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滿城是光 但我要的在何處

2015/1/22 — 12:41

早前到了剛搬了新地方的馬凌畫廊,看其剛開幕的群展「隱形之光」 (Invisible Light) (展期至 3 月 7 日),作為慶搬遷之喜,今次找來五位香港及外國藝術家以光為主題的作品,包括高倩彤、João Vasco Paiva、Nuri Kuzucan、Eric Baudart及Jeremy Everett。

五人的作品,從繪畫、攝影、錄像到裝置,一入門口就可看到高倩彤的「收集光」 (Collecting Light) 畫作系列,不要以為 João Vasco Paiva 的「Lotus Blue」裝置是玻璃窗前的只窗簾,也不要以為高倩彤另外一件裝置「現代定居收藏」 (Modern Home Collection) 是放在牆角地上的地毯及相架而已,再走入去就會看到有 Eric Baudart 的錄像作品「Caresse-moi」、「Black Hole」、攝影作品「Scotch」及塑膠裝置「Cubikron 2.0」等,Jeremy Everett 的燈箱作品「Film Still」及印刷作品系列「White Noise」,Nuri Kuzucan 兩張建築物畫作「Monochrome City」及「Reconstruction」,最後就是放在地上的黑色膠板狀東西不是裝修用的地板,是 João Vasco Paiva 的「Blindspots」。

廣告

廣告

在展場走了一圈,在云云光或從光延伸出來的,透視建築物的光、在不同物料之間透視出來的光、用人工方式製造出來自然光、在水中反射出亮得令人打不開眼睛的光、因為盲而看不被人看到的光……筆者自己最喜歡的令人還是高倩彤的「收集光」 (Collecting Light) 系列,畫布有上好像甚麼也沒有,只有印在畫布上的窗框,但是上面就是用白色顏料畫的光,彷彿是看著一個個窗,自然光從外面,心中就想,可以住在有可以採到光的窗是幸福的事,可以看到出面的風景,也能令室內有溫暖感,不致於窗貼窗或對著黑暗污糟的後巷,對住的人也健康一些,而且心理上有種打開心窗,被外界關懷似的感覺,又或者不被社會完全隔離。

就是這麼簡單,對於光,不想認識甚麼高樓大廈反射的光,又或是用光射穿建築物,香港已有太多了,在現代全球市場化力量的帶動下,只知兩件事──香港的地價樓價物價高企不下,而能買樓上樓的速度又永遠追不上,筆者何以喜歡那些代表了金錢權力是萬能的都市生存標準的光,算吧,就當是筆者是位無心無力上樓買樓的香港人好了,只有躲在一旁喊著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香港的屋都有講求採光度,但在你採到光之前,你要先有能力及本事去租或買一間有採到光的窗的房或屋,政府是有條例去保障人有採光的權利,但可惜實際環境是沒有保障大部人有能力去選擇採到光的條件。

或者,如果在家中放了高倩彤的「收集光」作品系列,也許從視覺及心理上會令自己有種被外面的光照到一樣,可能會以為會吸收到多些維他命 D 吧。

檯燈的光,辦公室的光,街燈的光,汽車的光,手機的光,電腦的光,電視的光……好像甚麼東西都發光,但當然總是比不上日月的光吧。

最後,筆者也想問,其實光算不算是隱形的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