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漫」嘅嘢

2016/5/24 — 18:01

【文:馮慶強】

之前有網友PM我,問「港漫」嘢。其實我已經離開呢個行業好耐,原因係,一方面覺得自己唔太適合呢行(我意思,雖然好喜歡畫漫畫,但係要成為職業既話,當時就要配合香港漫畫工業要求。呢方面自己似乎越做越適應唔到)。另一方面,隨年紀與及生活經驗嘅累積,思想改變左,所以嘗試轉往其他方向發展。 講到底,人要花時間認真了解下自己,先會比較清楚真正嚮往係乜。所謂嘅轉行決定,都係一般人之常情,無咩特別理由。

既然有人問,趁有時間,憑我理解同記憶,喺呢處回覆一下。

廣告

就我所知,「港漫」呢個簡稱,狹義嚟講,最初來自「港式武打漫畫」,即一向持續出版,三十多頁為主嘅薄裝打鬥漫畫。事實上,就其類型、形式、內容,「港式武打漫畫」算得上非常獨特,屬於本土特產之一。後來,「港漫」慢慢演變成比較廣義嘅指涉,成為「香港漫畫」嘅簡稱。現下,叫得做「港漫」,好多時意思仍然係單指「薄裝打鬥漫畫」,或者「薄裝漫畫」,可見代表性之高。不過嚴格黎講,定義其實並不準確。因為好多香港漫畫家,都係出版緊「香港漫畫」(比如小雷、智海、黎達達榮、楊學德等等)。佢哋無論從格式、內容、製作方法、甚至發行渠道,皆有別於傳統漫畫工業產品。呢點與市場喜歡分眾有關,即傳統「港漫」被認定為主流,其他就劃定為非主流,或者另類、獨立漫畫等等。坦白,太粗糙嘅分類、分眾,會導致排他性,結果會窒礙交流,影響創作環境同生態,並非好事。

另外,香港漫畫工業過去直到現在,仍然以仔細分工嘅模式生產漫畫,其原因來自當年市場不斷擴大,產量要提高,所以採取流水線,工廠式分工生產。亦即,將所有製作環節分成專責部門處理。高峰時期,為追求絕對效率,甚至影印、塗黑、修改錯處等,都歸於特定人手處理。呢個發展方向,從七〇年代開始,到整個八十年代都非常成功,令行業持續壯大,並且扭轉了大眾對漫畫業負面印象,受到社會認同(其情況、時段,基本上與香港其他行業,尤其普及文化開始成熟,繼而起飛嘅時間同步)。

廣告

有關能否創新,呢點就要睇兩方面。

第一,正因為要流水線式生產,就要穩定保持某種質素。要穩定保持,就唔可以變化太大,情況等同於生產任何一種需要組件嘅產品一樣,原有生產程序不能大改,若果大改,風險與及成本,就有機會增加,好唔化算。公平講,過去漫畫工業有嘗試其他可能,只係當時比較容易因為市場反應唔夠正面,太快選擇放棄。所以回過頭,早年馬榮成、溫日良、以至「自由人出版社」,算得上異軍突起,係有勇氣嘅表現。不過本地漫畫市場,始終每周需要大量稿件,一種循環狀態之下,好快又再次落入某種公式裡面。現實係,畢竟要養好多人(工人)先配合到產量。因此,創意上要求突破,並唔容易(除非最上層決策者認同有需要咁做,給予支持)。

第二,正正因為第一點先天已經存在嘅成功模式,違反咗漫畫本身需要靠創造性維持生命力嘅原有本質,造成作品不斷維持高成本,卻又無力突破嘅困頓裡面(其實所有創作範圍,定型之後,必需要有例外刺激,先至能夠產生生命力,如果唔係,就會逐步僵化。真正嘅創意,往往因為觀念反常而出現。而僵化嘅影響,會做成徹底接受常規,拒絕一切反常態建議)。所以,香港漫畫工業下產品,不知不覺出現時代落差,逐漸與讀者所需脫勾。如果粗略組織一條脈絡,其實唔難理解。七〇年代漫畫業冒起嘅時候,嬰兒潮成長一代,尤其低下層,的確比較明顯能夠從本地漫畫搵到精神食糧。或者簡單講,漫畫提供到佢哋當時需要嘅內容,能夠得到娛樂(比如「小流氓」就係從不公平社區,靠拳頭打出一片天。要留意係,裡面仍有大量中國背景存在,比如難民潮)。而到七〇年代未,八十年代初開始,漫畫嘅時代背景,或者現實因素,已經非常模糊。從武打到逐漸發展起嚟嘅新一批綜合漫畫,內容亦越來越純粹(意思係,每期只求持續提供重複嘅娛樂經驗)。雖然,漫畫書整體水準越來越高,亦越來越平均,但內容就極之缺乏變化。的確,當時銷售量多有突破,亦足夠証明,社會條件唔差,個個捨得使錢之餘,銷費習慣同時成熟、穩定。可惜針無兩頭利。呢個時候,漫畫工業本身與讀者,其實開始滿足於眼前,認為好景會不斷走落去,唔太自覺已經停止左嘗試同摸索。慢慢,漫畫工業就好似好多老人家咁,變得非常頑固,好難腦筋急轉彎。條路走到今天,有因有果。老一代讀者,若果支持到依家,真係相當有人情味。當絕大部分已經退場,新一代讀者並無加入,而生產仍然源用分工方式,咁即是話,以工廠形式做少量生產,咁點會唔瓜。

最後,有關版權問題。老實,從前工廠老闆請你打工,有唔少投資去協助主筆出書(編劇、畫頭、畫身、畫衫、畫景等全部唔同人做),咁版權點會係主筆既呢?!傻的嗎?除非有老闆肯蝕到咁啦(用日本漫畫業做比較,就更無厘頭。人地嘅運作根本係兩回事。)話分工生產模式,加上無版權比作者,影響咗創意,我覺得咁講對出資者好唔公平。事實上,若果有想法,夠信心,咪自己出嚟起個字頭打天下(網絡時代嘛,門檻更低),咁著作權就簡單而清晰了。呢方面,好多漫畫家有例子可依。關鍵係,有無嘢想透過漫畫講,你自己有無咁既決心同信念(鐘意畫公仔同成為漫畫家,原則上係兩回事)。時勢艱難,如果要將興趣變成職業,就要有心理準備,市場就係英雄地,勝負結果會非常殘酷。總之,唔能夠話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因為要搏就要有料,要夠膽放盡。

最後,佩服嘅香港漫畫家,同過去一樣,只有一個,就係利志達。

補充兩點:
*關於版權,前輩上官小強係一個例外,佢好早就向當年所屬公司提出,要求擁有著作權一事,並成功獲得。
*流水線式生產係一個製作方式,我認為呢種分工本身並無好壞之分。重點係,漫畫本身嘅內容及意義,能否回應現實當下,與大眾所需接軌。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