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源於生活的戲劇 由實驗走到保留劇目

2018/3/28 — 15:15

怎樣的圖像能代表香港?如果以維港天際綫作為代表,又會不會讓人覺得太理所當然?

今年香港話劇團的劇季套票小冊子封面,遠看雖是維港景色,細看卻是各種尋常不過的物件,諸如乾花、紅豆、茶葉等。創作此畫的馬來西亞籍藝術家Red Hong Yi 說到,香港吸引她的不單是那馳名的天際綫,更多是各種和生活有關的、包羅萬有的小店。這些不同的物件各有不同故事,她利用這些日常生活的物件作「顏料」,創作出標誌著香港的天際綫的作品,她的理念與話劇團「戲劇源於生活」的理念恰恰呼應。

廣告

哪些故事和生活有關呢?怎樣的戲劇才能啟發觀眾對生活的看法呢?陳敢權提到他在話劇團任藝術總監十年間其中一個製作,《有飯自然香》時說道,他希望藉著戲劇,與觀眾談一些生活的問題或思想價值。這些都可能是關係到人與人的相處、人情世故,或是家庭價值等的問題。戲劇給觀眾的,就是一種角色代入的反思,重新檢視自己的生活。

陳敢權

陳敢權

廣告

儘管同在香港,觀眾的生活不可能一樣。不一樣的生活便有不同的反思。話劇團的劇季因此也包羅了很多題材。當中,《公司感謝你》或許最能引起本地觀眾共鳴。故事藉辦公室政治,討論有關新舊世代對如何看待與保留傳統的差異。這種世代的差異正好回應今天香港的社會氛圍。雖是來自德國的劇本,但陳敢權認為香港觀眾有能力接受這些不同文化的劇本。就如他導演的《盛宴》,這部來自美國的家庭劇,他亦盡量保留了當中的文化背景。這類精品戲劇於香港觀眾而言,可能是透過代入不同文化背景的故事,反思自身生活中一些既有觀念的一面鏡子。

今個劇季中,有兩部主劇場劇目倒更引起我的關注。這兩部劇目皆在 2017 首演,同樣是一票難求。《原則》於黑盒劇場上演,今年搬至香港大會堂劇院;《好人不義》則屬去年「新戲匠」系列之作品,今年移師文化中心劇場上演。兩者皆由黑盒升級到中型場地演出,並由本地編劇編寫。這些本土作品得以接觸更多觀眾,可以說是對本地新進編劇以及導演的一種歷練。

《原則》

《原則》

《好人不義》

《好人不義》

接受挑戰的不止是新進創作人。即使是經典佳作,比如是《親愛的,胡雪巖》亦以「新版」面對觀眾。編劇潘惠森修訂了劇本,加上新的演員配搭及設計。話劇團的另一得獎戲寶《一缺一》,今年亦由周志輝配搭區嘉雯合作重新上演。這些 「新版」有如何的突破,對已獲奬的編劇及導演而言亦屬挑戰。

談到這些多元化的演出,陳敢權說,「平衡劇季」的概念是話劇團近年很重視的一環。作為旗艦級的劇團,便必須透過提供不同種類的演出予不同的觀眾群。而這又正正是培育新的本地創作人材的最佳試煉場。談到試煉,陳敢權提到話劇團中有「讀戲劇場」的計劃,把不同劇本先通過此計劃的「演出」接觸觀眾,再慢慢修訂成為演出的劇本。這樣的計劃尤如「木人巷」,但同時亦是讓觀眾接觸新劇本並引發想像的一種方法,參與這樣的演出計劃的,更不止本地劇本。今年的《公司感謝你》便是其中一部早於「讀戲劇場」演讀過的作品。

實驗不同的演出,自然需要用到黑盒劇場。陳敢權認為話劇團營運黑盒劇場,是希望朝著營運「保留劇目」模式的劇場進發的實驗。透過編排節目、營運製作、培育新的創作、技術與製作人材,以創造出一個「生態」。而黑盒劇場於觀眾而言,亦是開闊眼界的地方。今年香港話劇團與西九文化區合辦的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教人矚目,而且肯定對香港觀眾而言是一種新挑戰。其中兩個演出(《美好的一天》以及《伊狄帕斯.豬亦拍屍》)將公開招募素人演員,導演與本地「演員」之間的交流能併出怎樣的火花,實在教人拭目以待;《中性》則游走在雙性的疆界,並展現創作人情感的親身經歷;《五部小品》則大膽起用兒童演員,演繹比利時的連環殺童案,透過兒童反照成年人社會的道德問題。陳敢權希望觀眾能夠放開眼界與心態,大膽實驗,觀看這些高質素的前衛演出。

由黑盒劇場一直到保留劇目,香港話劇團近年的節目很著重培育新進本土編導。在製作上給予他們更多的機會接觸觀眾,同時又引入更多高質的外地作品作交流,如此栽培多年,似乎漸見保留劇目的運作模式成形。至於這些劇目能否成為經典,似乎得留待觀眾與時間去證明了。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