英管弦樂團有半點承先啟後的關係。當樂團決定脫離中英學會並改名為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後,一手促成樂團成立的伯嘉卻認為樂團從此變質而意興闌珊離團而去(Bard 2009, 151),更反證出「從19世紀末的愛樂協會到20世紀中的管弦樂團,是整個香港管弦樂團的有機部份,也是香港管弦樂團的寶貴歷史」(劉靖之 2014, 120),或是「『愛樂協會』應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於1947年8月成立的『中英學會』(Sino-British Club)屬下的『中英樂團』的前身」(劉靖之 2002, 7)之類說法,均屬張冠李戴一廂情願。

對白德來說, 香港管弦樂團起點只有一個,就是1947年:「Having played an active role in the whole of the Orchestra’s evolutionary process, I can assert with absolute confidence that it has been one uninterrupted progress, from the Sino-British Orchestra’s start in 1947 to the present professional Hong Kong Philharmonic, in which not a single scheduled concert was missed.」(Bard 2009, 153)

*          *          *

又回到上面的一句,錯處在於:雖說中英管弦樂團確是港樂前身,但那是1947成立而不是1895年成立的,而1895成立的Hong Kong Philharmonic Society與港樂除了名字雷同卻無實質關連。如何改正?其實唔難,只消把「1895」改成「1947」,然後把「中英樂團」修正為「中英管弦樂團」就完美了(團名在英文版網站不用改)。

至於「港樂百年傳說」如何在八十年代無意中由港樂自己製成並散播至今?某程度上,這是「Philharmonic」惹的禍。詳情且看下回分解。

參考資料:

書籍
Bard, Solomon. 2009. Light and Shade: Sketches from an Uncommon Life.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Bard, Solomon. 2002. Voices from the Past: Hong Kong 1842-1918.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劉靖之. 2014.《香港音樂史論──文化政策.音樂教育》. 香港:商務印書館.

音樂會場刊
劉靖之. 2002. 〈香港大會堂:香港管弦樂團和香港中樂團的搖籃〉.《慶祝香港大會堂落成四十周年:香港中樂團及香港管弦樂團聯合音樂會》

*          *          *

按:除了英文名與百年前社團撞名,中文名一樣撞名。原香港輕音樂團 Hong Kong Light Orchestra 就在1951年改名成香港管弦樂團 Hong Kong Concert Orchestr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