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法劇團合演華工歷史 以藝術關注外勞權益

2015/6/16 — 16:13

「藝術充權教室:藝術之於工人運動」分享會會場

「藝術充權教室:藝術之於工人運動」分享會會場

「很開心今個星期來香港演出,知道這一周是香港民主進程的重要時刻,希望會有好事發生,我們會在背後支持大家。」法國平民劇團的 Louis Pick 說。

我們曾經覺得,藝術和抗爭好遙遠。藝術明明是很私密的創作,抗爭卻是大型的公眾運動。然而去年的雨傘運動卻讓我們實現了藝術融入抗爭的可能。在地球另一邊,藝術介入社會當然亦非罕見事。法國平民劇團近日來港,將與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共演《西綫無戰事:一戰華工版》的面具劇作品。昨日劇團成員與甘浩望神父(甘仔)一同出席藝術充權教室,分享藝術之於社會運動的角色。

 

廣告

藝術之於運動

「沒有藝術這場運動是不會成功的。」甘仔進一步解釋,藝術勝於衝擊,後者只會引起公眾不滿。他又憶述兩星期前觀賞一套關於雨傘運動的劇場作品,劇中年輕人認為今次運動失敗,落幕之後有中年觀眾上前鼓勵,他認為「抗爭不可能一次就成功,大家這兩天再去立法會看看吧!」神父指,講求快速見效是資本主義的思維邏輯,藝術需要時間沉澱,正好對抗這種速度,讓人理解社會運動無法一蹴即就。

廣告

左為法國平民劇團的 Louis Pick,右為同團成員 Maxime Sechaud

左為法國平民劇團的 Louis Pick,右為同團成員 Maxime Sechaud

法國平民劇團另一成員 Maxime Sechaud 認為藝術之於社會運動有兩大作用:宣傳工具、創新實驗。前者是指政權通過藝術向公眾灌輸訊息,例如:電視電影之類的媒介;後者則是在抗爭場地發掘新的可能,為運動帶來生氣和創意。參與社運的人佔領公共空間,本身就是一種探索空間可能的實驗。在這種場景之下,他認為求新求變的藝術行為,不再只於藝術家,而是公眾共同參與的活動。

「藝術參與運動也要看語境。」Sechaud 補充,去年 6 月法國發生關注自由工作者 (freelancer) 權益的運動,身為藝術家的他則以罷工回應,「不做原本我們應該做的事,要政府其反思決策。」他認為,藝術家也是工人一份子,亦是工人權益運動的一部份。

 

外勞權益百年未解決

在法國北部工作的 Sechaud,一次偶然機會下無意發現一個大型的華人墳場。墳場引起他的好奇,仔細追溯後,他發現一段鮮為人知的第一次世界大戰華工在法的故事。「當年超過十萬華工越洋到法國打工。工人本無分國籍,同被壓迫,但華人卻更加背負了種族歧視的壓力。」

劇團決定以舞台作品呈現一戰華工的事跡,不但進行文獻研究,也實地考察,訪問華工後裔或鄰居,慢慢重組當年情況。「中法兩國對這段歷史都少有提及,資料相當有限。」其中一項重要線索是華工的家書照片。劇團按這些照片,再順藤摸瓜地找出華工親屬,為作劇本的背景參考。

「雖然故事已經是一百年前,但問題至今仍然不斷重複,只是國籍的改變。」Sechaud 認為華工背後的移民議題,並沒有因為時代發展而改善,對於工人的剝削方式也是層出不窮。

甘浩望神父

甘浩望神父

甘仔表示同意,幾十年間他游走於中港兩地,見證兩地移民與文化身份的衝突,「就像外傭在香港,她們教你的子女英文,為甚麼 20 年都沒有居留權?但我們神父住滿七年就可以?」

「將不同的文化放在一起很重要。我們需要更多跨越文化背景的合作,才能(在工人權益上)進行更大的改革。」Sechaud 笑言對於改革的實際內容和方向未有答案,但今次兩地劇團就著普世議題合作,再先後在港法劇場上演,似乎也就是一次跨文化的嘗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