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演而優則導 朱栢謙的荒誕世界

2018/11/16 — 12:30

訪問約在香港演藝學院,朱栢謙剛下課,和同學道別之後,走進教室,拉了一張凳子坐下。他戴著黑色粗框眼鏡,一臉鬍鬚,頭髮略顯凌亂,身上的紅色T恤上面寫著:Magical Glasses, you can see everything(魔法眼鏡,你可以看到一切)。

能看見所有東西不知道是夢想還是幻想,但對快滿40歲的朱栢謙而言,一路走來,他的確戴著屬於自己的魔法眼鏡,看見了各種各樣的人生。

朱栢謙從小就喜歡戲劇。尚未成為演員之前,他做過玩具反斗城銷售員,推過點心車,賣過保險,也曾當過社工,走進一個又一個被社會遺忘的角落。十幾年前,朱栢謙正式踏入劇場界,參演了多個製作:演戲家族的《一屋寶貝》、《四川好人》,中英劇團的《西遊》、《搏命兩頭騰》,與讓他奪得第23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劇/ 鬧劇)《大龍鳳》等等。

廣告

劇場之外,朱栢謙是樂隊朱凌凌的成員,也曾是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主持和藝術文化雜誌《三角志》的專欄作家。擁有許多身分,在藝文界受到認同,他卻說,從未受過正規訓練對自己來說一直是個遺憾。「其實我一直都很想讀書,因為一直覺得自己不足夠,做了十幾年演員,好像遇到了瓶頸,沒什麼進步。我想找一些新的東西刺激自己,由另一個角度去瞭解表演藝術。」

於是前一陣子他毅然回到校園,在香港演藝學院入讀戲劇學院,這次,選擇了導演碩士課程。

廣告

看過各種各樣的人生,朱栢謙選擇透過戲劇實踐助人的使命。

看過各種各樣的人生,朱栢謙選擇透過戲劇實踐助人的使命。

導演的魔法眼鏡

學習導演讓朱栢謙看到了更多劇場的可能性。

在演藝學院唸書期間, 他曾前往巴黎,和在法國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擔任助教的香港表演藝術家黃俊達,一起探討身體與空間在劇場中的各種可能。

「在賈克樂寇的系統裡面,演員不僅是一個執行者,更可以是一個創作者。」演員從被動走向主動,從說別人的話變成有自己的話要說,這為他帶來了啟發。

「在這個文化、藝術跟生活的連結越來越近的世代,演員不可以輕視自己的影響力。好好演繹角色是演員的基本,除此之外,還需要有願景。」朱栢謙說,「我們能不能夠真正走進這個社會,先不要說責任,而是能說到我們想要說的東西嗎?作為一個演員有沒有發聲的權力?我覺得有。」

如果時間倒流,他希望自己作為演員時也能有導演的思維,發掘出屬於自己的美學,瞭解自己的喜好,找出自己,再以演員特有的力量,創造一種群體的合拍。「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演戲不應該是一個僵化的系統,演員更不應該是機器的螺絲。」

自嘲的藝術

畢業之際,朱栢謙選擇捷克前總統、劇作家哈維爾的劇本The Memorandum(譯做《備忘錄》)作為他的畢業作品,劇本描述某城某機構某局長,某天收到一張備忘錄,以上頭發明的新語言寫成。為了翻譯這張備忘錄,他走遍整個機構,卻不經意地走進一場荒謬至極的「扮工室」政治卸力遊戲之中。

原來朱栢謙對《備忘錄》早已非常熟悉。2013年,7A班戲劇組曾將同一個劇本翻譯成為《疊配文》,他在劇中飾演副局長,並一直對這個劇本念念不忘。「理性和文字是文明的象徵,是文化、記錄與流傳的根源,但這都可能變成很荒謬的事。哈維爾的《備忘錄》以輕鬆的黑色幽默包裝,但是他嘲諷的東西是這麼到位,我非常欣賞,很想理解他,知道多一點關於這個劇本的事情。」

朱栢謙很喜歡喜劇。他相信喜劇,除了為觀眾帶來歡笑之外,還能帶來反思與領悟。《備忘錄》的劇本創作於1965年的捷克,在極權統治下,當時文藝創作面對嚴重的審查,哈維爾於是在劇本裡使用大量隱喻,用荒誕包裝現實的殘酷。

因為一張備忘錄,局長不經意地發現,機構內人人「扮工」,更捲入一場荒謬至極的政治遊戲之中。

因為一張備忘錄,局長不經意地發現,機構內人人「扮工」,更捲入一場荒謬至極的政治遊戲之中。

「《備忘錄》裡所有的比喻跟象徵都安排得很好。哈維爾其實沒有說過這是一個什麼地方,但你能想像到這是一個政府架構。政府推行一個新的文體時是為了什麼呢?為了要進步?為了要製造混亂?為了消耗人民的心智,讓他們不會去問一些問題?」朱栢謙問。「我們在這個國家機器裡面生活、生存,就需要跟隨國家機器的邏輯。故事的女主角對世界還有理想,有同情心,她仗義執言,正正就是適應不到這個國家機器,所以她離開了。」

雖然劇本已經五十多歲,創作於遙遠的東歐,朱栢謙仍認為它在今天的香港很有力量。「我覺得每一個地方都有不同形式的僵化,與不同形式的方言。現在很多方言都沒有辦法延續,人們只能用另一種方式說話,或是乾脆不說話。我很難評論,我不知道怎樣評論,所以我學會了自嘲。」

他們非常美麗

殘酷的現實只能用荒謬包裝,戲裡戲外均如是。

「在這齣戲裡面,幽默是很重要的。我覺得越悲哀的人,越能夠找到一種生存的幽默,這是一種反差。所以我每次跟演員見面時就會問他們:『你們今天笑自己了嗎?』」

戲中的幽默感,要由戲外開始醞釀。《備忘錄》的演員都是現正就讀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的學生。「與這群年輕演員的合作非常有化學作用,大家平常互相整蠱,在生活中找出幽默感。如果你不幽默的話,很難面對生活中的死寂。」

「那些跟我一起尋找這齣戲的可能性的年輕演員,我非常欣賞他們,我在他們身上見到很多我自己沒有的東西。但他們好迷惘,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誰,不肯定自己、不相信自己。他們不知道自己非常美麗。這個是我想讓他們知道的,他們非常美麗。」

朱栢謙將他從賈克樂寇的系統中學到的告訴這些年輕演員:每個人最脆弱的地方,如果能夠適宜地在舞台上呈現的話,會變成最美麗的東西。他深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但在表演藝術這一行,缺點在舞台上可以變成優點,這是劇場最神奇的地方。

用幽默對抗荒謬的世界,擁抱每個人的獨特與脆弱,朱栢謙戴上了導演的魔法眼鏡,他的導演之路,現在正要開始。

朱栢謙相信透過舞台,演員可以將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變成最美麗的東西。

朱栢謙相信透過舞台,演員可以將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變成最美麗的東西。

——

《備忘錄》

日期和時間:

30/11-1/12/2018  8pm
1-2/12/2018  3pm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能量粉團會員專享九折優惠

$160(不設劃位)不設劃位 $160
粵語演出 In Cantonese

節目網址  http://bit.ly/2DCqAvs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