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溫杜拿的人類研究

2019/1/3 — 11:37

Ronald Ventura, HUMAN STUDY, graphite on canvas, 2005. 245 x 365 cm.
Exhibition: Sotheby’s Auction Hong Kong 2018

Ronald Ventura, HUMAN STUDY, graphite on canvas, 2005. 245 x 365 cm.
Exhibition: Sotheby’s Auction Hong Kong 2018

【文:黃愉希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四年級)】

來自菲律賓馬尼拉的藝術家羅納德‧溫杜拿(Ronald Ventura)在今年蘇富比秋季拍賣會中展示了一連串他的作品,當中一幅與其系列同名的「人類研究」 (Human Study) 畫作最讓人驚艷難忘。羅納德的作品一向以超現實主義的繪畫風格獲得青睞,利用描繪真實細緻的人物場景與荒誕離奇的內容做出強大的對比,突顯了一個虛假的現實,諷刺現今社會種種荒謬的現象,探討腐朽的政治及不同社會議題。有別於他一貫用色鮮豔大膽的作風,「人類研究」 的整個系列單單採用石墨描繪, 透過黑白光暗的對比,細膩粗獷的線條,已能為觀者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羅納德認為當人的內在情感和慾望與外在環境互相衝擊的時候, 人赤裸的身體表現是最誠實的,所以他透過刻畫人的不同姿態串連整個系列來表達當中的掙扎和矛盾。

廣告

畫中羅納德以四名裸體人物為中心,各自處於不同狀態出現,有平躺著的,屈曲著的,騎坐著的,懸吊著的。當觀者再仔細一看的時候,其中三人的樣貌都被遮蓋著,躺在枱上的裸女被商品的條碼遮擋著,懸吊在半空的男子被數碼條目蒙蔽了他五官,左側的男子在密封塑膠袋中掙扎的表情也在雙手揮舞之間完全被遮淹。這看似一幅靜態的畫像,畫中人各行其是、漠不關心,但當中卻隱藏著一股互相拉扯的力量,他們都朝著一個中心,彷彿這就是一個循環,他們看著對方的同時也預示著自己的未來。

廣告

羅納德從畫中展現了他的未來世界觀,彷彿把科技產品擬人化呈現在我們眼前,在科技發達過度的年代,所有的程序必須標準化、同一化來達致利益最大化, 身邊的事物逐漸變得機械化和自動化。畫中懸掛著的男子的腳踝和手臂彷彿機械人般以零件組成,雙頭馬如機械人般的四肢,而枱上白壁無瑕的少女如同吃了毒蘋果的白雪公主,躺在桌上任人擺佈,就像陳列櫃上等待被下架的貨品。羅納德更刻意地將蘋果和果實井井有條地放在旁邊,並保留他繪畫的草稿。蘋果的大小,每一小格的比例,果實的圓周直徑都毫無掩飾地呈現在觀者面前,宛如告訴觀者連這些看似最純淨天然食材都經過了精密的計算,而在現今世界恐怕只剩下這些一式一樣DNA複製出來的產品了。他更進一步地將童話中白雪公主的故事以荒誕的場景呈現出來,騎著雙頭馬的男子,吃了毒蘋果昏迷在桌上的赤裸女子,看似熟悉的童話故事情節卻令觀者看得局促不安和怪誕詭奇。這個溫馨浪漫的美好童話怎麼變得如此冰冷陌生?在急速的社會發展中,科技的發展彷彿造成事物失去了溫度及真實性,連我們以往所認知的事情都變得感到疏遠冷漠。難道這就是我們所追求的社會嗎?身處這個年代的我們又該如何自處呢?

羅納德在拋出這些疑問的時候,在畫中也從中給了我們一些啟示。躺在枱上的女子雖看似了無生氣地任人宰割,可是她卻並沒有全然放棄改變現況的機會。她的手用力地掙開,支撐起整個人的重量,即使要陷進桌裡也在所不惜。透過她身體下的陰影也揭露出她掙扎的痕跡,她的身體渴望離開,渴望重拾自己的自主權。羅納德希望告訴觀者,當我們身處這個注重效率和利益的社會時,我們並非毫無選擇。

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不需刻意去認同以取悅身邊的人,或迎合社會風氣,找尋自己的價值比這一切更來得重要。 在塑膠袋裡的男子不斷掙扎,手抓腳蹬,告訴著觀者雖則過程或許痛苦、孤單、充滿無奈,但羅納德就是透過四個人的Human Study來強調Human Life就是不斷的反思、掙扎、改變,而身在物質資訊氾濫的年代,我們更要不斷地透過掙扎找尋答案。而畫中怪誕的雙頭馬亦述說著時代的變遷是無法避免的,面向左的馬年輕有力,但卻被數碼時代所生產的符號纏繞著,雙目無神空洞,彷彿暗示著他也躲不開被同化的命運。相反,右邊的馬雖然年邁衰老,但它欣然接受,保留自我價值而非強迫融合。到最後羅納德並沒有告訴我們那四個人的結果如何,或許是悲觀的,又或許透露著些微的期盼,但我想最後的答案就交給我們的人生來回答吧。羅納德的作品的強烈超寫實風格,透過荒誕的內容與寫實刻畫的交錯間,令畫面有一種層層漸進的脈絡引導觀者的視覺在畫中縈繞,總能在細看後發現驚艷之處,一看難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