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樂高層被指利益輸送 總監麥高德:無牽涉額外報酬

2016/5/4 — 23:29

香港管弦樂團與音樂總監梵志登
(Photo: Keith Hiro/港樂)

香港管弦樂團與音樂總監梵志登
(Photo: Keith Hiro/港樂)

香港管弦樂團行政及財務高級總監,被指繞過招標及報價程序,四次將樂團活動的場地佈置工作,外判給女兒任職的公司,涉嫌利益輸送。港樂行政總裁麥高德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其中三次合作均在員工女兒入職之前促成,而最近一次亦沒有向相關人士「付予任何報酬」。中大文化管理系教授何慶基估計,樂團多次聘用相熟公司,或者只是出於「用生不如熟」,未必考慮到利益輸送,但認為事件影響公眾對港樂的形象,讓人覺得「睇見覺得唔好睇」。

外判項目予女兒任職公司

《蘋果日報》今日引述港樂內部文件報道指,樂團在 2014 至 2015 年間,四度將籌款晚會及樂季酒會的場地佈置工作,外判予 Mad Music Limited。其中,2014 年 6 月舉行的「港樂四十周年籌款晚會」,備註更列明「製作公司由活動主席指定」(Production house appointed by event chair)。

廣告

該內部文件又指,行政及財務高級總監何黎敏怡曾參與相關的報價工作,而其女兒何建亭正正受聘於 Mad Music Limited,引起利益輸送之嫌。

Mad Music Limited 官方網站的聯絡地址為中環德和大廈 603 至 605 室,其中 603 室為何建亭的婚紗公司所有。何建亭曾解釋,兩間公司只是「共用單位」,不過 Mad Music Limited 董事馬永齡就有不同說法,稱兩者是「同一個集團」,二人同為「老闆」。根據公司註冊處記錄,Mad Music Limited 的註冊地址為中環德和大廈 604 至 605 室,而董事名單沒有何建亭的名字。

廣告

港樂指引:籌款活動可免報價

港樂行政總裁麥高德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承認,樂團四度與 Mad Music Limited 合作,分別為 2012 年 2 月 22 日的籌款音樂會、2014 年 6 月 14 日的港樂 40 周年籌款晚宴、2015/16 樂季揭幕活動及 2015 年 12 月 17 日的籌款晚宴,前三次在行政及財務高級總監何黎敏怡女兒何建亭入職前促成。

港樂內部的《採購政策及指引》要求,介乎 50,000 至 500,000 港幣的採購項目,必須取得三個書面報價參考,惟部分項目獲得豁免,例如籌款音樂會,可「由委員會決定的採購項目」。麥高德解釋,上述四次與 Mad Music Limited 的合作當中,只有 2015/16 樂季揭幕活動與籌款無關,故樂團曾就此進行報價程序。當時,何建亭尚未入職 Mad Music Limited,而 Mad Music Limited 最終以最低報價取得合約。

何建亭入職 Mad Music Limited 之後,港樂再度與該公司合作舉行籌款晚宴,麥高德稱是「管理此活動的委員會(委員會包括數名義工)選擇了 Mad Music」。他又承認何建亭「有份協辦是次活動」,但強調樂團「並無付予其(何建亭)任何報酬」,何建亭「並無因此活動而有額外酬金或獎金」。麥高德形容,這是「僅此一次」何建亭「非直接地與港樂活動有所關聯」。

港樂的信件未有正面回應,樂團四度與 Mad Music Limited 合作,是否可能涉及利益輸送,僅強調港樂部門和其他各籌款活動委員會聘用多個製作公司,而非所有活動均由 Mad Music 包辦。

何慶基:或因「用生不如用熟」 非利益輸送

作為受政府資助的藝團,民政局頒布的《資助及服務協議》要求港樂每年向政府提交評核及財務報告,採購服務時須進行招標及報價。藝團員工遇有利益衝突時必須申報,並須在相關工序避席。然而,中大文化管理系教授何慶基向《立場新聞》透露,尋找相熟機構幫忙製作在藝文圈子甚為普遍,情況在小型藝團尤其常見,「又要快又要平,有時真的要找朋友幫忙才可以做到」。

觀乎港樂與 Mad Music Limited 多年合作,何慶基相信樂團委員會傾向沿用該公司的決定,多少出於「用生不如用熟」的誘因,所謂「利益輸送」或者不在考慮之列。事件流出,他認為無疑對港樂的形象造成打擊,「始終公眾睇見覺得唔好睇」。他又表示,現時法例無須收緊,擔心政府進一步限制藝團製作單位的關係,會令小型藝團更難生存,「再嚴就會整死細團,我們要考慮的,是整個藝術生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